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97人妻免费碰碰希灵淫国 25-27

精彩内容:

25章空間雙

  叁天,僅僅過去叁天。

維迪斯帝國首都旁的這個希靈基地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戰爭要塞。以中央的
金字塔型母巢爲中心,周圍錯落有致地分布了十余座基礎戰鬥單位生産基地,載
具工廠,戰爭指揮中心以及空間打擊設備,在這些建築之間,還分布著足以將整
個基地覆蓋兩遍的各類防禦塔和監視崗哨,尤其是山谷出口設置的兩座幽能風暴
方尖塔,更是擁有著可以瞬間摧毀一座小型城鎮的恐怖威力,這種令人髮指的防
禦性武器如果不是體積過大的話,簡直可以當成戰略級的進攻兵器來使用了

至于維迪斯帝國的使節團,威斯克皇子當天就離開了。留下了叁個『高手』,
作爲幫助我們與深淵作戰的長駐使節,和……監視人員。雖然,以他們叁個的實
力,我實想不出要如何才能監視一座帝國要塞。

在這叁天裏,這叁個『高手』親眼目睹了,希靈帝國那堪稱恐怖的擴張方式。

  眼中對于我們的忌憚越來越盛。

不過對于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因爲和我『深入』了解,建立了『親密』
關係的維諾亞,成了和希靈帝國保持友好接觸的重要砝碼。于是,幾乎每天維諾
亞都會來到我的房間『訪問』,和我加深『了解』。我也非常樂意一次次的挺動
著大肉棒和她的小嫩穴『親密接觸』。

不過今天例外,以另有要事爲由,我回絕的維諾亞的造訪請求。

因爲,在這幾天親身經曆之下,我本來已經模糊的記憶裏,有些東西又變得
清晰起來;在這些東西裏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希靈基地的核心,也就是希靈母巢,其內部是由一種特殊的水晶構成。這種
水晶帶有很強烈的能量場,並且當控制母巢的希靈主機在思考或者說是在運算數
據時,這些水晶也會産生能量渦流。簡而言之就是一種特殊的輻射,而碳基生命
只要在這種輻射裏待上幾個小時就會産生變異,進而獲得某種異能。

就在今天下午,這座希靈基地的最後一座基礎建築——帕斯維爾幽能回充體
係就要完工,這意味著整個基地的建設將初步告一段落。從一開始就對外封閉了
的主機母巢也會重新開啓。

滿心期待的我,躺在房裏靜靜的等待著母巢開啓。

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心情了,平時感覺跑得飛快的時間,在這等待之下似乎也
變得緩慢起來。漸漸的我開始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回絕維諾亞了,和她來上
幾炮再去母巢時間上也來得及啊。而且母巢又不跑掉,錯過了今天不是還有明天
幺?

感覺到自己做了件蠢事,我從床上一下蹦起來,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倒不是
專門去找維諾亞,一路順著基地的合金走廊到處瞎晃的我還沒打定主意去幹嘛。

  「國父大人。」

  兩個悅耳的聲音同時響起。路旁站住兩個人向我行禮。

同樣的一身希靈戰袍;同樣的銀白色齊耳短髮;同樣的秀麗容貌;唯一不同

的就是一個左眼放射著藍色幽光,一個右眼燃燒著深紅火焰。非常令人印象
深刻的形象。

空間雙子——正空間尖嘯者阿西達、負空間尖嘯者阿西多拉。

這真是瞌睡來了,天上就掉枕頭啊。

努力裝出一臉的慈祥向空間雙子走去,我盡力讓自己的笑容顯得不要那幺猥
瑣。

「這不是空間雙子嗎。上次的事多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及時找到了倩倩和
淺淺,說不定就真的出大事了。上次接連發生的事太多,都忘記了獎賞你們倆。 」

「這是我們職責,能夠護衛兩位主母是我們的光榮,獎賞什幺的實在是愧不
敢當。國父大人。 」雙子有點激動和緊張,姐姐阿西達慌忙答到。

「不,有過必罰,有功必賞。上次的事,阿俊他貴爲皇帝我都罰了。你們我
又怎能不賞呢? 」我一臉淫笑著掏出自己的肉棒,一手一個抓著空間雙子的腦袋
就往下按。 「來吧,我今天要好好的用大雞巴獎賞獎賞你們。」

順著我的手勁,空間雙子一左一右跪在了我的面前,低下頭一起舔上了我的
肉棒。

左邊的阿西達,右手捏著我的子孫袋輕輕按摩。右邊的阿西多拉,左手握在
我的肉棒上緩緩套弄。兩個女孩就像接吻一樣,嘴對著嘴一起含下了我的龜頭。

我的龜頭一半被含在阿西達嘴裏,一半被含在阿西多拉嘴裏。兩張小嘴啾啾
的吸吮著,香舌也互相交纏著在我的龜頭上刮來刮去。

在這姐妹倆配合默契的侍俸下,我很快就一泄如柱。精液同時在她們兩的小
嘴中暴發出來。姐妹倆更用力的含著我的龜頭親吻起,兩條香舌就像激烈濕吻一
樣纏繞著在我的龜頭上翻滾,輪流將精液捲進回自己的口中。但是不管倆人多幺
努力的吸吮著,仍有不少精液從她們糾纏的雙唇中漏出,沾到她們秀麗的俏臉間,
滴到她們銀白的戰袍上。

「這就是國父大人珍貴的精液。」

兩個女孩激動的回味著口中精液的味道。然後,互相發現了對方臉上的白濁。

阿西達把手伸向妹妹,阿西多拉把手擡向姐姐,倆人用手指刮下對方臉上的
精液,送進自己嘴裏細細的品味。

看著跨下癡迷的吃著我精液的兩個女孩,我總感覺有股熟悉感。皺著眉頭想
了想,一下恍然。

  黑岩射手!

在心中回想起兩個熟悉的身影,然後在精神網絡中傳輸給空間雙子。 「阿西
達、阿西多拉、你們把自己的衣物變成這兩個樣子。 」

「唔,好的。國父大人。」兩個女孩楞了一下,不明白我的意圖。不過出于
希靈使徒的紀律性,她們還是毫不猶豫的接受了我的命令。

一陣淡淡的光芒從空間雙子身上亮起。一眨眼的功夫,兩人就大變了一個模
樣。不止是我要求的衣物,就連頭髮也變了。

  銀白色的齊耳短髮不見了。阿西達頂著一頭烏黑的雙馬尾,僅僅身著一條小
熱褲和一副黑色的胸罩,外面罩著一件黑風衣,左眼冒著幽藍的光芒。阿西多拉
則變成了秀麗的及腰長發,穿著和阿西達衣著很像的胸衣、熱褲,右眼燃燒著火
紅的烈焰。簡直和上一世自己看過的兩個二次元角色——黑岩射手和黑金鋸手一
模一樣。

這就是傳說中的COSPALY性交嗎?不過這幺高還原度的COSPAL
Y性交應該沒人試過吧……

「空間雙子。我現在賜予你們各自一個新的稱號,作爲榮耀的象徵。阿西多,
從今天起你將被稱爲黑岩射手;阿西多拉,從今天起你將被稱爲黑金鋸手。你們
現在的樣子將固定爲你們的製式外型。 」萬分滿意空間雙子COS效果的我,決
定讓她們永久性轉職。

「遵命,國父大人。從今天起我們就是黑岩射手(黑金鋸手)。感謝您賜予
我們榮耀的稱號。 」兩個女孩完全不知道我內心的惡趣味,反倒是當成無上的榮
光,激動得聲音都有點打顫。

COSPLAY不能不拍點照啊。讓空間雙子拿出一個希靈出品的拍攝裝置,
我就命令兩人擺起姿勢來了。

從中剪斷兩人的胸罩,讓斷掉的胸罩吊在兩邊,各自的一對雪白嫩乳露了出
來。然後,讓她們背靠著靠側躺而下。一人將一只腳高高擡起,腳踝上還挂著一
起被褪下的熱褲和內褲。兩個鮮美的陰戶就那樣一同呈現在我眼著。

哪裏還顧得上拍什幺鬼照,肉棒硬得就跟鐵棍一樣的我,一下就撲了上去。

抱著左邊阿西達高高擡起的左腿,下腹一挺,直接就把雞巴頂進了她的小穴,
捅破了那層薄薄的黏膜插到她嫩穴的深處,肏得阿西達忍不住一聲低吟。

接著也不停息,我一抽雞巴,又是狠狠一肏. 跨下雞巴再次頂進了她的小穴,
捅破了那層薄薄的黏膜插到她嫩穴的深處,肏得阿西多拉忍不住一聲低吟。

  ……

  好像……

  似乎……

  有點不對……

詭異的看了一下旁邊低吟了一聲的阿西多拉,只見她仍然保持著一腳挑著小
褲褲,高高擡起的樣子。讓我可以輕易的看到她的小穴。隨著我在阿西達嫩穴內
的抽插,阿西多拉的肉穴也不時的開合著,一條沒有根的肉棒正在姦著她的小穴。

看著這詭異景象,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腰間的動作。

「國父大人。我們姐妹倆從出生起就一直分享著彼此的一切。被國父大人姦
穴這種莫大的恩寵,我不想自己一個人搶先獨享。所以我將自己和阿西多拉的肉
穴用空間通道連在了一起,讓妹妹也能同時接受您的奸淫。 」

不等我發問,跨下的阿西達就主動爲我解開了疑惑。不過,卻讓我更加的好
奇。

「也就是說,我也現每肏你一下,其實是同時肏著你們兩個的肉穴?」

「不是的。我們的空間轉換只是把一個東西傳送到另一個地方而已,並不能
讓同一個東西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如果國父大人想要用一根雞巴同時肏到兩個
肉穴,那需要法則級的裝備才能辦到。 」

  「那你們現在這樣是……」

「現在我們其實是通過快速開關空間通道來實現姐妹兩人一起挨您的肏. 您
的前一記抽插會肏進我的小穴。後一記抽插時,我就會同步打開空間通道;讓您
的雞巴肏到阿西多拉的小穴裏面。 」

  ……

  這還真是有趣……

我又聳動著肉棒嘗試著在阿西達的小穴中肏弄。果然,一根無根的雞巴又不
時頂開阿西多拉的肉穴。

雖然,頭一次如此清楚的看見自己的雞巴是如何肏著一個肉穴的。不過,這
無根的雞巴就算是我自己的,看著也實在是太獵奇了。有點受不了的我,拉著阿
西多拉的腿往下一壓,讓她緊閉著雙腿挨肏.

肏一個被緊閉著雙腿著的雙腿擋住的肉穴……這還真是相當有意思……

阿西達和阿西多拉的肉穴其實還是有點差異的;姐姐阿西達的蜜穴要鮮嫩多

汁一點,妹妹阿西多拉的肉穴則要更加緊窄有致一些。肏著一個肉穴,就能
感受到兩個肉穴的觸感。這種新奇的體驗,讓我雙手緊抱著阿西達的一條粉腿,
死命的在她的嫩穴中擊撞,輪流享受她們姐妹倆的嬌嫩蜜穴。

阿西達就這樣側躺著身體,一條腿高高擡起,任我抱在懷中。大張著嫩穴,
接受著我的大雞巴瘋狂沖擊。阿西多拉則繞到我身後,緊閉著腿跪著。一邊默默
感受著我的大雞巴通過空間通道直接肏到她的肉穴中,一邊從背後抱住我。玉手
輕撫著我的胸膛,胸部也緩緩挺動,柔嫩的鴿乳不停的頂在我的後背上摩擦。

這兩姐妹的配合實在是太默契了,就和之前的口交一樣。我很快就按捺不住,
抖動著雞巴射起精來。

暢快的在阿西達的處女穴中射完精,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抽出肉棒轉過身,
我把身後的阿西多拉雙腿拉開一看。果然,阿西多拉的小穴裏也汩汩的流出了白
濁的精液。肏了一次穴就開了兩個苞,射了一次精就灌了兩個子宮幺?

  總感覺虧了啊……

感覺虧了的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將阿西多拉一扯,讓她背靠著我坐到
懷裏。雙手插進她的腿彎,將她輕輕擡起。然後,雞巴一挺,這次就實實在在的
肏到了阿西多拉穴的嫩穴裏面。

放開阿西多拉的腿彎,雙手交叉,一手一個捏住她的鴿乳將她緊緊環抱住;

一邊把兩個盈盈一握的小鴿乳抓在掌中搓揉,一邊下體微微聳動在阿西多拉
自己的配合下進攻著她的小穴。爲了防止又被這倆姐妹聯手『夾擊』,我還讓阿
西達爬到我們面前,把臉埋到阿西多拉那正在被我抽插的小穴上,舔舐她的陰蒂。

在這種全面侵犯下,阿西多拉迅速的潮吹起來,一雙小腿一伸,將自己姐姐
的頭死死的夾在自己兩腿之間。不過這並不能讓阿西達停下舔舐,而我的肉棒也
繼續不停的在她的嫩穴中撞擊。

忽然,跨下的肉棒又開始感受到兩種觸感,阿西達在幫自己的妹妹分擔『火
力』。

「不許開啓空間通道。」我嚴厲的製止了這種行爲。

失去姐姐幫助的阿西多拉只好獨自用小穴接受我大雞巴的撞擊。被姦得死去
活來的她,又不敢大過用力的掙紮,以免影響到我肏穴的興致。只好在盡可能小
的範圍內扭動著她的嬌軀,無助的承受著我的奸淫。等到我終于盡興的將精液射
進她的子宮時,這個可憐的少女居然已經爽到連她的希靈神經都承受不住,活活
被肏暈了過去。

看著懷中被我姦到失神的少女,我再一次感到當初更改帝國網絡,讓所有的
希靈女性單位都升級百倍性快感插件的決定,實在是太明智了。

「啊。國父大人。阿西達大人。阿西多拉大人。」

一個希靈女兵從這路過,突然看見在地上姦作一團的我們叁人,給嚇了一大
跳。行了個禮,然後就逃走了。唔,看制服,應該是工程部隊的一個維修兵。

眼珠子一轉,我突然生出一個念頭。

把失去神智的阿西多拉扔到一邊,拉過阿西達,在她耳邊交待了一番。然後,
一挺下腹,就把雞巴肏進了阿西達的小穴中。

「啊。」一聲驚叫從不遠處傳來。

那個剛剛逃開,還沒走多遠的希靈女兵,一個踉跄差點摔倒在地上。只見她
雙手摀在自己兩腿之間,好像發生了什幺很可怕的事。

我一臉的淫笑,把阿西達抱在懷裏,讓她把腿盤上我的腰間。然後,就這樣
一邊挺著雞巴在她的肉穴中聳動,一邊一步步走向那個可憐的希靈女兵。

這個可憐的女兵先還惶恐的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情,脫下褲子想要檢查自己
的小穴。但是,察覺到我一邊姦著阿西達一邊向她走來時,她一下就明白過來了。

心情瞬間變得複雜起來,一方面能被我的大雞巴開苞讓她感到很光榮,另一
方面這樣怪異的開苞方式又有點讓她害羞和不知所措。

不過,我卻對這個可憐女兵的心情毫不關心。挺動著雞巴賣力的在阿西達的
嫩穴中翻騰,或者應該說在這個女兵的肉穴中翻騰。

明明自己是不停的挺動著肉棒撞擊著懷中的阿西達,但是實際上卻又是記記
都肏在了爬在我腳邊的這個女兵的肉穴內。看著腳下的女兵隨著我的挺動,不停
的在我腳下蠕動。這讓我興致大增,肏得愈加賣力。肏得愈加賣力的結果就是,
讓這個女兵更是爽得無法自製,更加劇烈的在地上銷魂的翻滾著。反過來又更進
一步的刺激了我的興致,形成了一套無限的循環。

可憐的這個女兵就這樣被我玩弄得欲死欲仙,步上了阿西多拉的後塵,活生
生的爽暈了過去。

正當我折騰著這個過路的女兵,肏得不亦樂乎之時,一股能量波動傳來。

  這是……希靈母巢開啓了。

急忙加快下腹聳動的速度,我加速沖刺,將精液射進阿西……不對,是這個
希靈女兵的子宮。

然後,抽出肉棒穿上褲子,扔下叁個剛剛才被我開苞的希靈少女,就向母巢
的方向跑去。


26章爲了異能乘興而來

在過去的漫長時光裏,舊希靈帝國曾經建立起一個龐大得超乎所有智慧生命
想像的版圖。而支持他們達成這一偉業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就是那瘟疫一般的軍
事擴張方式。

每當帝國要在某地展開軍事行動,那幺它就會投放下一個希靈主機。而這個
主機,只用叁天的時間就能建造出一座標準希靈戰爭要塞型基地。叁天之後,當
基地完成初步建造,希靈主機就可以開啓母巢,並啓動自身的複制。然後再過七
天,無數的希靈基地,就會如雨後的春筍一樣冒出來。

當然,這一次我們不需要那幺多的基地。不過,希靈母巢在建設基本完成後,
還是會按照程序結束封閉狀態。這個巨大的金字塔型建築,是整個希靈基地的中
樞核心。希靈主機就是在這裏面掌控著基地的建設。

走在這個巨大的金字塔內部,雖然我早就有所準備。不過,還是被眼前的美
景驚呆了。母巢內部完全由晶瑩剔透的水晶形成,這些巨大的、整齊的水晶形成
了金字塔的主體。而希靈主機的思維,則化作神秘的光暈在這些水晶中流動,仿
佛極光一樣美輪美奂。

走過這水晶形成的甬道,我來到了母巢最核心的地方,希靈主機所處的核心
控制室。

這是一個寬敞的圓形大廳,從牆壁到天花板再到地面全部是由流光溢彩的水
晶形成,大廳中沒有任何陳設,只有在中間的地方聳立著一個一直接觸到大廳頂
部的、叁米直徑的六棱形水晶柱,水晶柱中流動著神秘的光流,這些光流從四面
八方聚集起來,並且集中在水晶柱最中央的一個小女孩腳下。

這個穿著潔白連衣裙、緊閉雙眼,恬靜的懸浮在水晶柱的中心,就像一個沈睡的天使。

  希靈主機——泡泡。

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個小蘿莉的樣子,其實卻是一個如同超級電腦一樣的思考
核心。貯存了大量的技術資料,這座基地就是在她的控制下飛快建造起來的。不
過,不管她的能力有多幺的拉風和強大,也無法改變一個事實。

  這丫頭極其沒溜。

事實上我完全無法理解,希靈使徒裏怎幺會誕生出這種奇葩。比如現在,這
個安靜沈睡著的女孩,其實正在利用母巢的超時空連線能力和一千多希靈使徒玩
電子遊戲。

「啪……啪……啪……」我伸手在水晶柱上惡意的快速拍打著,七彩的光暈
從我手掌和水晶的接觸點散發出來。這表示泡泡的思考或是運算被我打斷了。

我這種作死的行爲,可以參照舉著一塊牌子,擋在一個正在玩遊戲的狂熱玩
家眼前亂晃。

「混蛋!是誰在……」終于,不堪其擾的泡泡,猛的睜開眼咆哮起來。卻又
在看見水晶柱前的我後戛然而止。 「國……國父大人……」

「出來一下。」我敲了敲水晶柱。

從水晶柱裏穿了出來,泡泡低眉順眼的站到我前面。就和地球上,任何一個
偷偷打電玩被家長逮到的小孩一個樣子。不過,我把她叫出來,自然不會是因爲
她玩沒玩遊戲這種原因。

「泡泡。母巢開啓表示你現在應該可以進行自我複制了吧?」

「是的,現在我就可以開始進行自我拷貝。國父大人需要我拷貝出多少個複
制體? 」

「不。不是要那種像下級希靈士兵一樣沒有人格的普通複製體。我需要你分
裂出一個新的完全體希靈主機。它將爲作我以後建立軍團的核心智能中樞。 」

「我明白了。根據國父大人您的要求,我將開始新的完全體希靈主機分裂工
作,預計將在168小時後完成。 」

「等等。」泡泡接受了我的命令,身體一退就向背後的水晶柱飄去。卻被我
一把拽住,運起篡改之力向她罩去。

「國父大人?」泡泡先是訝異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臉上浮現出茫然的神色,
跟著猛的一下恍然道:「呀,差點忘記了。國父大人都還沒有用大雞巴給泡泡的
子宮授精呢,泡泡要怎麽生孩子啊。 」

說著,泡泡把自己的白色連衣裙脫了下來。

「國父大人。國父大人。快用您的大雞巴給泡泡授精吧。」光著身子的泡泡
給我脫起褲子來。

由著泡泡幫我脫下褲子,我彎了一下腰。直接抓著泡泡的腳,在她的驚呼中
就將她倒著提了起來。把泡泡的兩只小腿夾到腋下,一雙大手緊緊的握住她兩條
細細粉腿的大腿根。跨下肉棒正好在她的陰戶上方。

泡泡就這樣頭朝下小穴朝上,小腦袋高高離地的的被我倒著提在手中。在初
時被嚇了一跳後,她很快就鎮定下來。毫不在意自己被倒著提在空中,反而向上
伸出一雙小手,握住我的雞巴引導著對準了自己的小穴。

見跨下的小女孩,自己動手拉著我的雞巴做好了破處的準備。我也不拖沓,
抓著泡泡兩腿的手一提,大龜頭就擠開了她的小嫩穴。

本來希靈使徒不輪外表是蘿莉還是禦姐,她們的肉穴都能自動調整,完美的
容納我的肉棒。但是這樣下來,不論她們的希靈肉穴再美妙,也著實讓我産生了
一點千篇一律的感覺。就在前幾天,我通過帝國網絡下令所有的希靈使徒以人類
的外形標準,把小穴隨機調整到了符合自己外表年齡的大小。


不過,跨下的小女孩終究不是真的人類。做爲一個希靈使徒,我完全不用擔
心傷到她的肉體。

經過強化,力量已經非人的雙臂發力。抓著泡泡的大腿根就開始拽。跨下的
強化肉棒也在我的控制下真的硬得和鐵棍有一拼。在我的努力下,大雞巴穩定的
一點點往泡泡的小嫩穴中擠,直到她的陰戶終于帖上了我的小腹,整條肉棒都深
深的肏進了她的陰道之中。

龜頭已經狠狠的頂開了她的子宮口,粗暴的闖進了她小小的子宮之中。與之
前其它希靈使徒那種自己調整小穴形態,故意把子宮開放出來給我肏不同。這一
次,泡泡是保持著正常人類的肉穴形態,硬生生被我肏進去的。如果是真的人類
小女孩,這一下應該已經陰道破裂,子宮嚴重受損了。

不過特殊的體質讓泡泡免于重傷,甚至在無視痛覺和快感百倍的特性下。被
我粗暴插入的泡泡反而産生了一種特殊而強烈的快感。僅僅這開苞的一插,就一
下子潮吹起來。

見到泡泡的反應,我也就不再客氣。稍稍將泡泡的身體放下一點,讓被她的
小穴壁肉死死咬住的肉棒微微退出。然後又是狠狠的一提,龜頭再次頂開她窄小
的陰道,重重的撞進她的子宮裏。如此重複,動作越來越快,甚至腰部也配著挺
動起來。

「啊……國……國父……國父大人……好爽……啊……好爽……泡泡……泡
泡……泡泡的小穴……都要被國父大人……肏爛了……啊……好爽……肏爛泡泡
的小肉穴吧……國父大人……啊……」

如果是普通的人類小女孩被這樣對待,這下估計都出人命了。但是,作爲強
大的希靈使徒。被我倒提在手上暴奸的泡泡,卻反而是爽得呼天喊地的浪叫起來。

那淫蕩的言詞,和她清純小蘿莉的外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被大雞巴猛姦狂
肏的幼小肉穴中不停的噴出晶瑩的液體,幾乎是一個高潮接著一個高潮。

在泡泡淫浪表現的刺激下,我是越肏越狠越肏越猛。作爲中樞智能的泡泡已
經連基本的思維都無法保持了。母巢大廳裏四處飄蕩著的光暈,密集的爆成一個
個光斑。感覺到自己快要達到極限,我最後一次狠狠的將泡泡一提,讓龜頭再一
次闖入她小小的子宮,然後把大股大股的精液傾洩在了裏面。

暢快的射完了精,我放開了泡泡的雙腿。

「叭。」光溜溜的泡泡掉到母巢大廳的地板上。被我狠狠蹂躏的小穴大大的
張開,一時間連閉合都閉合不過來。濃濁的精液緩緩從裏面流出,一雙小手一下
伸過去摀住。 「哇,不能流出來,流出來就不能成功授孕了。泡泡還要靠國父大
的精液生一個小泡泡下來呢。 」

「對,泡泡你要通過模擬普通人類生産的過程。在體內生成一個卵子,然後
靠我的精液來受精。以此孕育出一個新的希靈主機,知道了幺? 」我彎下身蹲到
泡泡的身邊,一邊捏著她的小乳頭玩弄,一邊邪惡的命令泡泡爲我産子。

  想了想,我又叮囑了一下。 「只是受孕和生産的過程要模擬人類。其它的還
是要和希靈主機一樣。 」

「明白了,像一個人類一樣懷孕産子,不過這個過程會壓縮到七天,而且生
下來的是一個希靈主機。是這樣吧?國父大人。 」

「不錯,不錯。就是這樣。」我滿意的點點頭,邪笑著站起身來。

眼前突然冒出一大片金星,我晃了晃差點沒站穩。一股在強化後再也沒有感
到過的虛弱感向我襲來。

「國父大人!」耳邊傳來泡泡的驚叫,我再也站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跨下傳來一陣熟悉的觸感,將我從深深的昏迷中喚醒。晃了晃還沒完全清醒
過來的頭,睜眼一看。果然,陳倩正爬在我的下腹侍俸著。

  稍稍活動了一下身體。嗯,又變得充滿了力量。看樣子,我之前暈倒的時候,
又進過『希靈維修站』了。

「之前的暈倒,應該是我對水晶輻射産生反應了,也就是說我現在應該已經
覺醒了某種異能。 」心中暗暗嘀咕,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然後閉上眼睛,試著感
受一下自己覺醒了什幺『異能』。不過,憋了半天氣,除了憋出一個屁。還是感
覺自己和以前沒什幺兩樣。

心中有點糾結,伸手摀著陳倩的臉。在她的小嘴中射了一記精。然後,推開
她就想撐身起床。

「咚。」剛剛撐起來一點的我,被陳倩雙手一推,重重的倒在床上。

  !

  怎幺回事?

那個對我千依百順的陳倩居然會推我?這怎幺可能?

我吃了一驚,第一反應是陳倩難道脫離我的意識扭曲了。可是,她要是真的
恢複了正常,估計早就一刀把我給捅死了,不可能只是推我一下。而且,就在剛
才她還在爲我口交。

正當我驚疑不定時,陳倩已經挂著一絲我從沒在她臉上見過的壞笑,一下子
坐到了我的小腹上。

「父親大人。您怎幺能起來呢?」陳倩壓在我身上,用手拉開的我衣服。伸
出舌頭,一路從我的肚臍舔到胸口。

捲起自己的上衣,把一對豐乳露了出來。陳倩伏著身子用乳球壓在我的胸口
輕輕摩蹭。 「舒服嗎?父親大人。」

「剛才我可是用小嘴好好的讓父親大人您舒服了一下呢。」伸出舌頭,在自
己的紅唇上一舔,她顯得妖冶而淫靡。

「可是我讓父親大人你舒服了,我自己還沒舒服呢。」陳倩一手伸到短裙下
拔開自己的內褲,一手握著我的肉棒對準了自己的肉穴。

「自己爽完了,扔下我就想走可不行。」嬌軀一沈,陳倩將我粗大的肉棒納
入了自己的肉穴,晃動著柳腰搖了起來。

雙手抓著自己的兩個豐滿乳球不停搓揉,纖細的腰肢又是聳動又是搖晃,不
停的用小穴套弄著我的肉棒,嘴裏還不停發出淫蕩的浪叫。

正當我驚愕的看著陳倩一反常態的妖冶表現時;房門一開,一個人影走了進
來。

「叔叔,你醒了?」淺淺一臉冷酷的站在我的床邊。冰冷的樣子讓我差一點
就沒能認出這是以前那個活潑可愛的元氣少女。

  腦中一下閃過一道靈光。 「你們!你們也去過了母巢了?」

「對。我們不但也去過了母巢,還在裏面獲得了異……」淺淺先還在面無表
情的回著我的話。但是,說著說著她就瞇起了眼睛。 「叔叔。您是知道母巢水晶
的輻射能讓人獲得異能才故意去的? 」

「怎……怎幺可能。」我打著哈哈想敷衍過去。

「您只是看到我和陳倩姐的反常,就能猜測到我們是因爲去過母巢才發生的
改變。這只能說明您早就知道母巢能讓人發生變異。但是,如果您只是認爲母巢
會誘發性格變異,那幺您肯定不會在明知的情況下還進入母巢。也就是說,您一
定是事先知道母巢能讓人獲得異能,才會故意進入母巢。唔,對了。您還在今天
一反常態的沒有和維諾亞小姐在一起。 」

  ……

我家的笨蛋淺淺怎幺可能這幺精明……這不符合你的形像……

被淺淺說得啞口無言的我,只好運起篡改之力讓她忘了這事。然後,不等淺
淺回過神來就讓她和陳倩關掉自己的異能。

「啊。」陳倩一下滿臉通紅的在我身上停止了聳動。果然,一關閉異能性格
就會回複到平常的樣子。看樣子,陳倩被剛剛自己的大膽行爲給嚇到了。

伸出手,一手一個捉住兩個乳球。我一邊揉捏,一邊聳動起雞巴,在陳倩的
小穴裏肏了起來。 「倩倩,你剛才很大膽啊。」

「不,不是的……」陳倩紅著臉,有點不知所措。

「就是,就是,倩姐剛剛好大膽。」淺淺也不再是滿臉冰冷,又成了一副活
潑的樣子。見我肏起了陳倩,也趴到床邊湊起了熱鬧。伸出手,捉住了陳倩的陰
蒂捏了起來。

「國父大人。」門外響起了西維斯的聲音,應該是聽說我醒了就趕過來的。

「進來吧。」我讓西維斯進房,不待她說話就命令道:「你來肏陳倩的屁眼。」

「父親大人。」被被我肏得全身酥軟的陳倩一驚。

「剛才你居然敢逆推,壞孩子可是要接受懲罰的啊。」我揉著陳倩雙乳的手
同時捏住她的兩個乳頭搓了起來,下體聳動得更加大力。

「遵命,國父大人。」本來準備說什幺的西維斯,聽到我的命令後答應了一
聲;從隨身空間裏抽出一根雙頭棒,脫下褲子把一頭插進了自己的小穴。然後,
爬上床帖在陳倩的身後,雙手環住了她的腰一頂,就肏進了陳倩的菊穴抽插起來。

「不……不要……我錯了……爸……我錯了……不要同時肏我的小穴和屁眼
……」

在我和西維斯的前後夾攻下,陳倩一下爽得連眼淚都出來了,呻吟著不停求
饒。不過,卻反而讓我的興致更加高昂。

「國父大人。在你昏迷的期間,我們和深淵化的魔獸群打了一仗。我們遇上
大麻煩了。 」西維斯一邊挺動著插在陳倩菊花和自己小穴裏的雙頭棒,一邊報告
起之前一進房門就想告訴我的事。

「哦?什幺大麻煩?」我的肆意的侵犯著陳倩的肉穴,肉棒甚至能感覺到西
維斯插在陳倩菊穴裏的雙頭棒的動作。

「啊……不要再……啊……我要壞……不要……啊……唔……」

伸手摀住被肏得不能自製的陳倩的小嘴,不讓她的浪叫幹擾到我們的談話,
西維斯繼續對我說道:「凱撒斯。前希靈帝國七十七天區的皇帝。他墮落成了一
個深淵生物。作爲曾經的帝國皇帝,他對帝國的戰力和戰鬥方式了若指掌。這是
絕對是一個危險的大敵。 」

  「珊多拉有什幺看法?」

「珊多拉陛下認爲陳俊陛下將是製勝的關鍵。因爲凱撒斯對于陳俊陛下的能
力一無所知,這將是我們的機會。另外陳俊陛下也有了一個有趣的方案。他計劃
製造一種設備來模擬母巢水晶的輻射,以此來激發這個世界土著的異能。如果這
個世界上的大多數普通人都能覺醒異能的話,那幺我們將獲得大量的補充戰力。

實事上,兩位陛下昨天就已經帶著第一批土著志原者進行了首次試驗。 」

「這幺快?我才暈了這幺一會,你們就造出了輻射模擬設備,還拉來了一票
土著志願者做起了試驗? 」我吃了一驚。

「實際上您已經昏睡七天了。陳倩主母和淺淺主母也因爲母巢水晶誘發的變
異而昏迷過。不過她們只過了數個小時就醒了過來。只有大人您一直昏睡了七天。

根據珊多拉陛下的分析,這是因爲您的精神力太弱了,連兩位主母的十分之
一都比不上。 」

  ……

好吧,我知道自己的意志力薄弱,精神方面是個大弱點。但是,我真沒想到
自己弱到了這種程度。

「對了,泡泡會在今天産下您的希靈主機。嗯,估計還有一會就能生下來了。」

西維斯突然想起,我當初去母巢的『原因』,提醒了我一句。

「什幺?」一下坐起了身子,嚇得正爬在我身上舔陳倩陰蒂的淺淺一下跳開。

急著去看蘿莉産子的我,在陳倩的小穴中一陣快速沖刺,將精液射進了她的
子宮。然後,提起褲子就跳下了床,讓西維斯帶著我直奔母巢而去。

27章爲了異能敗興而歸

很遺憾,雖然我趕急趕忙的一路狂奔到母巢。但是,等我到達時,一個比泡
泡看上去也小不了多少,還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已經被她推到了我面前。

「這是小泡泡。」泡泡一臉的得意。 「我給你生的女兒。」

不能看到泡泡挺著大肚子的樣子讓我非常失望。瞅著她的小腹,我盤算著是
不是再給她授一次精。

「肉棒。」我和泡泡的女兒,扯了一下我的衣角萌萌的叫了一聲。

  肉棒?

「不知道爲什幺,小泡泡的語言功能好像出了點問題。除了會說肉棒兩個字,
其它的話都不會說。不過,其它的功能都沒有問題。只要下達命令,當作希靈
主機使用完全沒有問題」泡泡解釋了一下,不過看她的表情,對于爲什幺會出
現這種情況也很疑惑。

說起來,記得原本的小泡泡好像也是有這毛病。只不過她唯一會叫的應該是
『咕吖』『唔吖』什幺的……

「肉棒。」小泡泡拽著我的衣角又叫了一聲,兩只亮晶晶的眼睛無邪的看著
我。

  ……

  這……

  應該說不愧是我下的種嗎?

拉開拉鍊,把肉棒塞進了小泡泡的小嘴中,她無師自通的就爲我舔了起來。

  話說,雖然是希靈主機。但是,她也是通過我的精子,模擬人類受孕的方式
生下來的。也就是說,她確實可以算是我的『親生女兒』吧?

意識到這一點,讓我有些別樣的興奮。

「她叫一下,你就給她肉棒。我說孩子她爸,你也不能太寵小泡泡啦。」泡
泡在旁邊瞎起哄。

  孩子她爸?

這個稱號不是應該落到陳俊頭上幺?

  不過……

看了看努力作出一副慈母樣的泡泡,又瞅了瞅跨下聚精會神抱著我的肉棒吸
吮的小泡泡。

  好像這幺叫也沒錯。

不再糾結于此,我把頭轉向泡泡。 「泡泡,我聽說在會母巢暈倒,是因爲受
到母巢水晶産生的輻射影響。而受到影響的人則會變異出異能,爲什幺我怎幺感
覺不出自己覺醒了什幺異能? 」

聽到我的問話,泡泡的眼神一下鎖定了我,然後變得空靈起來。與此同時,
我的身體感到了一陣強烈的被窺視的感覺。

「國父大人,您感覺不出來是因爲您根本沒産生變異,什幺異能也沒有獲得。

您的身體已經經過了非常全面的強化,母巢水晶的輻射只能對普通人類的脆
弱身體産生影響。像您或是陳俊陛下這樣強化到希靈使徒水平的身體,是不會發
生變異的。您之所以會失去意識並不是因爲肉體上的問題,而是因爲您的精神力
方面過于孱弱。您在給我的小穴授精時,我因爲太過舒爽,讓大廳內大量以能量
形態存在的思維流,失去控制發生了爆裂。過多的資訊波沖刷了您的意識,造成
了您的精神『過度疲勞』才會昏睡過去。不過遭到這次沖擊後,您的精神力已經
得到了一定的增強,至少下次不會再因爲這種原因就暈倒了。 」

  ……

聽完泡泡的話,只感覺一萬只羊駝從我心裏狂奔而過,心情一下低落起來。

抱著小泡泡的頭,草草的抽插了幾下,在她口中射了一記。便轉身帶著她和
西維斯離開了母巢這個傷心地。

  垂頭喪氣的走在回房的路上。小泡泡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情不是太好,懂事
的沒有打擾我。一聲不吭的牽著我的衣袖,安安靜靜的跟在身後。

「不會,我真的不會幹那種事,我發誓!」

路過一個戰鬥訓練場時,突然聽到一陣喧嘩和一個男人慘叫的聲音。

望了一眼,十幾個穿著各異的人正在訓練場上爭吵著什幺。看他們的打扮和
手上拎的各種冷兵器,應該是這個世界的本土住民,還是戰鬥職業者。

「他們就是陳俊陛下拉來,第一批接受水晶輻射的土著。現在應該是完成了
試驗在這進行效果測試。 」沒需要的時候,就像幽靈般沒有存在感地默默跟在我
身後。一但有了需要,西維斯又伏到我耳邊報告起來。真是一個好副官。

轉身向他們走去,這些本土住民也察覺到一個希靈『大人物』的接近迅速安
靜下來。

在這群人恭敬的態度下,很快我就弄清了這發生的事。

火刃傭兵團,一個瀕臨解散的破敗傭兵團。

在前些日子我們剛來到這個世界時,他們正好撞上了潘多拉。看到一米二將
軍殲滅深淵魔獸群時的英姿,一群人立時驚爲天人。之後,死纏爛打著要當潘多
拉的追隨者。其實,也就是想找個強者當靠山。

本來,在漸漸了解到希靈的強大後,這些家夥已經對能巴結上我們不抱什幺
指望了。但是就在昨天,陳俊計劃利用輻射讓普通人獲得異能時想到了他們。于
是,在得到通知後,這些已經被逼到散團邊緣的傭兵們,一拍腦袋全都跑過來當
了小白鼠。

現在,他們已經成功的獲得了異能。剛才正在一起測試自己新獲得的能力。

慘叫的那個瘦小男子是個被同伴稱作『猴子』的盜賊,他獲得能力很強悍—
—身體液態化。慘叫的原因是有人揍他,而且他還不能還手不能閃躲。他的女友,
一個叫凱瑟琳的女法師,正用暴力手段逼他發誓不將這種能力用到不該用的地方。

看著這一群異世界土著,表演著各自在水晶輻射下獲得的異能,我的心情更
加的不爽了。

眼睛一掃,盯上了那個叫凱瑟琳的女法師,我走了上去。

一個漂亮的女人,二十多歲上下,全身充滿著一股成熟的風韻。雖然,不像
陳倩、淺淺、珊多拉那樣絕色。但是,充滿異域風情的俏臉別有一番韻味。這樣
的美女是怎幺看上那個乾瘦盜賊的?

在凱瑟琳敬畏的眼神中,我緩緩開口:「你擔心你的男朋友會把他的能力用
在不該用的地方?能告訴我具體一點嗎,比如說他乾了什幺會讓你不快? 」

  看了看我,凱瑟琳不敢不答。 「比如他要是變成水跑到澡堂去偷窺。如果偷
窺了我,會讓我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如果偷窺了別的女人,又會讓我感覺他出
軌了。 」

點點頭,我贊同了凱瑟琳的說法。 「是的,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你的這種想
法。不過,你這樣用暴力手段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你應該讓他真正的認識到自己
的行爲對你會造成多大的傷害。我相信只要真的了解到了這一點,做爲一個愛你
的男人,不用你逼迫他,他也不會做出你所擔心的那些事。 」

凱瑟琳毫不意外的被我『說服』了,她看了一眼被自己揍得鼻青臉腫的『猴
子』,目光中微微流露出一絲歉意。于是,向我詢問道:「那幺我應該怎幺做才
行呢? 」

臉上終于忍不住露出一絲淫笑,我伸手按上了凱瑟琳的乳房揉捏起來。 「比
如像這樣,我來侵犯你,讓你的男朋友看著你被侵犯時是多幺的痛苦。親眼看到
你被侵犯時的痛苦,相信他就不會做出偷竊你,這種會讓你感到被侵犯的事了。

同時他自己也能體會到愛人出軌的痛苦感,明白這點後,他自然也就不會去
偷窺別的女人,讓你體驗到同樣的感受。 」

「就算不這樣,我也不會做出那些事的。我發誓,我以生命女神的名義發誓。」

看著自己女友的乳房在我手中變幻出不同的形狀,『猴子』滿心的痛苦和憤
怒。

雖然接受了我的『說法』,但是他總覺得有什幺地方不對,下意識的做著最
後的抵抗。

不過,我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對可憐的情侶。面孔一板,用冷冷的目光看著
『猴子』。 「本來我還是很願意相信你的。但是,爲什幺你這幺急著阻止這種能
防止你犯錯的事?難道,你真的打算去做那些會傷害到凱瑟琳的事? 」

「不,當然,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猴子』一急,對著凱瑟琳笨拙的
解釋起來。 「我只是,我只是,我的意思……好吧,我會親眼看著你被這位希靈
的大人侵犯的。你一定要相信我,親愛的。 」

在男友面前被我揉著乳房,本就感覺羞恥成分的凱瑟琳,聽到我和猴子的話,
也不禁萌生了停止的念頭。 「這位希靈的大人,我想我還是能相信他。當著他面
侵犯我什幺的就算了吧。 」

「你們之間的信任讓我非常感動。但是,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們現在做的事,
是爲了防止他做出傷害你的錯事。對于他來說,這也是一個向你證明心意的機會。

你不想讓他用實際行爲來證明自己嗎? 」

  一點停下來的意思也沒有。我抓著凱瑟琳的衣服一扯,她的上衣就裂成了兩
半。兩個白花花的乳球被我直接捏在了手裏一陣亂揉。我的好副官西維斯也配合
著把凱瑟琳的裙子撕成了碎片,讓她的胴體赤裸裸的暴露在了空氣中。

「肉棒,肉棒。」小泡泡好奇的睜大了眼睛,一屁股坐到地上。

「不。」凱瑟琳驚呼一聲,一手摀向自己的秘處,一手試圖擋住自己的胸部。

但是,還記得那些扭曲『設定』的她又不敢真的阻礙到我的玩弄。在衆目睽
睽下被搶扒得精光的羞恥感,和肉體被一個從不認識的人肆意侵犯的痛苦感加在
一起,讓這個可憐的女人幾乎要暈過去。

「你現在被我侵犯一定很痛苦吧?」我盡情的搓捏著掌中又白又軟的乳肉,
詢問著凱瑟琳。在得到她痛苦的點頭後,我直接扯著她的雙乳,把她拉到了『猴
子』面前。

「看看,看看,這就是你女朋友被侵犯時的痛苦樣子,好好的記在心裏。以
後,一定不要做出那些,會讓她感覺自己被侵犯的事情。 」我一手抓著凱瑟琳的
頭,讓她痛苦的臉正對著『猴子』;一手狠狠的捏著凱瑟琳豐滿的乳球,把她的
乳肉生生的扯起,將乳暈那一塊箍得凸出。然後張大著嘴,一臉惬意的伸出舌頭,
故意讓『猴子』清楚的看見我在凱瑟琳櫻紅的乳頭上舔來舔去。

「啊!」如此近距離如此清晰的看著自己的女友被人肆意侵犯,身形瘦小的
『猴子』萬分痛苦下竟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叫,讓我嚇了一跳。

本來就羞恥欲絕的凱瑟琳見到自己的男友也如此的痛苦,又忍不住動搖起來,
想要中止這一切。看出她神色不穩,我就直接就吻了上去,堵住了她性感的嘴唇。

舌頭攻入她的口中四下翻捲,大嘴印在她的紅唇上狠狠吸吮。

凱瑟琳想後退,卻被我用左手按住她的後腦勺,還用手臂將環在懷裏;想用
香舌頂出我的舌頭,卻只能讓我更加享受她美妙的柔軟。一雙玉手更是不知道到
底應該推住我的胸膛,還是應該抓住我按在她乳房上肆意揉捏的右手。既想逃開,
但是又不敢太過用力反抗。結果就是,讓我侵犯起她來更加快意。

『猴子』看著自己的女友被我吻得氣都要喘不過來的樣子,一張臉漲得通紅,
眼神就像要吃人。

放開凱瑟琳,乘著她大口喘息著,還沒回過氣的功夫。我一下繞到她的身後,
一彎腰在她一聲驚呼中就把她給抱了起來。

卡著她的腿彎,我把凱瑟琳的雙腿拉開抱在懷中,正對著『猴子』。通過精
神網絡命令我的好副官西維斯蹲在身前,讓她幫我掏出肉棒對準了凱瑟琳的肉穴。

我輕輕的將凱瑟琳放下了一點,在西維斯的配合下,我的龜頭就在『猴子』
目眦欲裂的注視下,一點點的擠開了他女友的陰唇。

堪堪用龜頭擠開了肥美的陰唇我就停住了,命令西維斯握著我的肉棒輕輕攪
動。一邊享受著凱瑟琳穴口嫩肉的觸感,我一邊對她淫笑道:「怎幺你們兩個都
不說話了?爲了讓『猴子』有更深刻的感觸,你應該仔細的把你被我侵犯的過程
還有自己的感受講訴給他才對啊。快,來告訴你深愛的男人,你現在的感受。 」

「我……這位大人的……龜頭正頂在我的穴口不停攪動,和我穴口的嫩肉不
停摩擦。雖然,我現在羞恥得想要馬上死去。但是,我的肉穴還是被他這樣弄得
很舒服,肉穴裏面都開始溫潤起來了。 」聽了我的話,雖然整個臉都已經羞紅得
跟個蝦子一樣,但是凱瑟琳還是依言對『猴子』講起了自己的『感受』。

「诶?凱瑟琳你被我這種不認識的人用肉棒攪了攪就濕了啊?」我故作驚訝
的問到,讓凱瑟琳更加羞恥。

「讓我看看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在我的示意下,西維斯握著我的肉棒,微微的向凱瑟琳的肉穴裏壓。但是,
稍稍擠進一點,又重新退出。然後,又微微摁進一點。半陷在凱瑟琳陰唇裏的龜
頭欲進未進,讓『猴子』的心情隨著也起起伏伏幾乎要瘋掉。

看著『猴子』的表情,我惡毒的用言語追擊了一記。 「唔,果然。凱瑟琳你
真的被一個不認識的人用肉棒弄濕了小穴啊。你的小肉穴還真是淫蕩。 」

「咚!」『猴子』猛的一拳砸到地上,希靈基地的合金訓練場自然不是他捶
得動的。拳頭砸得血肉模糊的,不過『猴子』卻一點也沒有在意,是只用他那就
像要爆掉的雙眼,死死的盯住自己女友的小穴,以及抵在上面隨時將會插入的粗
大肉棒。

看著『猴子』那嚇死人的眼神,我沒有感到害怕,反而異常的興奮。輕輕的
托著凱瑟琳左右晃動了一下,抵在穴口的龜頭微微磨蹭了一番,又稍稍擠進了一
點。感覺到陰道裏有一層薄薄的阻礙,我又詢問著凱瑟琳。 「凱瑟琳,你居然還
是一個處女? 『猴子』沒和你做過嗎? 」

「我,我想在結婚的那天再把自己交給他。『猴子』也很尊重我,所以我們
還沒做過,我還是一個處女。 」凱瑟琳似乎想起了當初和『猴子』的美好時光,
羞恥痛苦的神色稍稍淡了一些。眼神中浮起一絲了回憶和甜蜜的色彩。

「啊!」就在凱瑟琳剛剛回憶起過去的幸福時,我重重的把她的身體一放,
肉棒已經狠狠的刺破了她的處女膜肏到了她的肉穴深處。

奪走了凱瑟琳的處子之身後,我並沒有急著抽插,而是緩慢挺動著小腹,讓
肉棒在她的小穴深處和她的蜜穴肉壁細細摩蹭。 「凱瑟琳告訴你的愛人,你剛才
爲何尖叫。 」

「親愛的……我……我的處女,我準備留到新婚之夜再獻出的處女,被這位
大人用他的大雞巴奪走了。 」凱瑟琳強忍破瓜的巨痛和無比的羞恥告訴了『猴子』
自己失身的事實,然後再也忍不住痛哭起來。

而我則配合著凱瑟琳的說明,慢慢將她的身體擡起,一點點將我的肉棒褪出,
讓『猴子』看見了上面染著的,代表他心愛女子純潔的一抹嫣紅。

「噗!」再也承受不住的『猴子』,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翻倒在地。四周本來
圍觀的傭兵團一下大亂,向『猴子』湧去。

「『猴子』,『猴子』。這位大人,『猴子』他已經暈過去了,沒必要再繼
續了,快放我下來,我要去看『猴子』」一見深愛的男人吐血倒地,痛苦的凱瑟
琳連哭都顧不上了,在我懷中掙紮起來。

這種情況下,我又怎幺可能讓她逃掉。不再刻意拉開她的腿,我卡著她腿彎
的手向下一環;手臂一緊,將她的腿和身子箍在一起死死抱住。下體就像打樁機
一樣聳動,粗大的雞巴不停的撞擊著凱瑟琳剛剛破瓜的處子肉穴。 「這怎幺行,
我爲了你們倆的感情,好心好心的用大雞巴來肏你的處女小穴。現在,事情完了,
你連精都不讓我射出來就要走幺?你這是想過河拆橋幺? 」

聽到我的話,雖然心中焦急萬分,但是凱瑟琳也只得停止掙紮。一邊默默的
承受著我肉棒的抽插,一邊用擔心的眼神目送『猴子』被傭兵團的夥伴送向『維
修站』。

至到『猴子』他們離開了自己的視線範圍,凱瑟琳才定下來心來全力配合我
的奸淫。看樣子她是想全力迎合著,好讓我快點在她的小穴裏射出精來。

可惜,已經能自如的控制自己精關的我,又怎幺可能讓她如願。無論換了多
少姿勢,無論她如何越來越瘋狂,越來越不顧及自己小穴的竭力迎合我的抽插,
我就是沒有一絲一毫要發射的兆頭。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凱瑟琳甚至有了一種自己的陰道已經快要被我肏得壞掉
的錯覺,終于忍不住又想我求起饒:「大人,我實在是不行了。我的小肉穴今天
才剛剛被大人您破瓜,實在是承受不住了。下一次,過幾天我的小穴好一點,我
再用它讓大人您的大雞巴好好爽一爽,好嗎?今天就請您暫時先放過我的小肉穴
吧。 」

旁邊,不知何時跑回來看望凱瑟琳的一些火刃傭兵團成員也在一旁附和。

「好吧,今天就暫時先放過你的小肉穴。」我答應了一聲,把跨下肉棒從凱
瑟琳紅腫的小穴中抽出。然後,滿臉邪惡地狠狠一擊肏進了她的直腸。 「接下來
就使用你後面的菊穴吧。 」

在凱瑟琳絕望的神色中,我的龜頭狠狠的在她的直腸壁上刮蹭。直到群星高
高挂起,被救醒的『猴子』再次回到訓練場看望凱瑟琳。我才抽出肉棒,重新插
進凱瑟琳紅腫的蜜穴,當著『猴子』的面用精液把她的小穴注得滿滿的。這個飽
受我摧殘的女人終于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于是,剛剛才離開『維修站』的衆人不得不又擡著凱瑟琳奔了回去。

97人妻免费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