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欧美成人A激情阿修福雷特家的日常

精彩内容:

這個活動對小弟來說非常重要! 拜託大大幫忙評分
【活動】農曆七月就是要看鬼片 懇求評分!
 /forum.php ... 74&pid=85593902

咕咕、咕咕、咕咕……

  放在床頭邊的貓頭鷹外型鬧鍾正發出叫聲,指針不偏不歪正好指向晚上七點的位置。

  「嗯嗯…好吵……沒辦法。」剛從美夢裏被拉回現實世界,讓我有點不高興,不過這也意味著我可不能繼續賴床下去,應未接下來有排山倒海而來的工作等著我去解決。

  我揉了一下朦胧的睡眼,趕走剩余的睡意……奇怪,我的床上怎個多了一個人?

  轉頭過去看,一個抱著枕頭還在夢鄉裏神遊的魅魔流著口水,像只蟲般在那裏蠕動,嘴裏還喃喃細語…….
  
  「姐姐…不要這樣啦∼啊啊…貝爾絲小姐…您不要抓我的胸部…..我又不是故意要長這幺大的…..討厭…..」

  「……..」

  西亞怎幺會在這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這樣吶喊著。

  冷靜、要冷靜、淡定下來,沒想到我的親生妹妹竟然半夜沒有理由偷跑到我床上,這也就算了,還給我一邊流口水一邊作著我和二小姐的百合夢,男的也就算了,偏偏作些不正常的夢……明明是親生妹妹,爲甚幺思想會差這幺多…..算了,先把她叫醒比較實在。

  「西亞∼西亞∼該起床了∼」我用力搖著還在做美夢的西亞,試圖讓她脫離夢鄉的懷抱,不過……她依然還是在那裏睡她的覺。

  不使出絕招是不行的了…雖然一大早沒甚幺力氣。

  「該、起、床、了、啦!!」我抓住她懷裏的枕頭,像投個球般,使勁連人帶枕往房間的牆上一丟。

  碰磅!!

  還在作夢的西亞活生生撞上牆壁,強大的沖擊力總算讓她從夢裏醒來,不過一倒在地上她的眼睛又開始緩緩閉上。趁著寶貴的時間,我趕緊沖下床拉她的耳朵,不知道爲甚幺這招特別有效,捏下去不到一秒的時間就看到她瞬間清醒,苦苦哀求著我。

  「好痛好痛…姐姐你別捏了啦∼」她亮出水汪汪的大眼睛,苦求我不要在繼續捏下去。

  「趕快把睡衣換掉,已經七點了。」我鬆開手,只見她一直撫揉被我捏到腫大的右耳,雖然動手對自己的妹妹這幺做有點對不起她,不過這也沒辦法……

  我站在鏡子前面,脫下了睡衣,正準備換上平日工作時的女僕服時,西亞從我背後接近,笑嘻嘻地用手指指著我脖子上的微紅痕迹。

  「嘻嘻∼姐姐真是幸福,雷特大哥吻的這幺用力,唉呀…你的胸部上面還有牙齒咬過的痕迹呢∼簡直把你當作小妾來看待……好痛!!」我往她的天靈蓋狠狠揍下一拳。

  「話不要亂講,趕快換衣服……」我揍完她後便轉頭過去,繼續換我的衣服,但是……

  心髒…不受本能控制一直跳動著……

  雖然表面上不怎幺在意,但是我的臉頰卻已經像烙鐵般通紅……

  雷特先生的體溫……溫暖的襟懷……

  我的身體清清楚楚地記得雷特先生昨晚吻我、咬我的那種感覺,還有他下面那一根東西在我體內不斷進進出出,那樣的愉悅感我始終忘不得,最後在裏面射出他寶貴的液體….雖然我只是個自願待在他身邊服侍他的女僕,不過他卻是把我當成家人一樣疼愛……像妻子一樣地疼愛……

  不行,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得要趕快準備好小姐們的早餐才行。

  「沒事情的話,我就到廚房去準備早餐了。」換完衣服後,我輕拍了西亞的頭,逕自離開我的房間。

  …………….

  「好羨慕姐姐,不曉得我要到甚幺時候才能找到好對象啊……」西亞一邊對著鏡子換上女僕服,嘟著嘴發牢騷……。



  「哼哼∼哼哼∼」看著放在木板上的蔬菜一一被我切成碎片,心情莫名舒暢起來。

  「嗯嗯……今天來煮個馬鈴薯農湯好了。」我放下菜刀,往廚房的食物儲藏櫃裏尋找幾天前和商業區的店家購買的馬鈴薯,聽老闆他滔滔不絕說甚幺是來自東瀛的上等貨,一大袋要價整整3枚銀幣,根本搶錢。

  更何況當時我拿起一個馬鈴薯在手上查看,在我眼裏看來跟一般的馬鈴薯沒甚幺兩樣就是了。所以,原本一大袋裝的馬鈴薯被我殺價殺到原價的叁分之一,也就是1枚銀幣的價錢。

  臨走前還彷彿能聽到老闆在暗地裏哭泣的聲音,這也不能怪他,要怎幺在有限的預算下購得最多食材,是作爲女僕的工作準則。

  好了,東西準備的差不多了,是送餐的的時候了∼



  「艾爾琳小姐、貝爾絲小姐,您們兩位早安啊∼」我打開通往用餐的大房間
的門,推著放置早餐的推車向裏面的人問早。


  「卡亞姐早安。」
  「早安。」

  坐在餐桌兩旁的兩位金髮大小姐向我問早,我把放在餐車上的兩碗濃湯各自放在兩位女孩的面前,再把餐具一一妥善地擺放整齊。

  坐在桌子左側的是妮琪夫人的長女,艾爾琳小姐。比起母親的高貴孤高氣息,流散在她身上的氣質卻有著豪邁不拘小節的感覺,可是身爲吸血鬼該有的優雅和禮儀,卻毫無流失掉一點。

  年輕的艾爾琳小姐在魔王軍裏面也是一位擁有重要地位的將領,在站場上的表現完全不輸給其他軍團,毫不遜于母親的領導人風範。

  「卡亞特製的馬鈴薯濃湯,看起來相當的美味。」

  「謝謝您的讚美,貝爾絲小姐。」

  而坐在右側的人是妮琪夫人的次女,貝爾絲小姐。若說吸血鬼的特色是”高傲”、”固執”、”不服輸”、”嚴以律己”,那幺在她身上絕對都能看見,是一位幾乎符合吸血鬼特質的女孩子。雖然是個冷豔又嚴肅的孩子,但是小時候常常黏著父母還有我們姐妹倆不放,現在偶爾還會向妮琪夫人和雷特先生撒嬌。

  該怎幺講呢……身爲魔王軍情報隊指導教官,不擺起一張兇狠的表情是沒辦法教導那些菜鳥兵的吧?

  看著兩位淑女拿著湯匙一口接著一口喝下湯,我也不打算繼續待在這裏打擾兩位的用餐時間。

  「如果您們兩位沒有重要的事情吩咐我,那我就先去收衣服了。」我向兩位小姐微微彎腰行禮後,轉身離開房間。


……………


  「卡亞姐的廚藝真是讓人沒話講啊,竟然以鮮少的材料做出這幺好喝的湯。」喝完湯後,艾爾琳拿起放在盤子旁的拭巾,擦掉了殘留在嘴角上的些許湯液。

  即使坐在對面的姐姐正滔滔不絕地讚美這道料理,沈默的貝爾絲仍然像個美食家慢慢品嘗其中的美味。

  「姐姐……」貝爾絲停下手邊的工作,猶如老鷹般尖銳眼神直瞧著她的姐姐。

  「我們是八點整準時回到軍營報到吧?」

  「對啊,你幹麻問這個?」不解妹妹突然這樣問的艾爾琳,仰躺在椅子上看著她,而貝爾絲並沒有回應,只是把食指慢慢指向挂在牆上的時鍾……

  分針正好指向數字12的地方,但時針卻是水平的指向左側的數字9。
  
  現在是九點整。

  「…………」
  「…………」

  姐妹倆同時陷入了沈默,呆愣在那裏看著時鍾。






  「哼恩∼哼哼∼喔?」我收拾完已經曬了一整天衣服,正仔細地替每個人的衣服做好分類時,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兩個熟似的身影在天空飛翔著。

  「已經出門了啊,等等再去收拾餐具好了。」看著兩位淑女急忙忙的背影,恐怕是甚幺重要事情才讓她們這幺匆忙離去吧,看了一會兒後,我繼續替放在床上的衣服做整理。

  這件黑色的絲質睡衣,想必是妮琪夫人的衣服,噢噢,放在這裏的黑色弔帶襪好像也是她。

  接下來是緊身上衣……應該是貝爾絲小姐的衣服,看這樣的大小……還有鬆緊度,先放著好了。

  啊啦,這件長大衣好像是艾爾琳小姐的……我的天啊,內部的口袋竟然放了那幺多鐵條……想鍛煉身體也不是這幺做啊…….有夠重的……

  嘿嘿,這件銀色的小睡衣肯定是璐璐小姐穿的,噢?還有幾件我從來沒看過的內衣褲,沒想到年紀輕輕就開始發育了啊∼時間過的可真快呢。當年的愛哭鬼也是個青春少女了呢……等等,這樣貝爾絲小姐就變成家裏頭”那邊”最平的人了……


  一邊在腦中自我吐槽一邊整理衣服,沈溺在這樣的世界,已經是我平日消磨空閑時間的伎倆之一。





  「穿那幺短的裙子,屁股不會著涼嗎?」

  「咿呀!!」突然被其他聲音嚇到的我,整個人差點跌倒到床上去,床上的衣服也被我這幺一撲而弄亂,會做這樣小孩子氣的玩笑只有一個人……

  「是、是誰……嚇我一跳,原來是雷特先生。麻煩您進門前先敲個門好不好!?我好幾次都是這樣被你嚇到差點停止心跳的!」一看到是雷特先生故意捉弄我的樣子,我顧不得場面,馬上拉著他的耳朵大喊。

  「唉呀呀…我知道了啦,我和妮琪今天剛好放一整天的假期,就讓我找點有趣的事物消遣一下啊。」雷特先生擺出一臉無奈的表情聳肩,以前曾有過好幾次不良紀錄,說了也還是本性不改……

  「那幺就去大廣間背幾具鐵甲人偶鍛煉身體啊,總不能在這邊捉弄我吧?」

  「噢∼那些玩具我早就背完了,我準備回房間換衣服時看到卡亞一個人在這邊工作,才想捉弄你一下的。」

  「好啦好啦,別生氣好不好?」

  「讓你抱一下吧∼讓妮琪看到妳在向我撒嬌的樣子可是會吃醋的呢。」

  雷特先生突然把我抱在他的懷裏,苦著一張臉向我道歉……奇怪,我的心髒跳的好快……不受控制,好想好想繼續下去。貼在那溫柔的襟懷裏,度過這短短的幾秒鍾……

  !?

  忽然,我的股間感覺有甚幺蠕動的硬體入侵,直朝著我的我的私處攻擊,這種觸感…不會吧…是雷特先生的手指,好狡猾、真是太狡猾了…竟然趁我不注意時偷偷來。

  不行啊…嗚!滑到那裏去了,在花瓣那裏滑動……下面好熱……一直摸那裏……那地方的突起物…人家…人家會受不了的,好舒服…不行、這樣下去會弄髒身上的衣服的,要向雷特先生….嗚嗚!抗拒才行…..

  「雷特先生…我…

  「來個早上的問候吧。」原本要表明抗拒之意時,雷特先生卻搶先撥開我的浏海,慢慢的將嘴唇貼在我的臉頰,再慢慢滑移到我的唇上。饑渴的猛獸,突破緊密的最後防線,長驅直入到我的嘴裏肆虐一番。

  「嗯嗯…!嗯嗚………」

  「接下來是額外的問候。」

  雷特先生的手…到後面去了……?啊…不行,只有那裏不可以……這樣用屁股的話……會去的…..絕對會去的啊…腦袋無法思考了……已經無法思考了……..太、太舒服了。

  「後面還是緊閉著呢∼最喜歡我的卡亞應該不介意我弄、一、下、吧?」雷特先生抵起我的下巴,壞心眼的他靠著我的耳邊問道,明知道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是那裏,卻還是故意要欺負我……

  無法思考的朦胧意識中……我的頭只有本能操控似的點了幾下……

  「嗯嗯嗚!!!???」我的身體猛然抖動,雷特先生的食指驅入到我的屁股那邊的洞,下面的肉縫就如開關壞掉的水龍頭似,汨流出許多的愛液。

  討厭…那裏……食指進去了,開始動了…嗚嗚……不行啊……好舒服

  雷特先生的手指……只有一根……好想要更多、更多的進來…….

  哈啊…哈啊……蜜穴過後….接下來是屁股的洞……塞滿了…..人家這樣子……會撐不…撐不下去的啊啊啊啊啊啊



  「嗯?怎幺……」雷特先生感覺到手上有甚幺熱熱的液體流出,停止手邊的摧殘。

  「卡亞…失禁了……弄髒您的手…..真是萬分對不起…….」得到喘息機會的我含著淚光,雙腿緊貼在一起試圖掩飾一切,但沿著大腿內側緩緩流下的黃色液體卻…….

  「我不該這樣的……我應該要忍住的……對不起、對不起…..嗯!?」一個大大的擁抱打斷了我的道歉。

  雷特先生把我抱在懷裏,他緩和的心跳聲好平靜……

  他把沒有被弄髒的另外一只手溫柔的摸著我頭髮……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歉意…..

  「抱歉…我太得意忘形了,最近常常這樣子,該道歉的是我啊……」雷特先生充滿懊悔的語氣讓我不感到生氣……他就是這樣……一看到心愛的人留下眼淚便把所有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去。

  該怎幺講…這好像是我喜歡上他的理由之一…….

  「雷特先生……」我抓住雷特先生的臉,嘴對嘴貼在一起…….

  雷特先生回複了以往的笑容,他拉開了女僕服的系帶,把我撲倒在床上,吻向了我和夫人不相上下的乳房……

  時間正值晚上十點整,距離妮琪夫人起床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

  這樣的時間就足夠了…….我想被這樣愛著…….一直下去……

「雷特…雷特……你在哪裏啊…真是,一起來就不見他的人影…..」一起來就發現原本應在睡在枕旁的丈夫不見蹤影,腦袋還有些迷糊的我跪坐在床上,發出微弱的聲音呼喚他。

  「桌上的衣服也換了……果然是溜出房間了嗎。」

  「不理這個笨蛋老公了…哼…」總覺得不受到關愛的我,對雷特感到有些生氣。

  今天我和雷特兩個人很意外地休假,平常努力辛苦地工作總算有回報的,處裏部下們積欠如山的公文,沒日沒夜帶領軍隊往邊境抓走兩叁只教團的小貓。但生理需求的欠拖一天比一天多,雖然偶爾會在駐營的帳棚偷偷和雷特來幾次……但總覺得有些不滿足……

  我摸了一下額頭……回想起還是主僕關係時的日子,我總是要一個早安之吻才肯願意起床。現在想想,挺想回到以前在洋館那兩人獨處的時光……不管是穿衣服、洗澡、還是鍛煉體能,只有兩個人一起相愛的回憶。

  可是呢,當上爲人之母後,與家人相處的時光反而比以前還要幸福

  看著女兒們一天一天的長大,我稍微能體會到媽媽當年的辛苦了……




  「嗯嗯∼好無聊啊∼喵嗚∼喵咪∼咪。」我抓起單薄的毛毯,輕咬了一下,像個小貓似在床上滾來滾去,平常在孩子們面前裝成嚴母的樣子,偷偷裝可愛應該不會有問題…….

 滾來滾去時發現到……門甚幺時候打開的?

  在那邊站著的是……璐璐!?

  「媽媽,你一個人在這邊做甚幺啊?」璐璐歪著頭看著我的異常舉動,感到有些不解。

  我馬上停下動作,看了一下璐璐,再看看穿在身上……天啊,我還沒換掉睡衣!!!!

  只穿著一條白色的透明蕾絲內褲,上半身完全是摟空狀態的我抓著毛毯遮掩身體,深怕在璐璐的好奇心驅使下,問出不曉得該怎幺回答的連番問題把我逼到死路去,看著她擺著一副天真無邪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疑惑地慢慢走近床邊,感覺不馬上做好心理準備自己就大難臨頭……

  「媽咪,你爲甚幺一直拿著毛毯呢?」

  「這個…媽媽身體現在有點不舒服……不蓋著毛毯身體會著涼的…..咳咳…能不能讓媽媽休息呢?」我做勢感冒的樣子,想要矇混過去,畢竟年紀尚幼的璐璐很替人著想……

  「感冒?這樣啊……」

  YES,快混過去了,在撐一下、一下下啊啊啊啊……






  「那璐璐用身體幫媽咪取暖好了∼這樣子說不定有效呢。」

  「爸爸常常和媽媽還有卡亞姐姐偷偷在半夜時抱在一起,然後蓋上棉被動來動去。雖然不曉得在做甚幺,不過看媽媽和卡亞姐姐臉紅紅的樣子,那應該是取暖的好方法噢∼」

  …………

  該怎幺講,我的小女兒可愛到讓我哭笑不得的地步了。

  看著她一步一步逼近我,我愈來愈不知所措。

  來到這世界才八年而已,這個小女兒竟然能把我”黑夜女王”逼到這種要死不活的絕境上,真是佩服啊……

  

  
  「嗯?這不是璐璐嗎?怎幺跑到這裏來了。」雷特突然從門外探出頭,看到我緊抓著床單的樣子,原本將要拉開毛毯的女兒也飛快似地跑到父親身旁,緊抓著他的衣角嚷道。

  「爸爸∼媽媽身體好像不舒服呢。」被雷特一手抱住的璐璐,緊張地看著她地父親言道。

  「不舒服啊……」雷特的眼神偷偷往我這邊掃過來,眼中的透漏著某種意思,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沒辦法說出實情的我,只能以老方法回應他……

  表面上聊些生病的事情,實際上卻用眼睛來打闇號。

  (………)

  (哇哩,昨天和卡亞聯手起來榨乾我好幾次,今天卻感冒是怎樣啊。)

  (我哪知道!?趕快把璐璐帶走啦,這樣子我怎幺換衣服啊?)

  (衣服……噗噗)

  看著我緊抓毛毯的樣子,幸虧雷特腦經轉得快,馬上了解我現在的狀況……

  (好啦,遵候老婆大人的命令。)



  「璐璐,媽媽現在需要爸爸在她身邊陪著,可以讓我們兩個人獨處嗎?」雷特蹲了下來,展現慈懷的笑容摸著璐璐,溫和地要求她。

  「不然呢…卡亞姐姐和西亞姐姐那邊很忙呢,你就去幫忙她們兩個人的忙吧。」

  「那好吧,媽媽就交給爸爸照顧了……」璐璐偷偷在雷特臉頰輕輕抹下一吻後,便獨自跑出寢室外,那個傻老公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璐璐好久都沒有向我撒嬌過了……


  等到腳步聲逐漸遠離寢室後,雷特鎖上門的開關後,慢慢走到我這來,一個屁股在床上坐了下來。

  雷特看到了黑色薄紗睡衣裏頭毫無掩蓋的上半身,胸部上的凸起處更是展現了我身材的曼妙。即使他的臉已經滿江紅遍地,他依舊目不轉睛看著我的身體。感覺兩股視線間有霹啪的火花産生著,突然他的手攀上我的身體,把我拉到他的身旁。

  本來想依偎在他懷中時,我嗅到了他身上的不同于我的濃厚女人味,卡亞的味道,這讓我剛熄滅的火光又重現天日……

  「……」

  「怎幺了?妳怎幺看起來這幺生氣的樣子呢?」

  「哼…你這笨老公趁我睡覺時,是不是和卡亞偷偷來了幾次……?」

  經我這幺一說,還以爲他會反駁。

  不過他的個性可沒有那幺憨直,反倒是語出驚人......

  「是啊…有幾次啦…正確來講在妳起床前兩個小時,我和她都一直在那個……

  「笨蛋!!!!!」

  我朝著他的腦門大吼,震撼了他的耳膜,然後我撕開他上衣的衣領,朝著肩膀一口狠狠咬下去。

  「人家都沒有…卡亞有…..不公平不公平,人家也想要雷特的抱抱,雷特的關愛,雷特太偏心了啦。」一邊吸著雷特的血液,在他胸口輕輕捶打,自從卡亞和雷特的關係拉的愈來愈近,女兒們愈來愈大,我就很少抛開母親的身分像個小女孩向她撒嬌。

  溫熱的紅汁被我咕噜喝下肚子裏,甘甜的味道是那幺的美味,讓我緊抓著他不放手,啊啊……已經沒辦法清楚地思考一切事物了,感覺有股襙熱進到體內了……我要佔領雷特,這個可愛的老公不放手。

  「我總該要花點時間陪卡亞的啊…不然她也很可憐啊……就原諒我吧……」

  「哼,求我原諒就拿一些誠意給我看啊……」

  「誠意?」雷特笑問著,看來他是故意裝傻。

  「人家想喝牛奶啦…..這樣也聽不懂,好笨的老公。」我壓低身子,看著他已經鼓起來的褲檔,手指在上頭打轉。

  我伸出溼熱的舌頭,隔著外褲舔舐那鼓起來的地方,能感覺到那根愈來愈硬…有股連血液都望塵莫及的美味等著我……嗯嗯……這個傻老公抓著我的臀部不放,真是超級好色……

  我打開褲檔的金屬拉線,犬齒咬著內褲把它拉下來,裸露出來的粗大肉根貼在我的臉上……

  好渴…..想要雷特的牛奶啊…….吞下去…..

  咕嗚∼真的、真的好大…沒辦法吞下全部……舌頭不受控制舔著頂端……

  

  「妮琪……」雷特一邊抓著我的屁股,搔弄那邊的泛濫祕境,食指和中指在裏面進進出出,討厭……內褲才剛買沒多久就要髒掉了……
  
  「嗚…咕咕……咕嗚……」正滿懷情慾的我拉下了睡衣兩邊的肩帶,露出自豪的美乳,捧著它們把陰莖埋在中間,想快點擠壓出儲存在兩粒那邊的精華。

  「舒服……很舒服吧?這是家族密傳的乳交噢……媽媽當年靠這種技巧喝了不少爸爸的牛奶噢……」看著坐在床上的雷特,他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幸福……

  「嗯啊……感覺要來了……!!」

  「終于…我期待的……雷特的牛奶,要讓我喝飽飽噢…不然以後就不理你了……哈嗚∼∼」我儘可能把陰莖深入到咽喉最深處,不放過一滴的美味補品。

  「出來了啊啊……哈啊……!!」

  我親愛的老公壓住我的頭,黏稠而雪白的液體,從頂端的馬眼直沖而出,一滴不漏的射入我的咽喉……好黏、好美味啊……連血液都比不上啊……如此的味道。

  「還沒結束呢……」雷特把肉莖從我嘴中抽出,對準了我的顔面,射出了殘余的第二波白液。

  啊啊……討厭,竟然偷藏幾招對付我,人家的臉都是雷特的精液……好浪費…..

  但是我…並不討厭呢……這樣被雷特徵服……心裏…好像有股莫名的快感……

  「嗯嗯…偷偷私藏精液…還射到我臉上,所以……」

  我把臀部對準了他的肉莖,雙手扳開股縫,露出蜜穴和後花庭。

  「爲了懲罰雷特……老婆大人命令你把這邊的兩個洞……得用精液塞滿滿噢。」

  雷特握住依然堅挺的肉莖,對準了我的蜜穴口。

  「遵候老婆大人的指示……要去了噢…..」






  不曉得過了多久,流逝了多少小時。

  全身沾滿精液的我,不知高潮來過幾次,從剩余的迷濛意識感覺出他的肉莖正在我的後花庭進進出出。

  微微鼓起的小腹被雷特的雙手抓著,小小的子宮受到指尖的壓迫,一直從蜜穴流出方才的精液……以前……好像有過類似的經驗呢……想起來了……爲了拼第一個女兒……雷特卯足全力在軍營的帳篷裏與我……交合…再交合……那時候身體好像壞掉似……一直扭動著腰……榨出一波波的精液……

  嗚嗚…後花庭的洞被雷特…..那粗暴的野獸貫穿著……撐開來了…..

  快點…再更深入……射出精液吧……

  「要、要出來了噢噢……」

  啊啊……又來了啊……

  「啊啊……!!」

  期待已久的精液,把我的屁股給射滿滿……這樣的量……快撐開來了……

  嘻嘻……全部射在子宮的話…就算是安全期……還是會懷上第四個孩子的吧……?

  「雷特…我好像離不開你了呢……」

  「我也是啊……妮琪……」

  互相吻在一起,洋溢著愛情的潮後余韻,讓我們兩個人都離不開對方了。

  在床上和自己最愛的男人纏綿……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啪锵!!

  「啊、盤子掉了……還好姐姐不在這裏,不然她又要罵我了。」西亞看著剛才拿在手上的陶瓷盤,沒注意到上面的油漬而從手中滑落,她觀望四周確定無人後,才開始收拾善後。

  「真是可惜…明明這個盤子的花紋那幺漂亮,卻一去不返。」雖然已成爲一攤碎片,但仍可隱約看見手工圖畫而成的花紋。西亞小心翼翼地把破掉的碎片拿起,放在一旁的桶子裏頭,準備拿去丟掉。

  拿到最後一個碎片時,心中突然産生了一個疑問。

  (卡亞姐姐……到哪裏去了呢?)

  原本這時間是姐妹倆整理宅第的時間,西亞負責的是清掃房間和洗滌衣物、碗盤等等的工作;而卡亞是接替西亞後續的工作,收回家人們晾乾完的衣服,和準備豐盛的晚餐給將要回來的小姐們享用。

  不過,都已經快要早上五點了,照理來講姐姐的工作應該早就完成了。

  依照他的個性,偷懶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只有一個可能性了……


  「姐姐也真是的,喜歡雷特先生就一直不下來……真羨慕她啊,可以和喜歡的人一起快樂地交合……而我,現在連一個對象還沒有呢。」

  透過窗戶的反射影像,西亞看見了自己的面容。雖然比不上姐姐的文靜的氣質,以及外在的身材,但是擁有充沛的陽光活力,信心十足的內在。或許在男人們眼中,這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俏皮女孩是可以被關愛的,而且現在身爲魔物的她更是美貌十足。



  只可惜,沒有喜歡的人……唯一的敗點。

  想著想著,蹲在地上西亞突然被某個人用雙掌遮住了眼睛。

  「猜猜我是誰∼」一個調皮的女孩聲從背後傳過來,只有”她”會這幺做,西亞緩緩說出……

  「是璐璐小姐吧?」西亞輕輕移開著住雙眼的手掌,轉頭過去,看著被猜出答案而顯些失落的璐璐。

  「又被猜中了……西亞姐姐都不讓我一次……」有點生氣的璐璐,拉著女僕服的袖口耍起脾氣來。

  「呵呵,畢竟現在只有璐璐小姐會這樣而已,當然很好猜啊。」

  看著璐璐耍起脾氣的樣子,西亞彷彿看見了大小姐和二小姐小時候的模樣。

  那幺久遠的回憶,當年常常鬥嘴打架的兩姐妹,現在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女人了。而遺傳自母親大部分特徵的璐璐,有著逸于半空的銀髮,如同石榴石的紅瞳,想必長大之後,會變得跟母親一樣漂亮的美人吧?

  「我這邊剛好要搬些碗盤,可以請璐璐小姐幫西亞的忙嗎?」

  「當然可以啊∼璐璐會儘管幫忙的!」小女孩笑著說。




  「啊……啊……」從昏睡中醒來的卡亞,腦袋還有點迷糊的她望著四周,尋找著某樣東西。

  「甚幺時候睡著的……糟糕,這時間要準備晚餐了。」一看到時鍾,馬上想起原本目的的卡亞,趕緊換下被自己的蜜水弄髒的女僕服,整裝好後便快步離開房間。

  然而,她也慢慢回想起幾個小時前所發生的事情。

  零碎的記憶,逐漸拼湊出完整的記憶圖畫來。自己的雙手搭勾在雷特先生的背上,雙腳環扣住他的腰,不讓他逃走,下面的蜜穴正咕啾咕啾正榨取剛射出的美味白液,絕頂的滋味,讓魂不在身的卡亞任憑著男主人索取濕吻,輕咬乳房那的一點粉紅。

  男主人猛烈地擺動著粗腰,撞擊著小小的子宮口,魅魔的本性被激發出來的卡亞不顧身分,在他耳邊像個被淫慾征服的女人嬌喘著,滿口傾訴隱藏在心中的愛語。充斥著享受愉悅時光的表情,腦袋只有『交合、交合、交合』這看似無理的思考,來使自己的下半身依循著此行動。

  一次又一次高潮的到來,被男主人緊緊地壓在床上,唇對唇貼在一起,享受不斷替子宮注入她最渴望的精液,即使小腹承受不著大量的精液而有些鼓漲,甚至也有些從蜜穴口中留了出來,爲了不浪費掉寶貴的液體,她用手接住那些白液,送到了嘴中飲用。雖然美味卻有點可惜,那些寶貴的精液就這樣喝掉了。

  如果…今天是排卵日的話,然後那些精液全射進去的話,就有機會懷上他的孩子了…….

  溫柔地撫摸著肚子的卡亞,一想到這,身體變得比剛才還要襙熱,兩腿間的肉縫又開始滲出淫汁。

  首要的工作…要去廚房準備晚餐……

  

  嗚…嗚啊…….嗯嗯

  「哪裏來的聲音…?」察覺周圍有些異狀的卡亞,停下腳步,聆聽著耳邊的怪聲從何而出。

  快點……再快點……

  啊啊…快出來了……那裏快被你這個…這個笨老公玩壞了……

  「這……是妮琪夫人的聲音?」聽出端倪的卡亞,轉身過去看著通往男女主人寢室的大門。

  門沒有完全關上,留了一點可以窺探到內部的縫隙。

  「………!!」卡亞往門縫偷偷觀看,當她的視線一對準裏頭時,她有些愣住了。

  那是一幅淫亂無比的畫面,自己心戀已久的男主人正靠在床頭,而掌管著宅第管理大權的女主人,雙腳跪在床上,上下來回慢慢地吸吮殘留在男主人的肉莖上的精液,鋪在上頭的毛毯濕溽一遍,沾滿了沿著女主人身體滑溜而下的精液和淫汁。

  男主人撫著妻子的尖耳,坐享著她的口舌舔弄。平時既嚴肅又高傲的女主人,在這裏卻是地位顛倒,臣服在她丈夫腳下。

  忽然,男主人的視線瞧到躲在門外的卡亞,他緩緩開口;

  「卡亞也想要加入嗎?」這是一個邀約,通往極樂天堂的邀約。

  看著裏頭的荒淫景象,下半身已成爲濕溽之地的卡亞,腦袋的思緒愈來愈雜亂,股間的愛心尾巴不受控制地搖擺,熄滅的慾火再次被點燃,她迎合著邀約慢慢推開門進到裏面,解下了女僕服的系帶,與女主人一同跪在男主人的膝下,加入了舔舐的行列……






  「你們兩個人的舌頭,一天比一天還要厲害了呢。而且,雙人份的乳交,感覺真讓人舒服啊……」我用手托著斜一邊的臉龐,看著跪坐在床上的妮琪和卡亞,一同托起外型渾圓的乳房,把我的分身夾在雙乳縫隙間壓擠。

  「雷特…雷特的精液……好想要呢……♥」
  「雷特先生…請給我這女僕…您的寶貴精液吧…♥」

  看著雙眼已迷濛的妻子和女僕,我感覺到下半身愈來愈多血液往那兒話聚集。

  「該怎幺講…我覺得你們兩個人愈來愈可愛了呢。」我輕拍妮琪和卡亞的頭,誇獎她們倆。

  兩人相當默契地輕含住陰莖上龜頭兩側,吸著小口的空氣,捧著雙乳擠壓其中的肉莖。愉悅的感覺一波又一波從下體上沿著脊髓竄散到身體各處,這讓我發出了感到舒暢的呻吟。

  正舔吮著肉莖的兩人,溼熱的口腔、溜滑的舌頭把我的分身的敏感點,一步一步刺激,好讓我能浸身于快樂天堂中,妮琪和卡亞急促的呼吸,讓我分身感到陣陣的溫熱氣息。

  這樣的攻勢,讓我的陰囊突然感到一股回縮的力量,夾在雙乳間的肉竟爲微顫抖著,熟似的感覺慢慢回來……

  「要來了噢。」我這幺說道。

  「精液…精液……老公的精液……♥」
  「主人的精液……精液…♥」

  妮琪和卡亞加重了擠弄的力道,兩人像個孩子般滿懷期待著接下來的射精。

  「出、出來了啊……啊啊……」

  受到比方才還要強烈攻勢的肉莖,顫抖的幅度也隨之增加,終于,肉莖把持不住最後的關所,讓獲得自由的白濁種子突破關卡,對著妮琪和卡亞的眉間、小嘴、臉上射出一陣又一陣的精團,雖然今天已經無法算出射出了多少精液,但我的分身毅然伫在我的胯間,絲毫不受影響。

  被精液射滿臉龐的妮琪和卡亞,用食指輕抹下了沾在頭髮與臉上的精液,將它們完好無確地送入嘴中,接著兩人嘴對嘴吻在一起,互相把混入涎水的精液放到對方的小嘴裏享用。

  「夫人的嘴巴……好香呢。」
  「卡亞的……也不差啊。」


  看到她們異常的舉動,我伸出手一把抓住卡亞的小屁股,那硬度十足的肉棒頂著她的後花庭洞口,蓄勢待刺。

  「雷、雷特先生…?」察覺到我接下來目的,卡亞顯得有些慌張,畢竟以前只用過手指來侵入屁股的小洞,從來沒有過肉莖插入到那邊的經驗。

  「那邊…卡亞會怕……能不能不要……」卡亞著急的向我求情,我貼著她的尖耳邊輕吹氣,偷偷地咬她耳朵。

  
  「到手的肥嫩小香臀,怎幺能放走它呢?」說到這邊,我感覺內心愈來愈像墨汁一樣黑,看著卡亞愣了一下的表情,慢慢地把手移到她的腰上。

  我緊抓住卡亞的臀部,莫名生出的巨大力量讓她無法掙脫出虎口的侵食,接著重重地壓下她的身體,對準花庭口的肉莖瞬間突破比蜜穴內部還要艱難而行的阻礙,直沒入到肉莖的最根部。

  「啊啊∼∼那邊不行,雷特先生的大肉棒進去了……要壞掉了啊啊…….」卡亞一改往常嬌羞的態度,放浪地叫出一連串淫蕩無比的情語,對我而言是無比的催情淫語。

  「身爲女僕該有的奉仕態度到哪去了?說說看啊?」強行撐開花庭肉壁的陰莖,感覺比往常更加粗大、堅硬,隨著時間一秒一分的流逝,卡亞開始上下擺動她的纖腰。

  「不、不好意思,主人的肉棒太大了……卡亞的屁股…好像…好像壞掉,希望主人的肉棒……能夠懲罰……我的身體。」卡亞俯貼在我的胸口前,花庭的肉壁不受控制般,縮緊、絞纏著我的陰莖,比起蜜穴的濕熱包覆感,這裏的結實又緊紮的壓迫更讓我想射出種子來。


  「你啊…很喜歡欺負卡亞呢。」在旁的妮琪靠在我的臉旁,一個濕吻朝我襲來。

  「她現在這個樣子,讓我想到了以前的你。」我這幺調侃她。

  「哼……」鼻子呼出一聲後,妮琪稍微生了悶氣,嘴唇緊貼在我的嘴上,伸出淘氣的舌頭在我嘴裏纏繞。




  撞擊、再撞擊、不斷地撞擊,下半身與卡亞的臀部的肉體撞擊聲從未間斷,她的心型尾巴已經緊緊地繞住了我的腰,腰側的翅膀不斷在半空中拍打著,這也表示了她現在的感覺是多幺的舒服、快樂,從蜜穴滲出的淫汁混雜著失禁的黃液,沿著她的大腿潺潺流下,清晰的液體拍打聲和嬌羞的氣息聲,無不一讓我感到不舒暢的。

  一邊與妻子吻著,一邊用陰莖與女僕交合著,感覺我好像有點人渣呢……

  但是,硬挺的肉棒終究還是撐不著壓迫的包覆感,一股熱流將要從下面竄出。

  「呼呼…卡亞…我要出來了噢,用妳那淫縻無比的小屁股,充滿誘惑的小花庭,接收下我的種子吧……」

  「人家的屁股是特別爲您準備玩壞而存在的,所以,請您一滴不漏地射出來吧∼∼」

  纏繞在肉壁上的陰莖宛如失去堤防的水庫,大量的精液滾滾不虞沖入花庭深處,高潮 起的酥麻感讓卡亞的身體開始異常發抖,蜜穴又滲出了一攤的淫汁來。

  「啊啊……啊啊……壞……壞掉了啊……♥」

  雙眼失去焦點的她,像個失去絲線控制的魁儡,癱軟在我的胸口上,拔出肉莖的股縫間的花庭口,流出了長長一痕的銀絲。

  我費了點力氣將她 離我的胯間,原本想藉此休息一下的我,親愛的老婆大人卻在一旁用雙指尖扳開他充滿色氣的肉縫,嘴角微微上揚著看著我,帶著挑逗似意味的動作命令我。

  「得罪了『黑夜女王』,還想從本宮手上逃跑?真是個不知死活的老公啊∼」隨著呼吸的起伏,我觀察到妮琪蜜穴的小洞微微地張大、縮小,燒灼的視線闇示著我『這裏是爲你準備的小洞噢』。

  我先是愣住,然後不曉得是哪裏來的”火氣”,讓我的分身重 雄風,接著我甚幺也沒多想,直抓住老婆大人的雙腕將她壓在床上。

  接著二話不說,肉莖對準了老婆大人那高傲又自大的蜜洞,一鼓作氣直沖而入,就讓我的兇器挫挫她的狂妄的態度吧!!

  「嗚哈…這個卑鄙的老公……趁我沒準備時就進來,髒死了……」故意口出狂妄之言的妮琪,其實是爲了激發出我內心的慾火而這幺說,當然,我的肉竟可部會手下留情的。

  頂撞著孕育過叁個生命的子宮口,兩旁的肉壁像個環扣夾住了我的陰莖,不懷好心地想從那邊搾取精液出來。
  
  「哎呀?在床上稱王的可是我啊,這幺下流的『黑夜女王』有資格講我嗎?」我對著妮琪猙獰一笑,加重了捅入其中的力量,她身體的女人味相隨著汗液而飄散出一股迷人的味道。

  和花蕾的相撞不斷進行中,胯間的兇器由外而出、由內而入來回進出蜜穴,剛才口出妄言的妮琪,口中只剩下淫蕩的呻吟,魂不曉得跑離了多少,包覆在其肉壁的陰莖如同引導者般,帶來了她最喜愛的麻痺感。充滿飽實感的下腹僅能接受著我的猛烈撞擊,而我的肉莖也同時感受到緊實的沖擊。

  「這個老公…不行啦……我投降了……啊啊……好舒服……是肉棒…啊嗚……♥」

  不在擺出高姿態的妮琪,雙腕掙脫了我的壓制而緊抓住我的頭,貼在一起深情吻著,膣道內的嫩肉死命地環壓住我的分身,此刻的我腦中已經一片空白,依循著身體最原始的本能,重撞著妮琪小小的子宮,有時候我曾懷疑生過叁個孩子的她,膣道的肉壁爲甚幺卻能保持當年的緊緻感。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可不是想這些雜七雜八的問題。

  正當我這幺想時,陰囊又開始蠢蠢欲動……

  「妮琪……」

  「嗯……怎幺啦?已經…..想向『黑夜女王』臣服了嗎……嗯嗯….嗚啊啊….. ♥」

  「妳想不想懷上第四個孩子啊……?」

  「再說啦…現在最想懷上孩子可不是我…而是卡亞呢…嗯?」

  妮琪的雙腳纏繞在我的腰上,她的視線往旁側的卡亞看,進入夢鄉的卡亞真是可愛啊……

  「那…要出來了噢。」

  「哼哼……全部射出來啊,敢射在外面的話就不準妳跟我睡在一起了∼♥」

  似乎回應著我的話,妮琪的肉壁收縮更加強力,洞口最深處的軟肉貪慾地想從我身上吸出一切來。

  終于到了最後一步,按耐不著的肉莖開始劇烈抖動,然後噴灑出孕育生命的種子,源源不絕地給那小小的子宮最美味的菁華。

  失去殘存力氣的我,不斷吐出滾滾的白液以外,腦袋就無法思考任何的事情,看著床上的兩位女性,兩方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我感到很幸福……有這些就足夠了……

  「看來結束了呢。」剛從營地回來的貝爾絲,品嘗著西亞特製的羅宋湯,也聽聞樓上的碰撞聲緩緩而止。

  「從早上玩到現在…老爸的的身體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艾爾琳附和說著。

  「貝爾絲姐姐∼爸爸和媽媽還有卡亞姐姐,都在上面做甚幺啊?」一旁的璐璐抓著貝爾絲的衣袖不放,想問個緣由出來。

  「誰知道呢…繼續吃晚餐比較實在。」貝爾絲的臉突然紅了起來,裝做沒事繼續喝著湯。

  「我有同感。」看到璐璐的視線往自己掃過來,艾爾琳也裝做沒事的樣子。

 「討厭…都不跟璐璐講……」

欧美成人A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