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极品少妇让我欲仙欲死

精彩内容:

第一章 34D,女神!
  炎炎熱夏,陽光像是毒箭一般的刺透了臉部皮膚防禦層,站在警衛台上,汗水順著臉頰流淌下來,“啪啪”的落在草綠色的制服上,就像是抽自來水一樣,這天熱得要命。
  我一動不動,眉毛上的汗水浸透下來,路過睫毛,在眼睛裏酸澀無比,NND,那該死的安全主管又把崗哨台上的傘拿走了,這分明是在欺負我這個剛剛進入保安部的新人,不過無所謂,天將降大任于斯人……斯你大爺啊……老子熱死了!
  ……
  我叫李逍遙,這是一個不平凡的名字,想必爹娘對我的未來寄予厚望,希望我成爲鋤強扶弱的少俠,而我卻辜負了父母,長成了一個無比平凡的人,在杭州市某科技公司任職保安兩個月不到,受盡人間極致的羞辱與磨練,叁天兩頭斷頓,這工作沒有叁金沒有餐補,就連制服都不完整,每天都被安排在中下午值班,苦得像是從苦瓜汁裏擰出來一樣。
  而且,天天幻想公司裏制服美女多,但是過來兩個月了才發現,公司裏那群妞不化妝都能嚇死一頭驢,就算是化妝了也能嚇你個大小便失禁!
  ……
  目光一斜,不遠處,公司大樓裏出來了一個女人,這女人我認識,是業務部的妞,王妍,被稱爲業務部之花,胸型腿型9分,臉型1分的貨!
  王妍認識我,款款擺著纖腰走了過來,高跟鞋至少7厘米,將一雙雪白的腿襯得無比修長豐盈,她一路走來,忽地在哨崗邊站住,看著我,笑了:“李逍遙,後天就是《天命》開服的日子了,怎幺,你還想把保安這份工作幹到死嗎?要不跟了姐姐吧,我們業務部要組個遊戲團隊,你過來給我們當打手啊?你看,我拿到限量版遊戲頭盔了……”
  我瞥了一眼,那白色頭盔確實最近發行的天命頭盔,一個頭盔就足足1萬RMB,而我一個月薪水就1000,似乎跟我關系不大。
  目視前方,我不卑不亢道:“對不起王姐,我還要工作!”
  王妍提著遊戲頭盔,忽然彎彎腰,露出了衣襟處澎湃飽滿的兩團峰巒:“喲,姐姐就是喜歡你這冰冷冷的勁兒,你好好考慮吧,改變主意了就來找我,我包你叁餐和遊戲點卡,並且……”
  她欠身看著我,圓潤挺翹的臀輕輕一擺,風情萬種的一笑:“並且你表現不錯的話,有特殊獎勵哦!”
  ……
  繼續沉默,女人識趣的裏去了,看著業務部之花揚長而去,我松了口氣。
  身後,安全主管老余咳了咳,笑道:“李逍遙,這業務部之花對你有點意思啊?”
  我默不作聲,繼續站在那裏值崗,烈日的炙烤下,整個人像是一只快要熟了的澳洲烤雞,甚至我感覺自己就快要冒煙了。
  其實,讓我動心的不是這女人,而是那遊戲頭盔,《天命》是一款耗費10年開發的擬真遊戲,真實度高達97%,遠遠超過了之前那些只有39%最高擬真度的大型遊戲,而我身爲一個骨灰級遊戲菜鳥,不可能不心動,只是可惜,我這工資連點卡錢都付不起,更別提昂貴的遊戲頭盔了。
  身體微微一顫,正在我懷疑要被烤焦的時候,遠處的老余突然喊了一聲:“李逍遙,別值崗了,柳總讓你去一趟攝影部,今天是周末,那裏正在拍一組模特片子,缺人搭把手!”
  “嗯,知道了。”
  ……
  攝影部位于公司7樓,一般都會請一些明星或者模特拍攝一些公司産品的花絮作爲宣傳之用,今天又不知道來了誰了。
  一進7樓,攝影部的工作人員就認出我了:“李逍遙,快去攝影棚那邊幫我們搬搬箱子……”
  果真如此,我是搬箱子的命!
  “HI,你小子知道今天拍誰嗎?”他摟著我的肩膀。
  我搖頭:“不知道,拍誰都跟我無關。”
  他笑了:“你可真是榆木疙瘩,難怪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沒有女朋友!!!
  五個字字字千鈞,猶如5個重拳轟在我的心坎上,徹底傷了我的自尊心!
  “是什幺人啊?你那幺興奮?”我問。
  “一個大明星啊,而且是超級美女的那種,總之你小子今天有眼福了,能親眼看到一線明星,那是你的福氣!”
  “呸,什幺明星,我來搬箱子的!”
  “……”
  ……
  進入攝影部,箱子沒有搬幾個,攝影部主管就開始吆喝了:“李逍遙,去13號倉庫拿一個梯子過來,快點去!”
  “好!”
  我是公司一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我這種覺悟其實早該升CEO了!
  飛奔到倉庫門,門正鎖著,不過我有鑰匙,嘩啦啦的掏出一串鑰匙,確認一下,開門!
  “嘩嚓!”
  鑰匙扭開鎖,我迅速拉開門,卻聽到一聲驚呼,隨後,眼前的一幕讓我幾乎石化了——
  眼前一花出現了讓人鼻血狂噴的一幕,那是一個身材超火爆的年輕美女,似乎正在換衣服,手裏拿著一個粉色的文胸,還沒穿上,胸前圓潤挺拔的雙峰在空中微微一顫,兩朵粉紅的草莓盡收眼底,再往下看,一條薄薄的絲帛裹著讓人窒息的部位,下方便是一雙粉雕玉琢的長腿,美得不可方物!
  她驚愕到無以複加,站在那裏,過了足足兩秒鍾才急忙護住胸脯,看著我,一雙絕美的眸子裏透著嗔怒之意,卻又非常冷靜的說了句:“你是誰!!”
  我也驚呆了,沒有說話,飛速拉上門!
  整個人幾乎快要窒息了,靜靜的站在那裏,摸摸鼻子幸好沒出血,裏面也沒有什幺聲音,這女人的外貌和裝束都清新脫俗,根本就不是我們公司那些妞的層次,並且氣質不凡,不出意外的話,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明星了,靠,我到底幹了些什幺?!
  1.7米身高,容貌10分,身材10分,34D,沒跑兒了!
  我心底猶自蕩漾了一下,這輩子可算是沒有白活了……
  看看這扇門,上面的牌子是更衣室B號,原來是B號,我看成13了,哪兒是什幺13號倉庫,這是哪個魂淡設計的門牌,B分得那幺開!!
  ……
  十分鍾後,戰戰栗栗的抱著梯子來到了攝影部。
  台上,明亮的燈光聚焦在一個人身上,那是個身穿紫色時尚服裝,手捧著我們公司産品的美女,笑容可掬,美得讓人心醉,靜靜的坐在那裏,猶若處子,出塵的氣質讓我們的攝影師都不爭氣的看呆了,不過我卻暗暗心驚,這妞不是別人,果然就是那個34D,完蛋了,我果然捅婁子了!
  “咔!”
  梯子放下,我小聲道:“主管,梯子拿來了,還有別的事情嘛?”
  攝影部主管正看著美女的大白腿,抹了抹口水,對我說:“沒事了,你先回去吧!”
  “好……”
  我如臨大赦,正要走,那聚光燈下的超級美女卻站起來,看著我的方向:“那個穿保安制服的人,先別走……”
  攝影部主管一驚:“林小姐,怎幺了?”
  34D看著我,美麗的眸子裏帶著狡黠,蠻有深意的一笑,說:“我的保镖有事剛剛走了,一會我要獨自回去,讓這個保安當一個小時我的保镖吧!”
  “嗯,好的!”
  攝影部主管一拍我的肩膀,低聲笑道:“好小子,真有福氣啊,她多半是看上你了!”
  我嘴角一抽搐,擡頭看看他,心底暗道:“看上你妹啊!她分明是在想著怎幺弄死我……”
  ……
  半小時後,所有片子拍攝完畢,34D帶著一陣清香從我們身邊走過,對我微微一笑:“你在這裏等著我,別走了。”
  我點頭,沒有說話,手心裏滿是汗水,事情大條了……
  大約十分鍾,34D從更衣室裏走了出來,白色上衣+白色短裙,看起來清新無比,一雙迷人的長腿更是晃得人目眩神迷,一張清麗的臉蛋美得讓人心醉,可惜我沒有心思去欣賞,因爲我能感受到她那親和笑容下的凜然殺意,這樣的妞絕對比那些刁蠻小妞要殺傷力強大多了!
  “跟我走吧?”她笑著看我。
  我默默點頭。
  跟著她一路邁出了公司,卻發現外面烏雲密布,似乎快要下雨了。
  停車場內,一輛白色的奧迪TT車燈閃了,我緊握著拳頭,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幺迎接我。
  “上車!”
  34D以命令式的口吻說道。
  我乖乖的做到副駕駛上,她則娴熟的坐在駕駛座上,挂檔手刹,轉臉看看我,一雙極美的眸子裏帶著我看不懂的神采,笑笑說道:“別緊張,我們出去玩玩……”
  “出去玩玩……”我嘴長得老大,心裏直打鼓,她是想出去玩車,還是玩我?
  引擎的咆哮聲大作,奧迪TT呼嘯沖出了停車場,並沒有在市區逗留,直接上了市區邊上的天平山繞山公路,同時,空中雷聲大作,一場暴雨降臨,雨水噼噼啪啪的落在當面玻璃上,可是車速不減,我看得心都快要停了,這妞雖然操作得當,頗有高手風範,可是這樣開車也太危險了!
  ……
  猛然刹車,車子停在了山腰處,她靜靜的靠在椅背上,笑著看我:“稍微等一會……”
  我:“……”
  她撥通了一個電話,說:“我到了,你們什幺時候到?什幺,下雨就不比了?哼,你們這算什幺,給我立刻過來!”
  我靜靜的沒有說話,但是卻已經聞到了一絲不祥的氣息。
  果然,不到半小時時間,山腰下沖上來兩輛車,一輛法拉利,一輛科邁羅,都是性能卓越的跑車,這分明是富二代賽車的遊戲,坑爹啊!TT雖然性能也不錯,但是跟法拉利角逐,似乎有些勉強吧?
  我看了她一眼,34D也看了我一眼,嘴角一揚,清麗的笑容讓我心裏一顫。
  “你……”我繼續保持著鎮定,淡淡道:“你是要跟我同歸于盡嗎?”
  34D輕聲一笑,說:“怎幺,怕了?”
  我挺直胸膛:“怕什幺……”
  “也是,你剛才在更衣室看得目不轉睛,挂了也值了。”她說。
  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去拿梯子而已……”
  34D舒展了一下身體,微微笑道:“沒關系,不要放在心上。”
  我心底咆哮:“老子命都快沒了,我能不放在心上嗎!!!”
  第二章 傳說中的車神
  雨幕中,那法拉利的車窗落下,一個染著頭發的青年看了過來,眼中帶著濃濃的囂張氣焰:“喲,今天還帶了個JP過來啊?”
  34D莞爾一笑,很乖的說:“嗯啊……”
  我自尊心受挫,緊握著拳頭,恨不得立刻沖出去把法拉利砸爛,但是想想砸爛我又賠不起,算了,忍一時風平浪靜!
  “開始吧!”
  身邊的34D放下了手刹,引擎開始咆哮,一旁,法拉利和科邁羅也開始發力了。
  “嗖!”
  車體猛然沖了出去,推背感強得驚人!
  叁輛車瞬間一起沖了出去,繞著盤山道在雨幕中疾行著。
  前方便是一個急轉彎,我緊握著扶手,咬緊牙關,以現在這樣的車速,必須漂移,否則就要沖到山溝子去了!
  “嘩!”
  身邊的美女猛然旋轉方向盤,同時拉起手刹,漂移的標准操作!
  果然,車輪胎在地面上疾速摩擦,猛然一個旋轉漂移,完成了這個大轉彎,同時,一個轉彎就把另外兩輛車給甩開了。
  34D嘴角輕揚,笑得甜美,轉身看我一眼,我淡定的看看她,這讓她有些意外,或許說,有些失望,大概她原本的想法是能看到我嚇得跪在座椅上,連連高呼“女俠饒命,讓我下車”吧?
  ……
  後面,引擎咆哮聲震懾人心,法拉利以一個華麗的弧線形成了反超,果然,標准的跑車確實不是TT能夠相比的。
  女神緊握著方向盤,一雙美目盯著前方,繼續加速。
  幾次反超都未能成功,34D有些急躁,甚至有一次差點擦碰到護欄。
  “嘩!”
  前方一片雨水被濺起,法拉利猛然漂移側身,橫在了TT前方,34D一個急刹車停住,狼狽不堪!
  “哼!”
  粉拳打在了方向盤上,34D緊咬銀牙。
  法拉利裏的青年繼續笑道:“怎幺了,就只有這點本事嗎?你上一周秒殺我二哥的囂張氣焰哪兒去了?哈哈哈!”
  我飛快打開車門,從容的來到駕駛座一旁,敲敲窗戶,對34D說:“你爬到副駕駛上去,讓我來試試!”
  34D驚愕:“你?你有駕照嗎?”
  我咧嘴一笑:“沒有,不過你放心……”
  “沒有駕照我還放心?”
  “反正你都輸了,又想跟我同歸于盡,就讓我試試吧!”
  “好吧……”
  34D心一橫,爬到副駕駛座上,一雙雪白的腿看得我直咽口水,如果她沒有那幺恨我,那就好了,多好的姑娘啊,白花花的……
  ……
  坐上駕駛座,我放下手刹,伸頭看看外面的法拉利男,說:“繼續,還沒結束,誰先到山頂,就算誰贏,怎幺樣?”
  法拉利男一臉不屑:“切,一個保安……老子跟你賭!”
  法拉利飛快的啓動,科邁羅也緊跟著,而我則在後面跟著,不急不慢,在第二個拐彎處,猛踩油門,手刹轉向,“刷”一聲從科邁羅旁邊穿了過去,華麗的超車,尾巴一擺,橫在科邁羅前方,那小子嚇得直接減速,哪兒還敢緊跟著我。
  第五個轉彎處,我絲毫沒有加速的意思,尚未接近就已經飄了出去,加速行駛,車身幾乎與法拉利貼著擦過,完成了一個極爲危險的超車,泥水濺得法拉利一玻璃。
  甚至,能聽到後面法拉利男憤怒的罵聲,34D坐在副駕駛上,忍不住笑了。
  ……
  幾分鍾後,法拉利繼續超車,而我則輕輕一抹方向盤,擺尾一下,嚇得對方一個轉向,車頭貼著山體“嘭”一聲劃過,車牌和車頭標志一起擦飛了!
  “嘎……”
  TT停下,法拉利也停車了,那青年憤怒的打開車門,大聲罵道:“林婉兒,算你狠,我們下次再見,MD!”
  法拉利和科邁羅飛速消失在雨幕中,作爲敗者,落荒而逃了。
  我則自覺的坐到副駕駛上,鎮定自若,窗外,雨也漸漸的停了。
  34D默默的坐在身邊,說:“你的車技,還不錯,怎幺練的?”
  我笑笑:“我在交警隊幹過,是一號車神……”
  34D:“……”
  看著沉默的她,我說:“在這種環境下賽車太危險了,你怎幺一點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她的眼睛有點紅,看著窗外,說:“我的憂傷,你怎幺會懂……”
  我笑了:“你的憂傷?你看我,我下頓飯的錢都沒有,我的房租到期兩天了都還沒有著落,你開著奧迪TT還憂傷?我TMD才憂傷!”
  34D委屈兮兮的看了我一眼,漂亮的眸子裏帶著歉意,伸手推開了副駕駛的車門:“你下車吧……”
  我愕然,下了車。
  “轟!”
  引擎轟鳴,奧迪TT飛速下了山。
  站在雨水裏,我目瞪口呆,過了半晌才醒悟過來:“NND,我被丟在山上了,你大爺,果然這是一場報複,一場慘無人道的報複!”
  ……
  抹了抹臉上的雨水,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摸摸口袋裏,連一毛錢都沒有,肯定是沒法坐公交車回去了,于是,我笑得更加燦爛了,這點小事也難得住我?
  撒丫子奔跑,20公裏而已,老子跑回公司去!于是,公路上出現了罕見的一幕,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的人不斷的超過公交車、出租車,狂奔在川流不息的車流中,那堅毅的身影不爲任何人所駐足。
  一個多小時後,氣喘籲籲的站在公司樓下……
  潇灑!
  ……
  回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晚上5點,我又犯愁了,晚飯還沒有著落,而下班時間已經到了,沒法在公司食堂蹭飯了。
  換下制服,出了公司。
  夜幕降臨,城市裏星火點點,仿佛像是一個雍容的貴婦穿上了晚禮服,可惜,這晚禮服下迷人的胴體只是有錢人能夠享受到,而我這樣的……咳咳,我屬于城市垃圾那個物種。
  ……
  賺錢之路,開始了!
  “當當當……”
  鏟子在鍋裏熟練的翻炒著,這是一個夜晚才會開張的大排檔,炒飯、炒面、炒菜之類的小吃,客人很多。
  炒了20份炒飯之後,我一頭汗水,老板拍拍我的肩膀:“小李子,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來,今天的工錢……”
  我喜滋滋的拿上5塊錢,出發,去下一個點!
  大路邊,一座燈紅酒綠的會所,叫做“碧海藍天”,這是有錢人集中消費的地方,而我則漫步進入,幾個看門的青年都認識我。
  進門之後,守門胖子看著我,嘎嘎笑道:“喲,李逍遙你終于來了!”
  我點頭:“今天我有幾首?”
  “叁個曲子,一個10塊!”
  “好,謝謝彪哥了!”
  “等等,先把衣服穿上!”
  一件西裝上衣被丟了過來,我飛快的穿上,隨後步入舞池,走上了演奏台,在一架大鋼琴前方坐下,手指落下,悠揚的琴聲在場中飄蕩,第一首《天空之城》、第二首《小狗圓舞曲》、第叁首《雨的印記》,叁首完畢,舞池裏響起掌聲。
  我飄然走下演奏台,彬彬有禮的沖著衆人一笑,隨後邁步而出,忽地,一條柔嫩的手臂拉著我的手,那是一個漂亮的外國妞,飛快的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行電話號碼,她的嘴角帶著妩媚的笑意,說:“HI,CALL ME……”
  我點頭一笑,走出門,脫下外套,從胖子手裏拿了3張10塊錢的票子,揚長而去。
  看著我的背影,彪哥一聲長歎——
  “MLGB,人才!”
  ……
  花5塊錢吃了一碗蛋炒飯,今天算是對付過去了,漫步在大街上,遠處,商場的LED上正在播放著遊戲的視頻,那是《天命》的宣傳畫面,這款遊戲是世人期待了數年的力作,終于面世,讓多少遊戲迷感動流淚,我也是遊戲迷,也向往那些熱血沸騰的遊戲生涯,可惜手頭裏沒有錢,並且首批發售的頭盔全球就只有100W個,黑市價格炒到了10W一個,我是肯定沒戲了,慢慢來,等賺夠錢了再去笑傲江湖好了……
  真可惜,後天就是《天命》開放的日子,錯過了第一天公測,注定要落于人後了!
  ……
  回到了龍華小區,這是我的住所,一個一室一廳房,租金800,不過已經到齊了,房東太太是個尖酸刻薄的老女人,動辄冷嘲熱諷,對于這種更年期的女人,只有一個辦法——忍!
  來到樓下,我的房間在一樓,掏出鑰匙,捅了捅,居然開不了門!
  怎幺回事?
  仔細一看,哦,換鎖了,上面還留著一張字條——“李逍遙,房租到期兩天還不交,明天有人來看房了,沒有辦法,你的行李在廚房邊上!”
  我轉身一看,一床被子+一些牙刷等用品,都裹成一團放在那裏!
  腦門一熱,我虎軀一顫——
  操啊,被掃地出門了!
  ……
  擡頭看看,滿天浩瀚的繁星,如此詩情畫意的日子裏……
  嗯,今天是周末,公園裏到處都是小情侶柔情蜜意,我不能過去睡,太煞風景了,那就……那就在小區的樓下將就一晚吧,反正是夏天,除了蚊子多了一點之外,也沒有什幺大不了,我一個人大男人,身懷絕世武功,也不怕誰來搶劫!
  深夜11點多,夜裏頗有些涼意,裹著我的棉被,就在小院的角落裏蹲在那裏,眯著眼睛,漸漸進入睡眠狀態!
  “嗡嗡……”
  蚊子不斷的在耳邊萦繞著,這是一個艱苦的過程,但是難不倒我,把蚊帳拿起來,覆蓋在臉上,厚厚一層,不影響呼吸,但是又能把蚊子隔在外面,就這樣吧……
  ……
  一夜過去,雄雞報曉!
  我睜開眼睛,看看旭陽緩緩升起,詩情畫意起來:“今宵夢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還沒吟完,忽然一只手覆蓋在我的肩膀上:“逍遙哥,你怎幺睡在外面?!”
  第叁章 飛翔的蚱蜢
  惺忪的睡眼,轉身一看,這是一個挺俊朗的小夥子,24歲,是我之前在遊戲裏的好兄弟,叫宋寒,綽號小狼,專攻刺客職業,也是我們一群人把遊戲玩得最好的人!
  劍眉緊鎖,想我李逍遙一生英雄,如今被掃地出門了,以至于在露水下睡了一夜,這等恥辱怎幺能讓好兄弟知道,知道了還了得?!
  我低聲道:“最近我在修煉一門高深武學,要吸食天地精華、風霜雨露,所以,我昨晚就在外面睡了,你懂的……小狼你怎幺跑過來了?”
  宋寒看看我一旁的牙刷和泡面碗,嘴角一抽:“我怎幺看起來,你是被掃地出門了……多久沒有付房租了?”
  我搖頭:“都是假象,你我都是成年人,要透過表面看本質,政治老師沒有教過你嗎?”
  宋寒咧嘴:“逍遙哥,別騙自己了,是不是你那刻薄房東給你難堪了?”
  我搖頭:“怎幺會,你想多了……”
  ……
  正在這時,右邊的一個房間房門開了,房東大媽把腦袋探出來看看,卻假裝沒有看到我和小狼,只是罵罵咧咧的說:“哼,李逍遙那小子昨晚沒有回來,不交房租也就算了,連水電費都不交,還說什幺寬限幾天,呸!現在的年輕人都怎幺了,身強體壯的不去幹點正經事,連房租都交不起,真沒出息,就這樣的人,活該一輩子沒有女朋友,打一輩子光棍!”
  我默默無語,你可以罵我窮,卻不可以詛咒我一輩子沒有女朋友,太惡毒了!!
  宋寒嘴角一揚:“哼,還真是夠刻薄,逍遙哥你忍她那幺久,真難爲你了,要不我殺將進去,把她腦袋擰下來?”
  我:“放下屠刀吧,少俠……”
  宋寒:“那你等我半小時!”
  “幹嘛?”
  “一會你就知道了!”
  我整理了一下被窩行李,打成捆,這樣去哪兒都沒有問題了,等了一會,宋寒回來了,手裏提著一個臭烘烘的大桶,裏面裝滿了黃黃的大糞,我不禁皺眉:“小狼,這是要鬧哪出?”
  宋寒笑笑,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方便袋,裏面裝滿了綠油油的蚱蜢等小昆蟲,笑道:“我特地去劉大爺的院子裏弄來一點新鮮熱翔,又從王婆家的院子裏抓了一大堆蚱蜢蛐蛐過來,嘿嘿,你那房東太太那幺不要臉,就給她來一式失傳已久的——屎蜢!”
  我渾身一顫,很期待接下來的劇情了。
  “逍遙哥,你躲遠點!”
  “嗯!”
  我拎著被窩飛奔離開十幾米,宋寒則把糞桶放在了房東太太家的牆壁旁,然後把方便袋打開,嘩啦啦的把一大堆蚱蜢都丟進去,結果蚱蜢們渾身裹著金黃的東東,從糞桶裏直往牆壁上、窗台上怕啊跳啊,弄下一道道富有詩意的痕迹,這是洗不幹淨的。
  深吸了一口氣,我猛然一手拍在宋寒的肩膀上:“小狼,你果然是我叁世修來的好哥們!”
  宋寒嘿嘿一笑:“快走,離開這是非之地!”
  “好!”
  身後,傳來房東大媽歇斯底裏的罵聲,不過無所謂,這輩子不打算再見她了。
  ……
  街道上,我背著行李,宋寒幫我拿著碗碟。
  “逍遙哥,這次找你,我是有事的。”他捧著一張瓷碗說。
  我點頭:“我知道,說說吧,什幺事?”
  宋寒止步,握著拳頭,眼中鬥志昂揚,笑道:“我想找你,還有老K和狐狸他們,重組斬龍工作室,我們要在天命裏創下一番英雄偉業,怎幺樣?”
  我看了他一眼:“你有錢買頭盔嗎?”
  “暫時沒有!”
  “那不得了,再等等吧,先賺錢!”
  “逍遙哥,你已經被掃地出門了,接下來怎幺辦,住處都是一個問題啊?”宋寒充滿擔憂的看著我。
  我灑然一笑:“哼,這就想難倒我?我這就去公司申請夜班,以後夜裏在公司大廳裏鋪被子睡覺好了,反正有飲水機,有廁所,萬事俱備了!”
  宋寒點頭:“那好吧,只能這樣了,等我湊足錢重組斬龍,我會再找你的!”
  “沒問題,去忙吧,你最近混哪兒?”
  “哦,我申請了牧師執照,在禮堂裏幫人主持婚禮……”
  “好,有前途……”我豎起了大拇指:“去找辦證的幫我弄一張牧師資格證,我們一起幫人主持婚禮!”
  “好!!”
  ……
  公司。
  安全主管老余拍桌子打椅子,指著我的鼻子:“沒門!夜班不是你想要就能要到的,我們部門那幺多保衛,誰都想夜班,你想獨攬,門都沒有,還有,你帶著被子鋪蓋來公司,你想幹什幺,你想造反嗎?”
  我溫和的笑:“領導,我哪兒有那個膽子啊!”
  “哼,算你識相,今天你下午班,先把你的這堆爛鋪蓋提走!”
  “是,領導!”
  提著鋪蓋走出了公司大門,嗯,又被拒絕了,在公司裏睡這個方法行不通了,不過世人拒我千萬遍,我待世人如初戀,心態一定要好,因爲態度決定一切,重新找別的方法就好了。
  這時,忽然一輛警車烏拉拉的在路邊截住我,車門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是刑警支隊的隊長——王信,也曾經是我的頂頭上司!
  “上車!”王信淡淡道。
  我點頭,把鋪蓋丟上車,隨後坐在後面,說:“王隊,不是想請我喝茶吧?我離開刑警隊已經兩年了,不會還有什幺沒擦幹淨吧?”
  王信笑了:“你小子!哼,從特警混成了刑警,從刑警混成了交警,從交警混成了輔警,從輔警幹了保安,人家是步步高升,你這是在不走尋常路嗎?”
  我略微尴尬,說:“這都沒什幺……”
  王信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說:“當初你被踢出刑警隊,我知道,錯不在你,但是你也太直了,沒有人敢查的案子,你執意一個人查下去,雖然最後把凶手揪出來了,但是結果你也看到了,他們有的是辦法對一個小警員下手……我當時很想保你,可惜,力不從心,你不會怪叔吧?”
  我搖頭一笑:“以前的事情就別提了,我都忘了……”
  “哼!”
  王信抱臂胸前,淡淡道:“這次我找你,是想交給你一個任務,一個非常嚴峻的任務,希望你能考慮一下!”
  “什幺任務?”我問。
  王信道:“天昕集團,你知道吧?目前中國東南部最大的兵工科技提供商,也是尖端科技的領跑者。”
  我點頭:“知道,怎幺了?”
  王信笑笑:“天昕集團的強大實力被衆方觊觎,甚至國外的勢力也滲透進來,不過天昕集團董事長是軍人出身,本身並不懼怕這位,他唯一的弱點是他的女兒,請了許多保镖了,但是幾乎都無法勝任,所以我想到了你……”
  我冷笑一聲:“別,我再也不接受這些所謂的任務了,最後背黑鍋的下場,我受夠了!”
  “不,這次不一樣,你只需要保護那個大小姐不受到任何傷害就行了,並且,傭金很昂貴的。”
  我眼睛一亮:“多少傭金?”
  “每月8000塊!”
  “呃……”
  我權衡再叁,毅然搖頭:“算了,我拒絕!王叔,我不想再幹那些刀口舔血的工作了,我覺得當保安挺好的,我在這裏兩個月,遇到最危險的事情就是一台飲水機翻了……”
  王信:“……”
  過了半晌,他看向我:“好吧,那我私自提價,給你10000元月薪,可以了吧?在這一行,除了殺手,可就沒有更好的待遇了……”
  巨大的誘惑啊!
  我幾乎窒息了,心裏天人交戰,說:“1W的話,呃,我還需要再考慮一下,我可不想再簽一張賣身契了……”
  王隊掃了一眼我身邊的行李,說:“那……那除了1W月薪之外,再給你加一床空調被,羽絨的!”
  “什幺?!”
  我身軀一顫,緊握拳頭:“空調被,還是羽絨的……人類都無法拒絕羽絨空調被的……我……好吧,我幹了!”
  王信笑了:“行!”
  我想了想,又說:“不過,你得把我的老夥計還給我,我可不想就靠一雙拳頭去保護一個身價過億的大小姐……”
  王信點頭:“嗯,你的家夥就在車子後備箱裏,自己去拿吧!拿好了,我帶你去見雇主,沒有什幺問題的話,協議正式成立了!”
  “好!”
  ……
  下車,打開後備箱,一個黑色的長匣子擺放在那裏,格外親切,掀開盒子,一柄略爲古樸的長劍擺放在裏面,我伸手觸摸長劍,一種熟悉的敦厚感覺傳入掌心,忍不住笑道:“小黑,我們兩年沒見了!”
  王信站在一旁,道:“我用老命作了擔保,才拿出了這柄凶器,哼,李逍遙,你小子太有種了,用這樣的一把劍把曾經的市局委員的大公子雙手都砍下來,嘿,就沒有什幺你不敢做的!”
  我淡淡道:“有些事情,沒有人去做,我來做。”
  “走吧,去見雇主!”
  “好!”
  ……
  十幾分鍾後,車子緩緩停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健身館旁邊,用黑布包裹著長劍小黑,抱在懷裏,跟著王信進入場館,遠遠的就能聽到擊劍的聲音,嗯,有高手!
  第四章 再見女神
  進入場館,遠遠的,兩個人正在對劍,一劍一劍的拼著,並且,兩個人用的不是比賽用的花劍,卻跟我的小黑一樣,都是古樸沉重的大漢劍!
  其中一人,身穿黑色的外套,器宇軒昂,嘴角帶著自信笑意,劍勢一抹就將對手的攻勢化作無形,整個人都帶著成功者的氣質,不用想,這就是我此行的雇主了,傳說中的天昕集團董事長!
  ……
  王信帶著我走上前,遠遠道:“林總,我介紹的人來了!”
  那男人停住手中劍勢,笑著轉身:“王隊,你來了,讓我看看,在你口中那個無比傑出的小子,到底是什幺樣兒!”
  王信指了指我:“這就是我說的人——李逍遙,小李,這位就是天昕集團的董事長——林天南先生,你們認識一下吧!”
  林天南看向我,眼中的神色讓我看不出任何感情,他伸出手,笑道:“年輕人,你好!”
  我伸手一握:“你好!”
  幸好,對方沒有發力跟我握手,不然肯定是一場惡戰!
  ……
  林天南的一旁,那身穿白色衣袍的中年男人看著我,帶著不屑的笑意:“這幺一個小子……能有多大的本事?”
  王隊笑道:“一試便知……”
  林天南默許,說:“李逍遙,這是我的叁弟,叫林鋒,老叁,要不你來試一試這年輕小哥的本事?”
  林鋒點頭,提著闊劍走上前,笑道:“你會玩槍支彈藥嗎?”
  我:“會,精通遠程狙擊與近戰射擊!”
  “會用劍嗎?”
  “精通!”
  “行,那就看看你在劍道上的修爲……”
  說著,林鋒舉起手中的闊劍,眼神示意,兩個保镖擡著一塊水泥板走過來,水泥板中還有鋼筋,不過已經生鏽了。
  林鋒嘴角帶著輕蔑笑意:“一劍斬斷,你能嗎?!”
  說著,劍刃直下,“铿”一聲,水泥板落地,成了兩截。
  王隊愕然:“厲害,厲害,李逍遙,你去試試……”
  我默默走上前,從林天南手裏接過一把嶄新的漢劍,微微揚起,“咔嚓”一聲,劍刃切斷了水泥板,幹淨利落!
  林鋒看得呆了:“好小子,我們繼續比試!”
  林天南卻說:“老叁,不用比了,李逍遙比你強了不止一倍!”
  “大哥,怎幺?”林鋒一臉不解。
  林天南走上前,指著劍鋒,笑道:“老叁,你雖然切斷了水泥板,但是你的劍卻已經卷刃了,你再看李逍遙用的這把劍,一模一樣的材質,卻在切斷水泥板之後完好無損,你還不明白這其中的差距嗎?”
  林鋒愕然:“這是爲什幺?”
  林天南淡淡一笑:“你用力量駕馭劍刃來強行劈開障礙物,他卻是禦氣,用氣流包裹著劍刃劈開障礙物,真正的鋒刃是氣,而不是鋼鐵,你懂了嗎?好吧,李逍遙,你是王隊介紹來的人,RP不用我去考察,明天,你陪同我女兒去鎏華大學報道,她上大一,你也大一吧,下午就會讓人幫你辦妥入學手續……”
  “鎏華大學……大一……”
  我腦子裏一團糟了,說:“林先生,我已經25了,你覺得我上大一,合適幺?”
  “沒關系,可能會老氣了點,但是要有一顆年輕的心!”
  我:“……”
  ……
  就這幺混混沌沌的走出了健身館,懷裏抱著小黑,坐在警車裏,王隊敦敦教誨:“鎏華大學是遠近聞名的貴族學校,事實上就是過去鍍金的,我可告訴你,你的學費是從我們局裏出的,你要是學期末給我拿7門紅燈全部重修的話,就等死吧!”
  我悔不當初:“我不想接這活了……”
  “沒有退路了,你要是毀約,我保證關你十年!”
  我:“……”
  ……
  既然有了新的工作,就要有新的覺悟,從王隊手裏拿到了1WRMB的現金。嗯,就在鎏華大學附近找個房子住,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了!
  背著被窩行李,來到了鎏華大學前方,遠遠的看看,公園式的校園環境,美輪美奂,懷抱著小黑,圍著校園走一圈,隨後進入一旁的居民區尋找新的住處,看著電線杆上的小廣告,撥通了一個電話,不久之後找了過去,敲門,很快的,一個100公斤的大媽打開門,笑著說:“看房的吧?進來吧!”
  我走進房間,皺了皺眉頭,大廳的地上滿是瓜果皮,這也就算了,甚至還有一個用過的杜蕾斯,第一感覺非常惡劣,特別的惡劣!
  “這裏,環境怎幺樣,夜裏會不會很吵?”我問。
  這一點必須要防備,之前的境遇慘不忍睹,那個小區絕對不是人呆的地方!
  特別是我所住的房間,天天幻想隔壁是個34D美女,但隔壁卻是個啤酒肚大叔,大叔也就算了,還天天淩晨叁點拉二胡啊!
  上星期拉的還是放牛的王小二,這星期就換成了張雨生的大海了!
  我天天早班中班晚班輪流上還要夜裏被他摧殘!如果大海能帶走老子的憂傷,就把這丫先帶走!
  心裏咆哮了良久,結果,房東看著我,笑道:“環境挺好,不太吵的,你放心吧,進房間看看吧……”
  我點頭,剛剛走進房間,就聽到隔壁的床頭在撞牆,並且傳來嗯嗯啊啊的女人聲,我聽得面紅耳赤,沒交過女朋友的傷不起!
  ……
  “這房間多少錢?”我問。
  “叁室一廳,最後的一個房間,月租400塊,交叁押一,一共1600塊!”房東說。
  我搖頭:“太貴了吧?這樣水准也要400一個月?”
  房東:“這地方就是這個價,你去別的小區也是這個價,不貴了,你自己看著辦啊,要就要,不要我租給別人。”
  我皺著眉頭,踱步來到窗口,一拉窗簾,看到對面樓上,一個女生沒穿衣服在唱歌。
  決然轉身:“這房間我要了!”
  ……
  翌日淩晨,悠悠醒來,穿好衣衫,提著一個小包出門,這裏就作爲一個臨時的小窩吧!
  8月25日,鎏華大學的新生報名日。
  當我來到校門前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一片了。
  電話響了,是王隊的號碼,告訴我在校門右側等他,會合了王隊,我張望著人群,說:“王隊,我要保護的,到底是一個什幺樣的人啊?”
  王隊忌諱莫深的一笑:“我不太清楚,但是據傳……林天南的女人是個超級美女,比那些女明星還要漂亮的那種!”
  我點頭:“那就好……”
  很快的,一輛林肯停了下來,一個女生在幾個保镖的保護下進入校園,遠遠的走來,走在前方的一個男人我們認識,就是林鋒。
  ……
  人群散開,一個穿著小短裙的漂亮女生出現在我面前,拉著一個拉杆箱,清風拂過,長發飄飄,一張清麗而驚豔的臉蛋在人群中是那幺的奪目,很快成爲衆人的目光聚焦點,她睜大了一雙寶石般的美麗眸子,怔怔的看著我:“原來是你……”
  我渾身一顫,心裏叫遭:“怎幺會是她……我要保護的人,居然就是34D女神幺……完了,這下我的人生要完了!”
  林鋒笑道:“哦?你們認識嗎?李逍遙,這是你要陪她一起上學的人,我大哥的掌上明珠,林婉兒!婉兒,過來見見新同學!”
  林婉兒拖著箱子走來,短裙飛揚,一雙雪腿如此迷人,她臉上洋溢著沁人心脾的美麗笑容,笑吟吟的對我說:“李逍遙,你好啊……”
  這一句親和力十足的問好,我卻能聽到隱隱的殺氣,八月的熱天,卻能讓我感覺到脊背上有寒意,MLGBD,前途無光!
  ……
  點點頭,我說:“婉兒,你好……”
  “走吧,我們去報名……”
  她伸手抓著我的領帶,牽著我去報名了,同時偷偷看了一眼我包上戳著的黑色包裹著的小黑,說:“這是什幺東西?”
  我:“吃飯家夥!”
  “嗯……”
  34D女神,哦不,林婉兒笑笑,然後沖著身後的一群保镖揮手:“好了,我沒事了,你們回去吧,叁叔,你也回去吧!”
  林鋒、王隊等人相約去喝茶了,我則被林婉兒帶著來到了報名處,我沒有上過大學,更像是她帶著我來長見識。
  ……
  一襲小短裙的來到報名處,林婉兒遞上錄取通知書,說:“中文系,林婉兒,還有一個……唔,中文系,李逍遙……”
  那學長擡頭一看,下巴就掉下來了,口水橫流:“哦,學妹,你被分在1號女生樓,我帶你過去吧?”
  林婉兒微微一笑,眯著一雙漂亮大眼睛:“不用了,我問問李逍遙在男生幾號樓?他陪我去就行了,我能找到路……”
  學長擦了擦口水:“李逍遙在男生2號樓,你們相隔不遠。”
  “哦,謝謝學長……”
  “林婉兒學妹,留個QQ啊……”
  ……
  進入女生樓,林婉兒的宿舍在4樓,暫時只有她一個人,我提著兩個箱子上樓,幫她放下東西之後,就說:“大小姐,給我你的電話號碼,方便聯系!”
  “嗯!”
  交換了號碼之後,林婉兒拉開行李箱,裏面擺著兩個遊戲頭盔,一個白色,一個火紅色,她掂量了一下火紅色的頭盔,遞給我,說:“這個,給你……”
  我驚呆了:“這……天命的遊戲頭盔,這是……”
  林婉兒淡淡道:“老爹說讓你進遊戲,在另一個世界監視我,說得夠明白了吧?”
  我點頭,拿著頭盔,又問:“大小姐,你會恨我嗎?”
  林婉兒抿抿紅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雙臂抱于胸前,兩座挺拔的峰巒呼之欲出,她笑了笑:“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幺回答,以後,我會用行動來回答你的,快去你的宿舍吧……”
  ……
  走出女生樓,手裏握著這火紅色的遊戲頭盔,還是貴賓版的,心花怒放,NND,管你恨不恨我,我的天命征戰之路已經無法遏止了!
  第五章 九大職業
  下午,與林天南通了個電話,內容很簡單,他讓我貼身保護林婉兒,並且,一旦校園裏有哪個男生試圖染指他的寶貝女兒,讓我可以先斬後奏,或者直接告訴他,當然,他最後強調了一句,讓我也別對林婉兒有什幺念頭,同時他也覺得林婉兒肯定看不上我,這讓人很受傷。
  鎏華大學的學生宿舍非常不錯,兩人一間,並且被褥、生活用品都是整套配給的,坐在偌大的寢室裏,我終于明白王隊爲什幺那幺心痛學費了,這一個學期沒有幾萬是不可能的。
  ……
  晚飯時間,獨自來到女生1號樓下,沒過多久,林婉兒下樓了,同時,還有另一個身穿綠衣的少女,很漂亮,至少是放在人群中非常光彩奪目的那種,可惜跟林婉兒站在一起,略遜一些,我遠遠看著,暗歎一聲,這女生交友不慎!
  兩個MM徑直來到我面前,林婉兒瞥了我一眼,說:“走吧,去吃飯!”
  我抿抿嘴,沒有多說什幺,我的身份讓我時刻謹記著,我是被雇傭來保護她的保镖,可不是這校園裏來來往往的富家大少。
  不過,林婉兒身邊的漂亮女生卻好奇的看著我,伸手對我笑著說道:“你就是婉兒口中的那個李逍遙吧?她什幺都告訴我了,我是她的室友東城月,你好!”
  我伸手與她一握,點頭一笑:“東城同學,你好……”
  “你多大了,逍遙同學?”東城月忽然問了一句。
  我渾身一顫:“21……”
  “看起來,不止吧?”她壞兮兮的笑著,繼續歪頭看我。
  我緊握拳頭:“那23好了……”
  “肯定不是,你一定是送孩子來上學的……”
  東城月還要繼續打趣我,一旁的林婉兒卻笑道:“好了,小月別再逗他了,這悶罐子有什幺好逗的,我們快點去吃飯,早點准備一下,明天中午天命就開服了,要沖擊等級榜第一寶座!”
  東城月嘻嘻笑:“好吧,不過我覺得李逍遙真的很有意思哦……”
  我讪讪一笑:“東城同學過獎了……我們去哪個餐廳吃飯?”
  “1號吧!”
  “嗯。”
  ……
  兩個漂亮女生走在前方,聊著關于這個學校的事情,神采飛揚、歡聲笑語,林婉兒也終于露出了沁人的笑意,我在旁看著,心裏暗暗感慨,她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1號餐廳,四人座,林婉兒和東城月坐在對面,而我一個人坐在一邊,兩個MM要了西餐,我點了兩份蛋炒飯外加一份蟹黃羹,因爲林婉兒取出了一張金色的卡來刷飯錢了,嗯,我身爲一個保镖,跟著蹭飯,這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至于我的月薪,省下來,爭取早點買得起叁個頭盔,讓小狼、老K和狐狸幾個人進入遊戲,重建斬龍工作室,再創輝煌!
  咳咳,其實斬龍工作室壓根就沒有輝煌過……
  “逍遙~”東城月看著我,笑著說:“我聽婉兒說,你也有一個遊戲頭盔,會在天命裏陪婉兒的對不對?”
  我點頭:“嗯,我的是000747號遊戲頭盔,還挺靠前的號碼。”
  林婉兒撅撅嘴:“老爸讓人連夜排隊去拿號的,當然很早,那頭盔原本是要送人的,後來那人自己買了,所以就便宜你了!”
  東城月笑問:“逍遙,之前,你玩過遊戲嗎?”
  我掐指一算,說:“2014年的時候,不是新出了一款擬真度27%的遊戲叫征服嗎?我玩過征服。”
  “哦?”東城月睜大了一雙美目,笑道:“我也玩過征服耶,你在征服裏叫什幺,全服務器戰網排名多少啊?”
  我昂然道:“ID就算了,我自己都快忘了,戰網排名第397萬名!”
  東城月撲哧一笑:“據我所知,征服全網裏活躍的玩家總數也就500W人,那你豈不是屬于中遊偏下的那個層次?”
  我點頭:“差不多……”
  林婉兒一張漂亮臉蛋上浮現出絕望的神情:“呃,那……那我送你的那個貴賓頭盔,豈不是就浪費啦?真可惜啊……”
  東城月笑著輕輕一撞林婉兒的肩膀,說:“是人都是有自尊的嘛,你不要這樣說……那個……逍遙,我們接下來會一起玩天命,你有什幺打算?五大種族,九大職業,你打算怎幺選?”
  我茫然:“呃,遊戲資料我還沒有看。”
  林婉兒悲憤了:“你連資料都沒有看,居然也好意思接受我的頭盔……”
  我眯著眼睛盯著漂亮雇主,笑道:“其實沒有什幺啊,上了遊戲看看選項自然就知道怎幺選了,東城同學,說說看呗,有什幺種族和職業?”
  東城月絕對是個骨灰級的遊戲迷,如數家珍的說道:“五大種族,包括人類、風精靈、野蠻人、亡靈、月靈,其中野蠻人的力量成長最高,風精靈的遠程攻擊成長最高,月靈的持久戰能力最強,亡靈的近戰攻擊成長+15%,最爲猥瑣,人類最中庸,但是也適合任何一個職業。”
  我點點頭:“職業呢?”
  東城月眨了眨眼睛,笑道:“九大職業,分別爲劍士、靈術師、狂戰士、騎士、刺客、懸壺醫者、火槍手、弓箭手、苦行僧,顧名思義,你玩過遊戲,知道這些職業的特點的,對了,還沒問到你,你想選擇哪個種族和職業?”
  我深吸了口氣,說:“簡單,我想選擇一個輔助系職業,最好能加血……就那個懸壺醫者吧?那是不是傳說中的奶水職業?”
  東城月吃吃笑:“嗯嗯,懸壺醫者是唯一的一個加血職業,肯定會非常搶手,我還以爲你會選劍士、騎士或者狂戰士這些職業,我聽說,班級裏那些囂張的男生,都會選這些暴力職業的。”
  說著,東城月壞壞的看著林婉兒,說:“婉兒,一個爲了你而樂意選懸壺醫者的男人,你就嫁了吧……”
  林婉兒面無表情:“要嫁你嫁,我沒興趣,而且,選個懸壺醫者,我倒要看看李逍遙你前期怎幺練級,哼哼,男生選懸壺醫者,有你好受的!”
  我當然明白林婉兒的意思,懸壺醫者沒有攻擊力,前期肯定需要人來帶,女生選懸壺醫者,大可以站在新手村一口口“哥哥帶我練級”甜甜的喊著,不會沒有人帶的,至于男人,那就算了,除非帥得跟韓國那些男星一樣,否則就得自己掄杖子練級!
  不過,我心有韬略,不怕……
  胸有成竹的給了林婉兒一個笑容,我說:“沒事,我能應付的。”
  林婉兒抿抿嘴,沒有多說什幺,她心裏似乎對我還是有些芥蒂。
  東城月卻挺熱情,說:“我已經打算好,選一個暴力輸出職業——靈術師,這就是天命裏的法師,婉兒決定選一個刺客,我們一近戰一遠程的配合練級,沖擊分城等級榜第一去!”
  我點頭:“嗯,祝你們順利!”
  ……
  吃完飯,出了餐廳,叁個人漫步在外面,校園裏許多成群結隊的學生正在往來。
  幾分鍾後,忽然一個男生見了鬼似的指著我們幾個人,大聲道:“我……我沒有看錯吧?那個……那個女生,是不是林婉兒,是不是五個月前宣布退出演藝圈的小天後?!”
  其余的幾個男生也目光齊刷刷的飛了過來,一致點頭:“是!真的是林婉兒!天啊,沒有想到林婉兒居然來到鎏華大學了,太幸福了!”
  幾個男生一起湧上前,其中一個大聲道:“林婉兒是你嗎?我們……我們可以合個影嗎?我們是你的鐵杆粉絲,最喜歡你的時光之心了!”
  林婉兒有些意外,小聲說:“對不起,我已經退出了啊,我只想安靜的在這裏上學……”
  “嘩!”
  我猛然站在林婉兒前方,手臂一舉,攔住幾個男生,笑道:“對不起,婉兒小姐不願意被打擾,請各位同學自重!”
  一個男生當場怒了:“你TMD是誰,這裏有你說話的地兒嗎?滾開!”
  我沒有說話,手臂一震,“嘭”一聲幾個男生連連後退,一個個驚愕的站在那裏,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被推開的。
  冷冷的站在那裏,我一言不發,不能讓陌生人接近林婉兒,這是林天南給我的最高指令。
  東城月在身後輕聲笑:“嘻,逍遙這個保镖果然不錯哎……”
  “快回宿舍吧?”我說。
  “嗯。”
  林婉兒站在女生樓下,忽然回眸看我,說了句:“李逍遙,明天早飯和中飯我們讓人送上樓,你就不用來了,中午12點天命開服,你別給我丟人……”
  “知道了……”我點點頭。
  看著林婉兒上樓,我這才離去,走在林間小道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不知道她到底是什幺來頭,居然有那幺多的粉絲,我以後的路果真是任重道遠啊!
  ……
  回到寢室,推開門,卻發現一台筆記本放在書桌上,在我的床鋪對面,一個男生坐在那裏,想必就是我的室友。
  室友一回頭,厚厚的玻璃鏡閃瞎我的眼,他怯生生的一笑:“你就是我的室友李逍遙吧?你好,我叫唐古,你可以叫我阿古。”
  我點頭:“嗯,你好眼鏡兄!”
  “請叫我的名字,唐古!”
  “好的,眼鏡兄。”
  眼鏡兄的年紀絕對在25歲以上,擡頭紋都有了,這貨不知道塞了多少錢才能進這個學校的,太鄙視了……
  眼鏡兄推開椅子,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衆,號[唯漫小說] 回複數字30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飛快的湊上來,臉上帶著興奮,笑道:“剛才……我在餐廳裏看到你和林婉兒在一起,是不是,你們什幺關系?啧啧,居然跟林婉兒認識,你可真幸福啊!”
  “幸福什幺?”我有些困惑:“林婉兒到底是什幺人?”
  “靠!”
  眼鏡兄一拍桌子:“你還不知道?林婉兒……兩年前,在她17歲的時候,以一首《時光之心》紅遍全亞洲,被譽爲新一代小天後,是許多哥們心裏的女神啊!可惜,五個月前封麥退出演藝圈了,誰也不知道,她居然跑到鎏華大學來上學了……”
  我愕然:“原來她……還會唱歌?”
  眼鏡兄一口老血噴在電腦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