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金山夜话》主持人金山因病离世,享年63岁

精彩内容:

濟南廣播電視台原節目主持人金山,

因病于2021年6月10日19時10分

在濟南離世,享年63歲。

金山,原名李建明,曾主持濟南新聞廣播《金山夜話》節目。全國金話筒百佳主持人獲得者,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濟南市朗誦藝術家協會副主席,濟南市作家協會原理事。

金山連續多年被評爲濟南廣播電視台首席主持人,2018年7月退休。著有《聽見》《選擇》《教養》等書籍。

“你什麽學曆?

朋友,還是得多讀書啊!”

在不少濟南人回憶中,小時候每天晚上總是伴著收音機裏播放的《金山夜話》入睡,犀利、魔性的語言曾經陪著一代人歡笑、成長、變老……

公開資料顯示,金山,男,祖籍江蘇,出生在哈爾濱,6歲時隨家人來到濟南;畢業于傳媒大學,資深節目主持人、著名情感問題專家、作家。曾經入選《電視藝術年鑒》、《當代藝術界名人錄》、《世界華人藝術界名人錄》。著有《金山夜話》、《聽見》、《選擇》和聲像版《叁十六計與人生》,皆面向全國發行。

1994年創辦《金山夜話》節目,是第一位將征婚男女推向廣播的節目主持人,被譽爲“台帝”。在尼爾森廣播晚間節目收聽率排名中,《金山夜話》名列榜首。著名文化學者于丹稱,《金山夜話》是廣播領域的“濟南現象”。

“金山語錄有些是假的”

導播王肇軒與金山合作已經有叁四年,在他心目中,金山很敬業。“年叁十、年初一他都堅持直播,有時我勸他歇歇,可他說城裏人有娛樂,鄉下人沒有,過年看完春晚,他們就等著《金山夜話》呢。”

對于網上流傳的《金山語錄》,王肇軒覺得無奈。“有些是假的,而且很多是斷章取義,很多話其實要在真實的語境中理解。”他說,“金山老師最大的特點就是犀利,一針見血。論話題性,他在濟南數第一。”

話題背後是感悟,感悟背後是真實的生活。上網、讀書、寫字,但金山過的並非足不出戶的生活。

作爲曾經的文藝男青年,金山至今保留著非常“文藝範兒”的愛好:坐公交車去逛老街巷。曲水亭街、大明湖、泉城路等地,都是他打發閑暇時光的去處。

一大片古風古韻的老建築躺在濟南冬天的陽光裏,置身其間,金山感覺城市充滿了靈性。“看看老街巷也是想存儲一些記憶。”他說,作家冰心說過,“爲著未來的回憶,小心著意的描你現在圖畫”。

“不聽我節目的人才拿這些說事兒”

金山,很多人喜歡他,也有一些人指責他。在節目中發火、打斷別人……這些都是金山被人非議的談資。對于這些事兒,他自己是如何解讀的呢?

記者:節目中你會“勃然大怒”,你的脾氣大麽?

金山:我的脾氣不大,但節目中出現一些起伏,存在傳播規律的需要。《金山夜話》是一對一聊天,拿捏著說話完全沒必要。

記者:有人說你在節目中對女孩兒態度好,怎麽解釋?

金山:我對女孩態度好,那是因爲人家對我的態度也好;語言溝通是雙方互相溝通,兩個人的情緒得搭。常聽《金山夜話》的人是不會提這種意見的。

記者:哪類聽衆容易被打動?哪類人不容易被打動?

金山:最好打動的是都市年輕人;最不容易打動的是老農民,因爲他們最接地氣。

記者:有人質疑你打斷聽衆說話,顯得很不尊重對方?

金山:我打斷聽衆的話是因爲我知道他接下來要講什麽。

記者:你似乎習慣于戴著墨鏡拍照,出門也是,爲什麽?

金山:主要是不想讓別人認出我來,麻煩。

記者:現代人婚姻關系頻頻亮紅燈,“小叁”成了個話題,你怎麽看?

金山:在夫妻關系的維護上,有一個基本的原則,那就是女人要把握住男人的精神,男人要把握住女人的身體。女人把握住男人的精神,就是女人要讓男人的心在你這裏,要懂得男人,男人身體出軌不可怕,只要心還在家庭中,還在妻子這邊,就可以接受,這不是原則問題;但女人一旦出軌,就無法原諒了,因爲她必定是心先出軌,身體才會出軌。

退休“潮男”:

專注養生和陪伴家人

金山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消失在大衆視野裏,大家都好奇他去哪了?原來他退休了。

記者曾采訪過退休後的金山,他依然是大家印象中的樣子,戴著墨鏡,身穿天藍色圖案襯衫,打扮時髦,一點不像退了休的人。與記者上次見他不同,退下來的金山顯得從容平和。

得知大家對他的,他非常高興並表示感謝。“很多人問我怎麽著了,其實我只是正常退休。”金山說,在退休前一年他的身體就亮起了紅燈,體重暴跌十幾公斤。“到處看醫生也沒查出毛病,最後看中醫發現是長期熬夜工作導致的身體失調。”因此,退休後的金山主要以養生爲主。

25年的工作生涯中,金山沒有休過一個節假日,沒有一次早睡過。“退下來漸漸適應了正常作息規律,能享受六七點吃晚飯,九點睡覺的狀態。”有時他還會去千佛山公園聽裏面晨練的老人聊天,學習養生之道,“聽他們說多曬太陽對身體好。”

家人也是金山工作25年來的虧欠,接下來的生活他也將側重陪伴家人,幫家人做做飯,爲他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兒。

“此外,我還要繼續充電。”過去一直馬不停蹄做節目,都無法靜下心來認真思考或學習,退休後的金山決定爲自己補上這一課。“讀書讓我重新打開了一扇窗,讓我的視野開創出新的天地。”他還打算學一門樂器,充實自己的精神後花園。

談工作

25年彈指一揮間,但沒有遺憾

從節目1994年開播至今,已經走過25年曆程。“聽起來時間很長,但真的是彈指一揮間。”金山說,幸好,他沒有遺憾,“從它創辦到持續火爆25年,我一直十分敬業十分努力去完成,而且本身也是我喜歡的工作。”

但世間沒有任何事物是完美的,金山坦言,《金山夜話》這檔欄目因爲持續的火爆而將他局限在了這個固定的模式和框架裏,幾乎沒有提升,讓自己的能力和實力沒有真正釋放出來。

在他看來,25歲的《金山夜話》正處于青年期,他對這個節目依然滿懷深情,退休有些意猶未盡。

回憶起自己的工作生涯,金山也是感觸萬千。“我做這檔節目最大的感觸就是,任何事情都需要集體的力量去完成。”

他懷念爲了幫聽衆解答問題累到嗓子幹啞的經曆。

當然,他更難忘聽衆們對他的愛。“一位76歲的老阿姨參加我的簽售會,她拉著我的手說,從56歲聽你的節目,如今76了,熬不了夜了,不能聽了。”還有一位聽衆,從節目得知他不舒服,做了一大盒炖牛肉送到了電視台門口,至今,金山還保留著那個充滿愛的飯盒。

來源:FM1058濟南新聞廣播、齊魯晚報、生活日報

【免責聲明】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