5.0

2022-08-30发布:

大学生交换女友1~2(转)

精彩内容:

(一

  我是個挺開放的人,曾嘗試過與好友交換女友的。

  那次我與女友及一班好友到離島的渡假屋渡假,因爲大家都是大學同學,所
以下午時大家也玩得很盡興,連一向以害羞出名的女友也玩得很放。大家踫踫撞
撞,互相吃吃豆腐也不大在意。

  吃完晚飯後,大家回到渡假屋,有人提議玩撲克牌,輸了的要被罰喝啤酒。

  大家也知道我女友酒量很淺,加上班中(先說我的女友,她是班中第二名出
名的美女,第一名的美女一早已給同班另一男生追去了,真可惜!不過那天她也
有去......)早有傳言她喝醉後比平時更美,所以那晚她就成了衆矢之的,更揚言
不準我代飲。

  不知他們是否早有預謀,我連輸十多局,喝得有點醉。跟著的十多局也是我
女朋友輸。結果我女友因爲見我喝得太多,不願我再替她喝,所以她也很快喝醉
了,迷迷糊糊的躺在我大腿上睡著了。

  玩到後來,所有的酒也喝光了,有人竟提議以分組的形式來玩,男女朋友一
組,先由男方玩,輸得最多的,其女友要脫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更有人提議要
玩激一點,除脫衣服外,更要讓其他人(包括女孩)各摸一會,限時必須滿一分
鍾,而被人摸過的地方其他人不準再摸,男方倒過來亦然。爲了增加難度,有人
居然提出第一個被摸過的地方,到第二個時亦不準再摸。在一番擾攘後,終于決
定兩樣一齊罰。

  我首先抗議,不是因爲我怕女友被摸,而是因爲我女友喝醉了不能參賽。

  于是有位女同學立即拿出濕毛巾替她敷面,結果她柔柔轉醒(雖仍醉得腳步
浮浮)。她聽到此提議後,雖然很反對(主要是因爲她挺害羞的性格,但一到床
上......),但經不起我們的再叁哀求,她終于答應了,況且我們也未必會輸。

  我們立即分成6組(那次渡假共有6對情侶參加)。

  結果第一局是一個叫阿基的同學輸了,他的女友阿欣要脫去身上的一件衣服
兼站出來給人摸。她平時也是個玩得之人,加上大家也是同學,她不信我們會太
過份。所以她毫不做作的就立即脫去了襪子,更大方的站出來。我們也只是摸摸
她的頭髮、手、臉等毫不重要的位置。

  但隨著可以被摸的位置及可脫的衣服越來越少,我與女友也開始越來越膽戰
心驚。因爲我女友到現在只脫剩下胸罩與底褲了(而我也只脫剩了一條底褲與面
褲),剛才那局我女友已經要被人摸肚、左右腰、左右臀、左右大腿內側、左右
小腿內側及左腳背,跟著下去應該輪到乳房等敏感位置了。我更發現她的底褲上
已有明顯的濕痕(因爲她的大腿內側是最敏感的部位,剛才她被兩個女孩子摸時
已明顯的忍著不叫出聲了)。

  而剛才提議輸了要讓其他人摸的阿力更是脫得一絲不挂,8吋長的陽具更已
充份地勃起,雄糾糾的對著我們。班花阿君更只脫剩了底褲,雖然用手擋著嫣紅
的兩點,但仍難完全遮掩其美麗的33C酥胸。

  結果最無定力的我,因只顧望著班花的33C而忘了出牌,害得女友要將胸
罩也脫下來,更要讓其他人摸她的34B胸脯及私處。

  雖然她極力忍著體內澎湃的性慾,但最終也敵不過淫亂氣氛下帶來的快感,
終于叫出了美妙的呻吟聲,令我褲底下的陽具早脹得快要破褲而出。

  阿基、阿發、阿旗等小子更被引得伸出手去撫弄我女友的身體,他們一邊摸
一邊偷看我的反應,見我呆在一旁毫無反應(其實我已看得呆了),阿基變本加
厲,用雙手在我女友的乳房上大力搓揉,更大力的捋弄著她那對不堪一"捋"的
乳頭。

  只見我女友的乳頭被他一搓一捋後,雙腿立即變得無力的向前軟軟一跪。幸
好尚有阿軍......的手指,他正用手指隔著我女友的底褲搓揉著她敏感的陰核,若
沒有他在下面托著,恐怕我女友早已跪倒地上。

  而阿力的女友阿麗與阿軍的女友阿珠均是好玩的一族,加入了淩辱的女友的
行列。阿麗在她的大腿輕搓著,像彈奏鋼琴的手勢,在她的大腿內側彈奏著一曲
催情的樂章,同時把頭伸到我女友的私處下,看著阿軍的手指在我女友的私處上
連著底褲把手指插入我女友的陰道內攪動。而阿珠則從後吸啜著我女友的頸項,
說要替我請她吃咖哩雞呢!

  面對上下多路的夾擊,我女友早已被弄得失去了理志,只懂忘情的呻吟著。

  我偷看其他的女孩子,發現阿發的女友班花阿君早已看得呆了不懂反應,雙
手已不再掩著33C上動人的嫣紅兩點,任人一飽眼福,真想把"她們"一口含
在嘴裏。而她的底褲也已明顯被自已的淫水弄濕,露出一灘濕痕。

  阿欣偷偷的把手夾在私處上,很明顯是在自慰,但看到我向她望過去,便立
即把手抽出,但手中泛著的水光卻出賣了她。她也發現自己的醜態,臉上泛起桃
紅。

  阿旗的女友阿萍雖側著臉詐作不看,但卻偷偷的瞄著事件的進行,害得嬌喘
連連。

  我女友幾經辛苦才連滾帶爬的回到我身邊,脫離他們的魔掌,死命的抱著我
嬌喘不停。望著她胸前起伏的嫣紅兩點,和那條已被自己的分泌濕透了的、被撥
到了一邊露出大半個陰戶的內褲,真想按著她大幹一場。

  其實衆人早已玩得血脈沸騰,想跟女友來大戰一場,只差一條導火線而已。

  阿欣就在此時提出:"時間已不早,不如玩多一局就睡覺吧!"

  我們也不反對,但阿基卻提出既然是最後一局,罰則定要加倍。我們也覺有
道理,于是要他提出罰則。

  他想了一會就提出,罰的一對男女雙方均須將身上所剩的衣物統統脫下,一
件不留外,更要當衆做愛並讓在場所有人任意撫摸。

  我們聽後無不嘩然,他卻使出一招激將法,謂無膽的可立即退出。年少的我
們哪堪激將法的威力,于是大家一致贊同。

  就這樣,6名女孩各懷著緊張的心情出牌。

  可能提議是由自已的男友提出,所以阿欣的心情特別緊張,多次出錯牌,結
果這局他們輸了。

  正所謂作繭自斃,今回阿基也輸得心服口服了。他豪氣的站起來,邊脫去身
上僅余的內褲,邊說:"男人大丈夫,講得出做得到。"更將阿欣按在地上,將
她僅余的胸圍與底褲當場脫下。在阿欣還未來得及反應時,已用嘴封住了她的嘴
唇,一手在她那32D的乳房上搓揉,另一只手已伸到她的私處輕揉她的陰核,
不需兩下手勢,阿欣已潰不成軍,只懂在他身下婉轉啼鳴。

  阿基眼見時機成熟,立即提著足有8吋以上的陽具對準阿欣的陰道口,毫不
費力的全根沒入阿欣的陰道內。二人隨即發出舒服的歎息聲。一整晚忍著的慾火
就在這刻得到發洩,阿基立即大力的在阿欣身上起伏。

  我們均全神貫注看著眼前的一幕,全個房間就只剩下阿欣的愉快呻吟聲與阿
基的隆重呼吸聲。

  我女友死命的抱著我,赤裸的乳房死命的緊貼著我的裸背,我感覺到她的心
髒跳得像快要跳出來似的。

  突然阿基狂叫一聲,將阿欣反起來坐在他身上,阿基則在她身下不停聳動,
32D的酥胸在空氣中趺蕩有致。在各人都目定口呆期間,阿基提醒我們尚有一
樣罰則未罰。我們初時以爲自己聽錯,在他的催促下我們才如夢初醒般走過去。

  但我們一直站在他們身邊有點不懂反應,直至阿力大叫:"我頂唔順啦!"
然後才毫不客氣的搓揉起阿欣的乳房。其他人立即一湧而上,我第一個摸向他們
的交合處,在阿欣的陰核上不停撚弄,阿欣被多路夾擊下呻吟聲更烈,不須阿基
的聳動,自己動起來。其他人也不分先後的搓弄阿欣身上各個敏感部位,一時間
情況極度混亂。

  其他女孩子看著我們的瘋狂行爲,只懂站在一邊發呆,不懂反應。

  阿力第一個退出戰局......他轉身按下自己女友阿麗,將她身上僅有的內褲撕
下,身下8吋的陽具即時插入她的陰道內。只見阿麗死命的緊抱著阿力,雙腳纏
住他的腰肢,讓阿力在身上不停聳動,發出動人的叫聲。

  我回頭看著自己的女友,雙眼中的慾火像要燒溶她以的。她看見我眼中的慾
火,被嚇得一步一步往後退,我撲向她,她轉身就跑,卻被我捉著她的腳裸拉回
來。我一下子壓在她的背上,順手將她的底褲脫下,一手摸上她那濕透的陰戶,
一手就脫下自己的底面褲,從後把7.5吋長的陽具插入她的蜜穴內。

  緊窄的陰道把我的陽具夾得滴水不漏,陽具就像浸淫在一缸大暖水內似的,
舒服異常,不期然發出一聲爽快的呻吟。身下的女友也叫出美妙的浪叫。

  我一面抽插,一面將她的屁股擡高,採用後插式,邊插邊搓揉她的34B的
酥胸,同時將她轉向望著廳中各人。

  此時廳中各人已佔據各個有利位置,正"埋頭苦幹"著自己的女友。

  阿發將班花阿君平放在桌子上,自己側站在桌邊,一邊搓圓按扁著她的33
C胸脯,一邊大大力的捅著班花那粉紅色的陰道,底褲仍挂在她那不堪一握的足
踝上,可看出她們的結合是多匆忙。

  估不到阿發雖然生得矮矮細細,下面卻足有10吋長,從我的角度看過去,
他每一次抽出插入,也把班花那粉紅色的小陰唇拉出翻入,而阿君也配合著他的
抽插而把屁股擡高來迎合。

  阿旗則將阿萍擱在電視機的茶幾上,將她的腿大大張開,夾在兩腋下,一前
一後的聳動著屁股,而阿萍的手則環抱著他的頸項,把頭擱在他的頸側咬噬著。

  阿力亦有樣學樣,將阿麗放在茶幾另一邊,學著阿旗般抽插著,唯一不同的
是,阿麗早已經不起阿力8吋陽具的反覆抽插而昏死過去,整個人軟軟的只靠阿
力摻扶著而不致于躺到另一邊阿萍的身上。

  阿軍與阿珠平躺在我們身邊埋頭苦乾著,35B的巨乳在阿軍的抽送下整齊
有致的上下擺動著。雖然她躺在地上,雙乳卻並沒有因地心吸力而扁塌下來,相
反更是高高聳起,兩粒乳頭更是向上直指。

  而阿基則躺在我身邊,讓阿欣坐在他身上上下套弄,並不時偷看著我女友的
34B胸脯。我知道他一直窺觊著我女友的巨乳,更常藉故在她身上吃吃豆腐,
我看在眼內,不期然想到一些變態的心理。

  我將搓揉著她乳房上的手鬆開,更大力的從後抽插,讓她的34B的巨胸在
空氣中更激烈的趺蕩著。望著他偷看我女友的眼神使我更興奮,陽具在女友的體
內更加壯大,只抽插多幾下,精液就像缺堤的河水般勁射入女友的子宮內。她同
時亦到了高潮,陰戶像吸盤般一下一下吸吮著我的陽具,像要榨乾每一滴精液。

  同時間,阿基亦在此時把精液射入阿欣體內。

  我們均滿足的抱著女友在喘息著。我與阿基的陽具分別從女友體內脫出,白
白的精液分別從兩個飽滿的陰部內溢出,但我們均無力再去清理。

  滿屋的叫春聲伴隨著一聲接一聲的滿足呻吟而歸于平淡,整間屋也充斥著淫
穢的精液與淫水的味道。

  當一切歸于平淡時,我輕撫著女友的粉背,她像一頭滿足的貓咪蜷伏在我的
身邊,身上散發出激情後的滿足感。

  我偷偷的偷看屋中各人,發現每個人也浸淫在滿足的余韻中。

  班花阿君剛好躺在我對面,雙腿張得大大的對著我,一絲絲白色的精液,從
倘開的陰戶中慢慢滲出來,最後一滴滴滴到地上,在地上形成一個小潭。

  我幻想著與班花大戰的情景,下面的陽具不其然再次勃起。

  突然,一只柔軟的手搭在我陽具上面並上下套弄著。我駭然發現躺在我身邊
的阿欣正張開大大的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望著我,像責怪我不該偷看別人的女友,
但下面的一只手卻沒有停下來,繼續搓弄著我的陽具。

  我驚訝的望著她,她卻向我報以捉挾式的一笑。她在我耳邊挑逗著:"剛才
女朋友被其他人摸透了,想不想摸摸其他女孩子補償呢? "

  我尚在猶豫之間,阿基已轉過身來。阿欣鬆開我陽具上的手,轉向阿基的陽
具上,並在他耳邊嬌嗲道:"阿豪想摸人家呀!"

  我尚未來得及反應,只聽見阿基笑笑的對阿欣說:"你喜歡嗎?"

  阿欣扭動著貼在我陽具上的屁股:"唔......我不依!"

  說話間,阿基已將阿欣推向我,並對我說:"我很疼阿欣,只要她喜歡什幺
也可以。 "之後他在我耳邊細細聲說:"小心一點,她很大食的呢! "但還是給
阿欣聽到了,引來阿欣的連串笑罵。

  在我尚在發呆間,阿欣已張開她的櫻桃小嘴吞噬著我的陽具,感覺就像趺進
一片溫暖的汪洋中,我舒服得發出一聲呻吟聲。阿欣的小嘴在我的陽具上上下套
弄,吹奏功夫絕不比我女友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時阿基坐到我的女友身旁,伸手在她平滑的背肌上輕撫。他一邊摸一邊望
著我,像徵詢我可否再進一步。我心想既然剛才也讓他們摸過了,兼且現在他女
友也正在我胯下替我吹蕭,我無理由阻止他呢!更加上我也想看看我女友在另一
男人胯下婉轉啼嘤的媚態,于是我點點頭容許他的所爲。

  于是他將我尚在享受著激情余韻的女友抱起倚在他身上,雙手攀到她那對乳
房上撫弄。尚未清醒的她尚以爲是我在作弄她,喃喃的道:"阿豪,不要再弄我
了,我夠啦。 "

  但阿基反而變本加厲,雙手更用力搓揉著她的乳房,並用腳將她的雙腿分得
更開,用腳跟磨擦著那尚在淌著精液的陰戶。

  尚在高潮頂峰的她哪堪如斯刺激,沒多久已再攀上一次高潮。但她尚未知在
她身後的人不是我,而是阿基呢!

  看著自己女友被好朋友淩辱,那種感覺真的很剌激,胯下的陽具像快要爆炸
了。阿欣像有感應似的,立時吐出我的陽具,爬到我身上和我接吻,並用陰毛磨
擦我的陽具,像砂紙般的感覺(她的陰毛也真硬)使我想射精的感覺得以舒緩。

  我一邊吻著她,雙手一邊在她的乳房上搓揉,並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撚弄。
誰知道只是輕輕的撚弄,她已經整個人軟了,身體在我的身上不安份的扭動,並
想較正下體將我的陽具套入體內。

  我雙手繞到她的屁股上,把她托起,然後盤膝坐起來,當著阿基面前鬆開雙
手,讓阿欣的身體趺下,陽具剛好套入她的陰道內,剌激得她尖叫起來。我亦同
時發現,阿欣的陰道原來是那種被稱做"名器"的陰道,其陰道壁重重疊疊,一
層疊一層,向上伸延,把我的陽具包得像在重門深鎖內,一下一下的把我的陽具
吸啜入內,我忘情得大歎一句:"好舒服呀!"

  此時,我女朋友才從我的喘息聲中,驚覺到在她身後挑弄著她的並非我而是
另有其人。猛然回頭想知道身後的是誰,但阿基已搶先一步,一手掩著她雙眼,
一手按在她陰阜上,將她的屁股壓向他的下身,讓自己的陽具緊貼著她,並在她
的耳邊吹氣,詢問她:"你猜一猜我是誰?"

  我女友極力掙脫他的懷抱,但被阿基按壓在地上。

  她顫聲道:"你是阿基?怎會這樣?"

  阿基把她拉起,從後擁她入懷,很安份的把雙手放在她的小腹處,在她的耳
邊訴說:"我很愛阿欣,她喜歡的事我從不反對,只要她喜歡,我就沒有意見。
她喜歡刺激我就讓她去尋求刺激。 "他續說:"你看看他們,幹得多快活!我見
到阿欣快樂,我也會快樂。 "

  我女友望著正在瘋狂交合的我們,眼神有點迷茫。

  此時阿欣正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在我身上像打樁機般在我身上抛動。

  阿基續在她耳邊說:"你看著阿豪快樂,你也應該感到快樂的,是嗎?況且
剛才我也摸得你洩了一次身呢! "

  我女友聽到他最後一句,雙頰立即紅得像火燒似的,將頭埋在他的懷裏。

  阿基托起她的頭,她羞得不敢把眼睛張開。只聽得"咛唔"一聲,她的唇已
給阿基封著,口腔更被他的舌頭侵入。只見阿基得勢不饒人,瘋狂的吸啜著我女
友口內的津液。她已被吻得神智不清,一雙34B的豪乳盡在阿基之掌握之內。

  我示意阿欣停一停,欣賞一下他們的表演。

  阿基一手搓弄著我女友的乳房,一手已伸到她的陰核上揉弄,弄得我女友身
心俱顫,整個人像飛出九霄雲外。若不是她的嘴早被封著,她早已發出銷魂的叫
聲了。

  阿基見時機成熟,在她的耳邊問:"我可否與你做愛?"

  我女友以蚊子般的聲音說:"我不知阿豪介不介意?"

  我立即說:"只要你喜歡就行!"

  她驚訝的張開眼望著我,發現我與阿欣正看著她,羞得立即把頭再次埋入阿
基的懷內。阿基趁其不爲意,將8吋長的陽具一下到底插入我女友體內。她終于
叫出銷魂的呻吟聲,整個背部弓起來配合著阿基的抽送。

  我在一邊亦把阿欣放倒地上,用盡全力去抽插她的陰戶。

  阿基一邊插著我女友一邊對我說:"阿雯的陰道好窄,夾得我好舒服呀!"

  我回敬道:"阿欣的重門深鎖更好哩!"

  我們彷彿有著默契似的,各自將對方女朋友推向最高峰,像比賽般誓要胯下
的女人發出被對方更銷魂的淫叫聲。而她們也配合著把氣氛推向更淫穢的高峰,
叫床聲愈來愈淫蕩。

  其他人紛紛被我們的淫聲浪語驚醒,呆呆地看著我們的瘋狂行徑。

  阿基邊操著我女朋友邊說:"大家也是年輕人,應經曆多些不同經驗。況且
大家剛才已經看也看過,摸也摸過彼此的身體。大家也感到很快樂。能令自己的
另一半感到快樂,是做情人應有的責任。我阿欣喜歡尋刺激,我讓她與阿豪做愛
去尋開心,我自己也感到快樂,相反阿豪亦然。爲了讓自己的另一半快樂,所以
我們便交換來做愛。若果大家不介意,我們今夜便一起開心吧!一于互相交換女
朋友做愛。阿豪你意下如何? "

  我和應道:"我不反對。"

  大家聽完阿基的意見也面面相觑,幾個男孩的眼神中也流露出對其他女孩身
體的窺觊。

  此時,阿基叫了一聲:"我要射啦!"說完就將整根陽具用力頂入我女友緊
窄的陰道內,並伏在她身上,將精液一下一下的射入我女友的子宮內。

  熱刺刺的精液,燙得她再一次高潮,瘋狂的忘情尖叫,整個人弓起來,把阿
基的陽具迎入陰道的更深處。

  被吸啜著陽具的阿基大聲對我說:"阿豪,你女友想吸乾我呢!"

  射完精後,阿基把陽具抽出,滾到一邊休息。我女友的陰道因爲先後被兩道
濃精射入,陰道已不能再容納多余的精液了,隨著阿基陽具的抽出及洩身時的陰
精,精液像噴泉般向外噴射出來。

  望著自己女友的淫態,我再也支持不住了,隨著一聲低沈的哮叫,我也把精
液射向阿欣的陰道深處。阿欣配合著高聲呻吟,並加快抽插的頻率,她像是意猶
未盡似的,在我射精後仍繼續套弄,直至我的陽具軟軟的脫出來爲止。

  她脫離我的懷抱坐在一邊,伸手將陰道上的精液沾到口中,邊吸啜著手中的
精液,邊問:"誰想跟我做愛?"


                (二)

  男孩們大家面面相觑,其實也想躍躍欲試。最後還是阿力最勇敢,第一個撲
到阿欣身上,撐開她雙腿,一聲不響就將陽具插入她濕漉漉的陰道內。

  阿欣再次發出歡愉的叫聲,阿旗、阿軍也仿效他,爬到阿欣身邊,瘋狂的撫
摸著她,並等候阿力做完後,輪到自己接力上。

  此時,阿發則趴到我女友身上,尚在回味著高潮余韻的她,跟本無力反抗,
一下子已被10吋長的陽具插入。

  只聽得她"呀"一聲,呻吟道:"好脹呀!"

  當然啦,她胯下的陽具足足有成10吋長,兼粗如小孩的腕臂。

  阿發聽見她的呻吟,抽插得更加賣力,在他的不斷抽送下,我女友很快便獲
得另一次高潮,整個身體興奮得弓起來,再重重的躺回地上,昏死過去。而阿發
則不理會她的死活似的仍在瘋狂抽插,並一邊讚歎道:"阿雯的陰道很緊啊,插
得我好舒服呀! "

  阿旗與阿軍被我女友的淫叫聲與阿發的呻吟聲吸引了過來,轉而向我女友進
攻,阿旗坐在她的頭頂處,讓起碼有7吋的陽具貼著她的秀發,雙手則伸到她的
雙乳上搓弄;阿軍則坐到她左邊,捉著她的手在套弄自己近8吋的陽具,並俯身
含啜著從阿旗指縫間露了出來的乳頭。

  我女友在叁重刺激下再度轉醒過來,還未來得及思想究竟發生甚幺事,體內
的快感再次將她的情慾推向頂峰,高潮再一次在她體內爆發。

  我爬到她的身邊,捉著她的手去搓弄自己因見到她被其他男人幹得花容失色
而再次勃起的陽具,並在她耳邊問道:"你被我以外的男人乾著是否很興奮呢?
知不知現在正有多少個人乾著你? "

  她羞澀的張開眼,望到自己正被四個男人乾著,驚嚇得立即再閉上雙眼,但
仍難忍體內澎湃的快感,呻吟聲不絕。

  我俯頭吻著她的紅唇,舌頭伸入她的口腔內攪動,吸啜著她口內的津液,胯
下的陽具再次硬朗起來。

  我擡起頭環視四周,發現除了阿力與阿欣的那對外,阿基正佔有著阿軍的女
友阿珠(也難怪,他一向喜歡大胸脯的女孩),他正享受地吸啜著阿珠35B頂
上的兩粒紅梅,一只手已在她的陰道內攪動。可看出她仍有些微爭紮,但卻敵不
過體內的快感,下身在迎合著阿基指頭的抽送。

  突然聽到我女友悶啍一聲,原來阿發已將她反轉身,採用她最愛的後插式。
而阿旗則將陽具插入她的口內,讓我女友替他口交。只見她的幼嫩小陰唇,在阿
發10吋長的陽具抽出時,整個被拖反出來,而在插入時,則全個連著大陰唇被
推入陰道內。除此之外,阿發的每一下推送均讓她口中阿旗的陽俱全根沒入她的
口中,阿旗活像將她的口當作陰道般抽插。

  另一邊傳來一陣的浪叫聲。原來阿基已擺正阿珠的身體,雙手握著她的35
B豪乳,8吋的陽具一對正陰道口就狠狠地插入去。阿珠迎合著阿基的抽送,配
合著上下起伏,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淫叫聲。

  我再次環顧四周(應該說是在挑選獵物),發現阿麗已躺在地上撐開雙腿,
雙手放在自己那仍在流著剛才阿力射過精液的陰道上搓揉,但顯然得不到滿足,
身體不安地扭動。

  阿軍也看到此番光景,先一步爬過去,一手捉著她的足踝,將她拉近自己身
邊,跟著整個人壓上去,用舌頭頂開她的嘴唇,吻將下去。雙手也沒有閑著,一
邊搓揉著她那對32C的乳房,一邊撥開她陰唇上的手,將手指插入她陰道內攪
動。

  可能阿麗真的太興奮了,竟一反平日矜持,雙手捉著阿軍的陽具,硬把它拉
往自己的陰道口。阿軍亦樂意滿足她,將8吋的陽具插入她體內。

  隨著阿軍的插入,阿麗舒服得不停淫叫,雙腳更撐得高高,十只腳趾像痙攣
般弓起,一看便知她已經進入高潮。阿軍在她身上不顧她死活的拚命抽插,隨著
阿麗一聲:"我舒服死啦!"跟著整個人軟軟的躺回地上,任由阿軍在她身上繼
續活動。她除了口中仍啍著歡愉的呻吟外,整個人真的像死了般攤在地上。

  阿萍與阿君則坐得遠遠的呆看著屋中發生的一切。我慢慢的走過去,繞到她
們後面,伸出雙手一左一右的分別抄起她們的乳房搓揉。我終于得償所願,阿君
的乳房終于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左手順時針的搓著阿君的33C胸脯,右手逆時針的搓著阿萍的33B乳
房,兩只食指放在她們的乳頭上撚弄。慢慢地我發現她們的乳頭已經凸起,口頭
開始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她們雙雙叫道:"阿豪不要,我不想呀......呀!"

  最後的一聲"呀",是因爲我用拇指與食指分別鉗起她們的乳頭再彈回去,
刺激得她們忘情的呻吟。

  我將她們壓在地上,一邊揉弄著阿君的左乳,一邊含著她右邊的乳頭,而右
手的叁只手指同時插入阿萍的陰道內攪動。由于有著阿旗剛才射進去的精液的潤
滑,所以能夠毫無困難的把叁只手指全插進去。

  一時間,淫聲浪語響徹耳邊。

  阿君嬌喘著求我收手道:"阿豪,不要再弄啦,我受不了了!"

  阿萍更大膽的淫叫道:"阿豪,求你不要再用手指弄我,我要你的......"卻
再也說不下去。

  我很艱難才能夠捨棄口中的櫻桃,在她耳邊逗弄她道:"你想要什幺?"說
話其間,更大幅度的在她陰道內攪動,拇指則在她的陰核上輕挑。

  "我......我想要你......你的陽具。呀......"原來在她說話期間,她已經被我
的手指弄上了一次高潮,陰道像吸盤般,一下一下地吸吮著我的手指。

  被我壓在身下的阿君也不安的扭動著,看見阿萍已經給弄得次高潮,我好應
照顧身下的玉人,況且還是一具我朝思暮想的胴體。

  我抱著朝聖般的心態,慢慢的從她的額角吻起,通過鼻尖,痛吻她的香唇。
她亦熱烈的回應著我,舌頭伸入我的口內,任由我吸吮。

  此時,我聽到阿發說:"啊!好舒服呀!我忍不了要射啦!"

  我藉著繼續吻向阿君像熟椒般堅挺的乳房的機會,偷偷望向我女友那邊。見
到阿發的屁股一下下的收縮著,而我女友只懂不停扭頭狂叫:"啊......裏面好燙
呀......你的精液好熱啊......"阿發顯然正用他的精液來灌滿她的陰道。

  一如剛才那樣,她的陰道將不能再保留的精液像噴泉般噴灑出來。只見她尚
未回氣時,阿旗已將他的陽具又再次插入她緊窄的陰道內。

  "啊......阿旗......讓我休息一下......呀......"顯然阿旗跟本就沒有理會她的
哀求,一下一下的把全根7吋長的陽具大大力的在她的緊窄陰道內沖刺著。

  看著他的陽具在她的陰道內一進一出時,內裏的精液隨著他的抽插而被擠出
來,那種淫亂的感覺使我差點忍不住要立即將阿君"就地正法"。

  我強忍心中的慾火,我一定要慢慢享受這具我一直夢寐以求的玉體。

  忽然眼角人影一閃,原來阿軍已把阿麗"插翻了",轉向攻擊仍在高潮中的
阿萍。反觀阿麗則像死魚般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只見他摸了摸阿萍的陰道口,二話不說就將8吋長的陽具插進去。並不停的
以"每秒二十"(誇張了)的頻率上下抽動。

  阿萍經過剛才的一次高潮後,似乎仍未得到滿足,在阿軍的抽插下仍奮力把
腰身擡高來迎合阿軍的抽插,浪叫聲更是一浪接一浪。

  我決定不再理會身邊的一切,專心享受身下的尤物。

  我再次吸吮著這對朝思暮想的蓓蕾,雙手搓揉著那對33C的乳房,感覺就
像一團麵粉般嫩滑。

  那對蓓蕾在我的口中再次硬挺起來,阿君體內的淫火又再次被我誘導出來,
口中呢喃著歡愉的浪語。我慢慢的向下吻去,雙手則仍繼續攀在她的酥胸上,撚
弄著她的乳頭。經過她那不盈一握的22吋纖腰和那可愛的小肚臍,終于到達那
只在夢中見過而未知實貌的叁角地帶。

  柔軟細緻的一小撮陰毛,剛好把那飽滿的陰阜覆蓋著;倒叁角形的尖端連接
著一道粉紅色的小縫,點點的水光佔滿了整個美麗的陰道口。雖然剛才不久前才
被阿發的10吋大陽具插翻了陰唇,但現在郤像處女般緊緊合了。

  原以爲在這幺近陰道口的距離一定會聞到精液的腥臭,誰知道不單聞不到腥
臭味,還隨著愛液的分泌,滲出淡淡的處女幽香(若你曾有過處女的女友,你一
定會聞過此種香味。縱使她距離你有十尺之遙,只要風向正確,你也會聞到她身
上淡淡的幽香)。彷彿精液從未沾汙過她的下體般。

  我輕輕的翻開她的陰戶,發覺除了尚有些少精液仍黏在粉紅色的陰道壁外,
再沒有一滴精液流出來。

  我伸出舌頭,輕輕的由陰唇下方向上舔弄,直至那粒已凸出的小陰核上。當
我的舌頭與"她"一接上,陰道內像扭開了一個水龍頭般,愛液像缺堤似的洶湧
而出,而她口中的呢喃式呻吟亦變成了淫蕩的浪叫:"呀......好舒服呀......不要
停......呀......"

  我的舌頭繞著她的陰核一圈一圈的捲動,再含入口中吸吮並同時用牙齒輕噬
著。只見她被逗得全身發抖,浪水比長江的洪峰來得更洶湧澎湃。

  我將雙手插入她的屁股下,將她下身輕輕托起,舌尖沿著正澎湃著愛液的肉
縫向下舔去,一面撫摸那兩團嫩滑的臀肉,一面用舌尖輕刺著她的肛門。

  熾烈慾火刺激得她拼命扭動下身來逃避:"阿豪呀......不要再弄啦,我受不
了啦......"雙手猛扯我的頭髮,想把我拉到她身上去。

  與此同時,阿旗的口頭髮出一陣低沈的吼鳴,而阿雯也同時大呼:"啊......
好爽呀,呀......呀......你射得我裏面好滿好燙! "又有一個人把精液灌注入我女
友的陰道。

  阿基亦同時呻吟道:"我要射啦!"跟著用力握緊阿珠的35B巨乳,把屁
股用力向前頂,陽俱全根沒入阿珠的陰道內,再把濃濃的精液注入。阿珠則死命
的捉住阿基的雙手,雙腿緊纏他的屁股,令他更貼向自己。

  我見阿君也爽得差不多了,該是我佔有她的時候了。

  我順從地爬到她身上,陽具正好貼上她的陰道口,嘴唇貼到她的耳邊吹了一
口氣,道:"我要把你帶上天堂,插到你向我求饒,保證你會食髓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