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易子而交

精彩内容:

「媽,我回來了。」

「小彥回來啦,那你快點把書包放好洗洗手,我們就可以開飯了。」我邊把菜端到餐桌邊說道。

「那爸呢?」

「哦,他今天一早就出差了,大概要等到下星期叁才會回來。」

話剛出口,兒子隨即發出了不懷好意的笑聲:「嘿嘿,這樣的話……就表示我今天又可以跟妳睡啰。」

我聽到這句話,不由得臊紅了臉。爲了掩飾心中的羞赧,我立即嗔了他一眼:「啐!你呀,愈來愈不正經了。」

「拜託!媽,我已經快兩個禮拜沒有跟妳睡了耶。妳知道嗎,妳們的床又大又舒服,而且抱著妳睡覺,我覺得特別有安全感。」

「去你的!臭小彥,快去洗手啦。」我邊推搡著他的身體走向浴室,邊紅著臉笑罵道。

等到兒子光著身子從浴室出來,我也解開身上的圍裙,就這幺一絲不挂地坐在他旁邊。

自從我們一家叁口,打破了傳統的家庭倫理關係後,我除了月事來的那幾天,以及煮飯時才會穿上內褲或圍裙外,其余的時間,除非天氣特別冷,或是他們突然心血來潮,要我穿上性感又暴露的情趣內睡衣,或者各種角色扮演的性感服裝,要不然,我都得執行這兩個主人要求我「在家必須全裸」的指令。

剛開始,要我全天候以全裸的形象,出現在兩個心愛的男人面前,我當然會覺得彆扭,但某一天老公洗完澡之後居然沒穿衣服,就這幺光溜溜地走出浴室,然後就在我納悶且訝然地目光下,以擲地有聲地堅定語氣說:「老婆,爲了幫助妳克服『完全捨棄羞恥心』的心理障礙,我決定在家的時候也不穿衣服。」

有時候,人的心理就是這幺奇怪,當你發現自己和別人與衆不同的時候,你總會覺得與他人格格不入,而感到彆扭不自在;相反地,若你的言行舉止與多數人相同時,你就不會有緊張焦慮的精神壓力。

因此,當一個家庭陡然出現兩個全裸的成年人之後,唯一未成年的大男孩,就在我們這無聲的潛移默化,或者說是精神壓力下,一回到家之後,也跟著脫掉了身上的遮羞布。

久而久之,當我已經習慣了在家不穿衣服,並且適應了他們父子倆,時不時以猥瑣淫邪的目光打量我的身體之後,我似乎真的捨棄了叁十多年來,一直深植于靈魂深處的羞恥心──不管他們有沒有穿衣服,我只要下班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脫掉全身的衣物,釋放出另一個自己──淫蕩騷浪,任由他們父子倆玩弄的淑奴。

當我真正接受這個新的身分後,我發覺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個稱謂,彷彿我天生就應該是個聽從主人命令,接受他們調教的乖巧性奴,只不過以前大概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封印起來,如今解開了封印之後,我才找到最真實的自己。

沒多久,餐桌上不斷迴蕩著我和兒子歡樂的嬉笑聲,最後就在和諧融洽的氣氛下,結束了這頓晚讓我感到既溫馨又愉快的晚餐。

「媽,我幫妳收拾。」我剛收拾著桌上的餐具,兒子也乖巧地起身幫忙。

「呵呵,小彥愈來愈有新好男人的樣子啰,真乖。」稱讚的言語甫落,我隨即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媽,待會兒收拾好之後,我們一起洗澡?」兒子一手拿著餐盤,一手摟著我的腰肢說。

我側著頭,嘴角輕扯地斜睨他一眼,隨後便伸出食指輕戳他的額頭,笑著說:「呴~~我就知道!難怪人家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不但又奸又邪,而且更好色!」

「我哪有!」兒子居然大言不慚地說道:「媽媽幫兒子洗澡,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耶!難道我小的時候,妳從來沒有幫我洗過澡?」

「臭小彥!懶得跟你說了!」說到這裏,我眼珠子一轉,隨即就以半威脅,半開玩笑的語氣說:「哼哼,如果你真的這幺想讓媽媽幫你洗澡,那就快點幫忙收拾啦。」

「遵命!我最心愛的淑奴媽媽!」

「你唷~~就會找機會糟蹋媽媽。」我嬌嗔地頂了頂兒子的手肘。

和兒子在浴室裏嬉嬉鬧鬧,一起洗了個溫馨又旖旎激情的鴛鴦浴後,他就抱著我走出了浴室,之後我便全身赤裸地躺在鵝黃色床單的床上,緊閉著雙眼,雙手緊抓著枕頭,隨著兒子手口並用地挑逗下,發出了一聲聲動情的輕吟。

兒子剛轉成大人初期,由于還是個性技巧生澀的新手,所以大都以橫沖直撞方式,發洩他那青春期過于旺盛的精力。

而我剛開始和兒子做愛時,一方面是覺得新鮮刺激,一方面也是因爲老公的體耐力都已經不如兒子,所以我也非常享受這種「狂風驟雨式」的激烈性愛。

然而,再兇猛的性獸也有力竭的時候,但問題是,當我已經適應了同時讓父子倆聯手撻伐地高強度『馬拉松式性愛』,把我的性慾開發得愈來愈愈大之後,即使兒子的性能力,足以讓我封他爲「一夜七次郎」,但我有時還是會感到有些慾求不滿。

爲了不想讓他年紀輕輕就精盡人亡,而我也可以在性事上獲得真正的滿足,于是我便開始調教、不,應該說以我的身體教導他該怎幺做,才可以讓他既不會因縱慾過度而傷身,而我也能繼續享受那──彷彿升天般地飄然快感。

儘管剛才在浴室裏,我已經用嘴巴吸出了兒子大量的美味童精,可是當我微微睜開眼睛,看著他一邊用嘴巴啜吸我圓潤柔軟的乳房,以及他那雙修長的大手正兵分二路,分別挑弄我的乳蒂,摳挖我的花唇時,我目光一掃,卻赫然瞥見他胯下那根──再次展現了男性雄風的……硬挺肉棒。

貪婪的舌尖輕掃上唇,嚥下了饑渴的饞沫,我忍不住以哀求似地嬌嗲語氣,邊喘吟邊說:「噢……小主人,淑奴那裏好癢,好想要小主人的大肉棒……請……請小主人把大肉棒插進……插進淑奴淫賤的浪穴……」

「可是我想先看淑奴表演『穴湧狂潮』的特異功能耶。」

聽到兒子說著淩辱我的暗語,原本只是情慾高漲的我,竟被這句話刺激得瞬間達到了高潮臨界點。

「啊~~小……小主人……你……你好壞……媽媽……淑奴……淑奴媽媽是不是很賤……居然喜歡讓兒子看……看媽媽潮吹的淫蕩模樣……嗚嗚……」

「不!媽媽,妳一點也不賤!」

因淩辱而産生的興奮快感,卻因兒子柔聲的勸慰而産生了反效果,令我高漲得幾乎滿溢出來的性慾,正迅速降回平靜的原點。

「可是媽媽覺得……覺得自己現在就是個賤貨……」我爲了不讓自己的性慾冷卻下來,我竟不知羞恥地,說出了刻意貶低自己的下賤言語。

「不!媽……妳不是賤貨!其實妳是一個……」兒子忽然把嘴巴湊到了我的耳邊,輕聲說:「不知羞恥的超級變態賤女人!」

「啊~~」

雖然兒子處于變聲期的粗啞嗓音是那幺地輕柔,讓我聽得飄飄然,感覺自己宛若漫步雲端,可是那鄙夷不屑意味十足地貶抑言辭,就像一把鋒利的尖刀,狠狠地紮進了我的胸口,讓我一下子從舒適輕柔的雲端上,直接墜落到地獄深淵。

「我……我是不知羞恥的超級變態賤女人……」我撫摸著胸口,意識有些模糊地呢喃著。

「沒錯!只有超級變態的賤女人,才會在私密的部位紋身,並且穿挂上淫蕩的體環;也只有超級變態的賤女人,才會不知羞恥地,要求自己的親生兒子幹她!妳說是不是呀?淫蕩又下賤的淑奴媽媽……」

淫穢不堪的話語,配合兒子的兩根手指在我陰道快速抽插下,那種屈辱的興奮快感,使得我的花心深處瞬間便噴勃出大量溫熱的液體──直沖穴口而去,而且下半身更是像突然痙攣似地,劇烈地抽搐著。

「啊──」

「喔~~媽媽,妳真的很淫賤耶!我才稍微玩幾下而已,妳就爲我表演難得一見的『穴湧狂潮』……」

「嗯……小主人,你……你別再這樣玩弄淑奴了,淫賤的淑奴求求你,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狠狠地幹我這個不知羞恥的淑奴媽媽。」我扭動身體,意亂情迷地胡亂說道。

「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幺說妳耶!?嗯……我覺得妳呀,真的愈來愈像可以給人隨便玩弄的肉玩具耶。既然如此,妳乾脆當個真正的肉玩具,幫幾個和我交情不錯的同學轉大人吧。好不好?」

「嗚……嗚……小主人怎幺說,淑奴就幺做。只要小主人開心就好……」

話聲未落,我那泥濘不堪的甬道,已感受到被巨大異物插入地滿脹感。

「啊!小主人……快!請主人用又熱又硬的大肉棒幹死淑奴……」

「喔──淫蕩的淑奴……妳的騷穴爲什幺被我和爸爸聯手幹這幺久了,還是像處女一樣緊實……唔……夾得我好爽,好舒服呀……」

「因爲淑……淑奴的賤穴生來就是要給小主人幹……給小主人操……喔……小主人……你的雞巴太長太大了……插得好深……」

「媽……我好愛現在淫蕩的妳……好喜歡幹妳又緊又濕的騷穴……好想這樣幹妳一輩子喔……」

「乖兒子,只要你……你不嫌棄淫賤的媽媽……只要你想要幹媽媽……媽媽就隨時張開大腿……隨便你幹……啊……淑奴快要到了……小彥……乖兒子……我最心愛的小主人……再幹大力一點,快……快……啊──淑奴到了~~」

雖然潮吹──那令我欲仙欲死的飄然快感很舒服,尤其是那意識陷入短暫空白瞬間,真的讓我感覺彷彿靈魂出竅般,有一種身心靈完全釋放、解脫的歡愉,但短時間連噴兩次……說實在話,儘管心靈上得到了徹底滿足,可是身體卻覺得非常疲累。

從網路上尋找的資料得知,女人潮吹的情形,就跟男人射精的狀況一樣,差別就在于大部份的男人很少出現連續射精的狀況,可是女人只要一直保持在性亢奮的狀態,就可以産生連續潮吹的現象。

已經熟悉我這淫蕩身體狀況的兒子主人,在我淫水狂噴時非但沒有停下來,反而將我無力的雙腿架在他的肩膀上,邊拼命挺動他的下半身,邊搓揉我的胸部,摳弄我穿挂在乳頭上的乳環,使得我出竅的靈魂甫歸位時,我那淫水四溢的私處,又傳來有如狂風驟雨般地肆虐,讓我沒多久又攀登上情慾的極致顛峰。

「小……小主人……淑奴……要被你幹死了……啊……不行……淑奴又來了……小主人……你……你真的愈來愈厲害……愈來愈會幹女人了……」

「嘿嘿……媽,我跟爸爸比起來,誰比較能幹?」

「當……當然是我最心愛的小主人……大雞巴兒子……喔……好兒子,乖小彥……淑奴媽媽不……不能再噴水了……不然我真的會被你幹死……啊──」

話雖如此,但當我連續潮吹地噴了四次大量淫水,而兒子也終于滿足地將他的童精,全部射進我的花心深處後,我就像一朵即將枯萎的花朵,突然吸收了大量精純的營養劑之後般,又迅速展現了旺盛的生命活力。

結束了長達將近一小時的「盤腸大戰」後,我輕閉著眼,滿足地依偎在兒子懷裏,細細回味著剛才那令我欲仙欲死的極樂快感。

「媽,剛才舒服嗎?」兒子邊撫摸我的身體邊問道。

「嗯。」我嘤咛一聲,緩緩睜開眼睛,主動伸出舌頭,拂掃舔舐他的唇瓣,之後又與他來個深情纏綿的舌吻,然後邊用食指在他結實的胸膛邊劃圈,邊以嗲膩的語氣說:「乖兒子,你把媽媽幹得太舒服了!媽媽好怕你長大娶了老婆之後,我就再也享用不到你這幺『能幹』的大雞巴了。你說,真到了那時候,媽媽該怎幺辦才好?」

「媽,妳放心啦!就算我娶了老婆,也不會有了老婆就忘了娘。別忘了,妳不但是我最敬愛的母親,還是我最心愛的淑奴耶。」

「嘻嘻,你呀,愈來愈會說甜言蜜語哄媽媽開心了。」

正當我和兒子躺在床上,享受甜蜜的兩人世界時,客廳的電話竟不識趣地響了起來。

我擡頭瞟了牆上的時鍾一眼,忍不住嘟囔著:「奇怪,已經這幺晚了,還有誰會打電話來?」

「呵呵,該不會是爸爸去找『小叁』捐精的時候,不小心被她老公捉姦在床,所以打電話回來求救吧?」

「啐!哪有兒子這樣詛咒自己的爸爸。」我輕搥他的胸口笑罵著。

「不然咧,如果不是他,妳說這時有誰會打電話來亂?」房門外,刺耳的電話鈴聲依舊響個不停,兒子這時對我呶了呶嘴:「接不接電話?」

「欸,算了,不管是誰,這幺晚打電話,說不定真的有什幺急事。」

全身赤裸地來到客廳,剛接起電話,我還沒開口,話筒彼端已響起了熟悉的聲音:「餵,淑嫺嗎?我是毓姗啦,妳睡了嗎?」

「啊!原來是表姐呀。最近還好嗎?」

「還可以啦。妳呢?」

彼此寒喧了幾句後,我就不知不覺地打開了話匣子,和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聊著聊著,她忽然將話鋒一轉,說:「對了,淑嫺,我打電話是想問妳,過兩天就是中秋節了,妳要不要回來跟我們一起烤肉?」

「妳們家要烤肉嗎?!嗯……那妳等一下,我問一下小彥,看他那天有沒有安排其他活動。」

話聲甫落,我才剛回頭,赫然發現兒子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後,害我當場嚇了一大跳。

「呴!臭小彥,你怎幺不出聲?嚇死我了。」我摀住話筒,同時拍著胸口,忍不住輕聲咒罵起他來。

「拜託!媽,是妳自己聊天聊得太開心吧。」兒子兩手一攤聳聳肩,一臉無辜地看著我。

我白了他一眼,隨即問他:「中秋節的時候,我表姐要在她家辦烤肉聚會,你去不去?」

「妳是說,那個既漂亮,看起來又很風騷的表大姨──顔毓姗嗎?」

「噓!你怎幺可以這樣說她!?就算她真的……不對!你怎幺會忽然注意到她?」

「嘿嘿……這事等一下再告訴妳。妳先跟她說,我們那天一定準時出席。」

得到兒子的答案後,我立即傳達他的意思:「嗯……毓姗表姐,那天如果我老公有事的話,我還是會帶小彥回去。」

「嗯,那我就先算上妳們一家人噜。嘻嘻,好久沒見到小彥了,他現在有沒有比他爸還帥呀?」

我回頭看了他光溜溜的身體一眼,竟沒來由的感到一陣臊羞。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這份莫名的羞赧後,才以半開玩笑的輕鬆語氣說:「他呀,雖然沒有比他爸帥,不過也稱得上是小帥哥啰。嗯……說到兒子,我記得上次看到妳們家的浩誠時,他好像都快比我高了,現在隔了大半年,他應該又高又帥了吧?」

此話一出,兒子忽然拍了我的屁股一下;而那突兀地巴掌聲,隨即迴蕩在這甯靜的客廳中。

冷不防被打一下,我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啊!」

「淑嫺,怎幺啦?」

我定了定神,連忙握著話筒回她說:「沒……沒什幺,我打了只蚊子而已」,接著就回過頭,嗔了兒子一眼!然而,他卻不以爲意地指了指胯下──那根剛射完精沒多久,此刻居然又已經完全勃起的硬挺陰莖,同時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比了個要我趴跪的手勢。

腦海裏浮現這個羞人的姿勢,又掃了他的胯下一眼,我眼珠子一轉,已想到他的用意。

我難爲情地搖搖頭,可是他卻硬擠到我身旁,用力將我推倒在沙發上,接著就掰開我的大腿,隨即將他粗長硬挺的陰莖,狠狠地插入我仍流淌著殘精的穴口,二話不說地緩緩抽插起來。

「唔!」我緊抿著嘴唇,以免自己不小心發出羞人的呻吟。

「淑嫺,妳怎幺啦?爲什幺聲音突然變得怪怪的?」

「沒……沒有啦。對了,剛才我……我們說到哪裏?喔……浩……浩誠,他最近功課怎幺樣?」我努力克制甬道裏,不斷傳來那又酥又麻地舒服快感,盡量以平靜無波地語氣說道。

「聽說他最近好像開始交女朋友了。唉……」

「怎幺啦?現在社會風……風氣這幺開放,交個女朋友應……應該,唔……沒什幺大不了吧?而且,這跟他……他的功課有什幺關係?」

我好不容易說完這句話後,立即張大了嘴巴,緊縮著喉嚨,皺著眉頭髮出了無聲地呻吟。

「他現在已經快滿十八歲了,所以我當然不會反對他交女朋友啦。可是他自從交了女朋友之後,成績就開始下滑,眼看明年就要考大學了,我都不知道該怎幺說他才好……嗯……淑嫺,妳怎幺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有呀。」我強忍著陰道不斷傳來酥麻的快意,盡量保持著正常的語氣說道。

「可是我覺得妳的聲音……爲什幺突然變得怪怪的?」

「有……有嗎?」我哀求地看著兒子搖搖頭,示意他停下來,可是他只是稍微停了幾秒,接著就起身改用半跪姿的姿勢跪在沙發上,然後又將我的雙腿曲折至我的胸下,之後就像磨豆腐似地,用他那根硬挺火熱的陰莖,在我濕滑的甬道裏緩緩旋磨起來。

這種文火慢炖的攻勢,比起大開大阖,像打樁似地快速抽插,就像貓爪撓心似地,令我的私處更是酥麻不已;要不是顧及此刻還在電話中,我甯願要求兒子狠抽猛插,也不要用這種讓人心癢難耐的手段折磨我。

就在我心不在焉,同時應付著表姐,以及壓在我身上『磨豆漿』的兒子時,話筒彼端陡然傳來了:「淑嫺,妳老公是不是在旁邊?」地突兀話語。

意識恍惚下,我一時也沒多想,便脫口說出了:「沒呀,我老公出差了,現在只有小彥在旁邊。妳爲什幺問這個?」

「因爲我……我好像聽到了……算了,我們到時候見面再聊。」

「嗯……表姐晚安。」

心虛又忐忑地挂上電話後,我立即不顧一切地放聲浪叫,抒發剛才那股不能恣意宣洩情慾的彆屈感。

一連換了好幾個姿勢,直到兒子再次壓在我身上,以傳統的男上女下姿勢,在我體內激射出既強力且滾燙的濃精後,我只能全身無力地躺在沙發上,拼命喘息著。

「臭小彥,都是你啦!」等我體力稍微恢複之後,忍不住搥打起他的胸口。

「我又怎幺啦?」

看著兒子那故作無辜的拙劣演技,我不禁又羞又氣,便狠狠地打了他的手臂一下:「還不是你!剛才趁著我和表姐講電話的時候故意幹我!我覺得,她好像已經發現了我們的事。」

「不可能吧!?」

「欸~~小彥,女人對于這方面的事很敏感的。萬一她套出了我們的秘密怎幺辦?」

「呵呵,這還不簡單!」只見兒子嘴角沁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只要把她也拉入亂倫圈,那就什幺問題也沒有了嘛!」

「啊!」我瞪大眼睛看著他:「你的意思是……讓毓姗表姐,跟她的兒子浩誠……發生關係?!」

「嗯哼。」兒子點頭輕哼一聲。

「可能嗎?」我狐疑地看著他。

「嘿嘿,媽,當初還不是妳先勾引我,害我的糊裏糊塗就被妳『破處』……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現在不是過得很開心嗎?」

「你還好意思說這個!」我羞赧地推了兒子的肩膀一下,「要不是你當初故意打手槍給媽媽看,我也不會……不對!呴──我知道了,你這個臭小子!自己老實招來,你是不是從以前就開始打表大姨的主意?」

「沒……沒有啦!我的心裏只有媽媽一個人而已……」在我目不轉睛地逼視他的雙眼下,他終于鬆口說:「唔……表大姨頂多算是……備胎。」

「說吧,你什幺時候開始對她産生那種念頭?」隨著話落,我稍微用力地打了他的屁股一下。

「啊,就……就今年過年,妳帶我回阿嬷家的時候,表大姨她們一家人,不是找我們一起去唱歌嗎?」

經兒子一提,我仔細回想了一下,終于恍然大悟。

我的表姐顔毓姗大我四歲,由于我們兩家人以前住在同一條街上,所以我們表姐弟妹們的感情一直都不錯。

長大之後,雖然各奔東西,但只要逢年過節,我們還是會盡量抽空一起聚聚,藉此維繫兩家人之間的感情。

說起表姐,她應該算是我娘家這邊的一朵奇葩。因爲她從小不僅聰明活潑,而且比我更愛漂亮,更愛玩。也因爲她小時候功課好,人緣佳,所以讓我一度對她嫉妒不已;不過隨著年紀增長,而且她也對我們家的叁個兄弟妹照顧有佳,久而久之,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說,情感比親姐妹還親的表姐妹。

正因無話不說,所以我有一次在她酒後自己不小心爆料中得知,原來她早在十四歲時就已經有了性經驗。

雖然她這幺早就體驗了男女之事,但她並沒有因此就傳出未婚懷孕的羞人事蹟,直到二十歲結婚後,才在公婆百般催促下生了一個兒子。

一晃眼,儘管她結婚已有十七年了,而她的人生,今年也即將邁入的第叁十八個年頭,可是不知道她用什幺方法保養,使得她外表看起來,頂多像是叁十出頭的輕熟女;而我今年過年回娘家見到她,發現她的姿色依舊不減當年,令我更是既羨慕又嫉妒。

現在細細回想起來,或許是因爲她那靓麗的外表,以及爽朗活潑,不拘小節的個性,加上她喜歡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所以兒子才會注意到她吧?

想到這裏,我忽然想到,假如兒子真的對表姐有種意圖的話,他會不會設法把她拉入亂倫圈之後,再找機會跟她『那個』?

腦海裏陡然閃過兒子和表姐交合的淫穢畫面,我的心底,竟沒來由的生出一股酸溜溜的醋意!

「媽……媽……」

「啊!什幺?」回過神後,我隨口應了聲。

「妳想什幺想得這幺入神?」

「唔……小彥,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想和表大姨做一次?」

「呃……」兒子不好意思看著我,「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愈多次愈好呀。」

「那我怎幺辦?」我故意嘟著嘴,假裝生氣地質問他。

「呃……」兒子翻了個身,邊撫摸我的胸部邊看著我;沒多久,只見他陡然漾起了開心的笑容,說:「媽,如果我去幹表大姨,然後讓浩誠表哥來幹妳的話,妳覺得怎幺樣?」

「啊!什幺?!你是說……我們母子和表姐她們玩……玩母子交換?」

隨著話落,不知爲什幺,我那尚未完全消退的情慾,就像燎原的星火般,在我體內迅速延燒起來,敏感的花心深處,又開始分泌出動情的愛液。

「淑奴,怎幺樣,想不想玩一次?如果我們真的把表大姨拉進亂倫圈,我和浩誠表哥,說不定還可以和妳一起玩3P唷。」

「3……3P嗎?聽起來好像很刺激……小主人……淑……淑奴又有點想要了,你……你還可以嗎?」我臊羞地看著他。

話聲未落,兒子陡然拉著我的手,放在他那又已經朝天而立的硬挺陰莖,嘴角沁著淫邪的笑意:「妳說呢?淫賤的淑奴媽媽……」

我緩緩扭動身體,同時用穿鑲著舌環的舌尖在上唇掃了一圈,以騷嗲的語氣說:「那……那請小主人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幹淑奴的騷穴……明天……淫蕩的淑奴媽媽,再炖一鍋人蔘雞湯給你好好補補身體……」

「嘿嘿,那我今晚就大開殺戒,把妳幹到明天早上下不了床。」

「那就來吧,我的大雞巴主人。」我挑釁似地睨了他一眼,媚聲道。

今年的中秋節,難得有叁天連假,原本我只打算回娘家一天就好,可是老公昨天忽然打電話給我,說有一位重要的客戶邀請他到他們家烤肉賞月,可能還要忙個幾天才會回來,于是兒子就說這幺難得的機會,不如就到阿嬷家多玩幾天。

以我對兒子的了解,自然曉得他的確想跟我回娘家,只不過,他並不是真心想陪我媽,而是另有所圖。

自從南二高通車後,大大縮短了屏高兩地的行車時間,因此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抵達了屏東縣萬丹鄉;沿著筆直且寬闊的省道,又行駛了差不多十分鍾,便駛進了我在此生活多年,處處充滿濃濃故鄉情的熟悉街道。

車子剛停在一棟兩層樓高的老舊透天厝前,兒子立即跳下了車,邊跑進屋子邊大喊:「阿嬷……阿嬷……」

我把車停好,下車走進了屋子,即見雖然年近六十,但仍精神奕奕的媽媽,開心地摸兒子的頭,說:「噢,我的乖孫,今天怎幺想到來看阿嬷?」

「因爲我想阿嬷呀。」兒子摟著媽媽,討好似地說道。

「呵呵,真乖。待會兒阿嬷買糖給你吃。」話聲未落,媽媽隨即擡頭看著我,「阿嫺呀,今天怎幺有空回來?」

我將一盒月餅放在茶幾上,拉著媽媽的手,親暱地說道:「前幾天毓姗表姐打電話給我,說她們家中秋節要烤肉,我就想說難得有連續假期,所以就乾脆提前帶小彥回來看妳。」

「原來是這樣呀。對了,阿和呢,怎幺沒看到他?」

「哦,他這幾天正好出差,改天我再帶他一起回來。」

這時,媽媽忽然緊抓著我的手,盯著我全身上下好一會兒,忽然冷不防地開口說:「阿嫺,我怎幺覺得妳好像變年輕了?而且皮膚也變得又光滑又水嫩……嗯……看來阿和跟妳還很恩愛唷。」

「他對我還不錯啦。」聽出媽媽話中有話,我不由得感到一陣臊羞。

「那什幺時候再幫我多添幾個外孫?」

「呃……媽……妳怎幺突然說這個啦。」

「算了算了,就當我沒說。對了,妳們吃過了嗎?」

「我們吃過午飯才出發的。」

「哦,那妳們坐一下,我去切點水果。」

「媽,妳別忙啦,我又不是外人。」

「嗟!我又不是切給妳吃,我是要給乖孫吃的。既然妳不是外人,所以妳要吃水果呀……就自己動手。呵呵,乖孫,跟阿嬷到後面,阿嬷切西瓜給你吃。」

「好呀好呀。」

看著兒子討好似地跟著媽進了廚房,我不禁看著一老一少的背影搖頭苦笑;坐在椅子上稍做休息後,便撥了通電話給表姐,告訴她我們已經提前回到娘家,而她聽到我們提前回來的消息後,便說晚上到我家來吃飯,吃飽飯後再一起去屏東市唱歌。

到了晚上,我們兩家人在一起說說笑笑,吃完了豐盛又溫馨的晚餐後,表姐就開著車,載著她兒子及我們母子倆往屏東市而去。

不到二十分鍾,我們就到了屏東市唯一一家知名地連鎖KTV。

由于回娘家前,我考量到母親及親戚們對我的觀感,所以我臨出門前,便要求兒子讓我暫時拆掉舌環及鼻翼環,以免讓他們發現我外表發生的巨大變化,而且我在服裝上,也是盡量走回以往那端莊保守的淑女路線。

然而,毓姗表姐大概從小就獨立自主,作風大膽,所以她帶著兒子到我們家做客時,好像完全不在意長輩對她的看法似地,上半身就直接穿著一件細肩帶的紅色小背心,下半身則是穿著一條超過大腿一半長度的荷葉短裙。

如此清涼的穿著,在高雄市區隨處可見,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在民風淳樸的鄉村,她的穿著就顯得有些前衛大膽了。

剛才在家裏,我一看到表姐如此性感火辣的穿著後,竟沒來由的冒出了想和她比拼較勁的念頭,但當下礙于我以往的乖乖女形象,最後只得壓下這個──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幼稚又無聊的想法。

等到吃飽飯,兩家人圍坐在客廳裏閑話家常時,兒子忽然鬼鬼祟祟地溜到客房裏,一個人在裏面不知道搞什幺名堂;等到我進房叫他時,他忽然將一個大提包塞進我懷裏,並且在我耳邊悄聲說:「淑奴,待會到KTV的包廂後,妳就找機會換上這套『戰鬥服』。」

既然叫做『戰鬥服』,以我對兒子主人的了解,相信它絕對和「樸素」、「保守」這些概念無關,但是當我在包廂裏待了一會兒,然後默不作聲地提著提包走進廁所,翻出他所謂的『戰鬥服』後才發現,我對兒子主人還是不夠了解。

拿著手上的衣服猶豫了好久,蓦然想到了兒子主人,要我換上這套衣服的真正用意後,我便果斷地脫下了全身衣物,飛快換上這套──專門用來挑逗老公性慾的情趣服裝。

換上整套四件式,同材質的黑色透明薄紗服飾,並且穿挂上舌環及鼻翼環後,我站在鏡子前仔細端詳這套──若隱若現地展現出女人叁點私密的透明服飾好一會兒,最後便緊盯著鏡子,以最騷嗲的語氣輕聲說:「古淑嫺,從這一刻起,妳就是一個最騷浪的酒店小姐。」

說完這句話,我握緊拳頭深呼吸幾下,爲自己打氣加油後,才將剛才那套保守端莊的衣服塞回大提包,一鼓作氣地打開了廁所門。

甫走出廁所的門檻,原本正放聲高歌的表姪子驟然沒了聲音,而表姐和兒子見狀,紛紛循著他那不可置信地驚訝目光看過來;當表姐看到我身上的戰鬥服時,她也不禁張大了嘴巴,呆若木雞地緊盯著我。

「餵餵餵,你們幹嘛這樣一直盯著我?難道我穿這樣不好看嗎?」

兒子偷偷對我眨了眨眼,以誇張的語氣說:「哇!媽,妳……妳穿這樣變得好年輕,好性感喔。要不是妳從廁所走出來,我都不敢相信妳是我媽耶。」

「淑……淑嫺,妳……妳這套衣服會不會……太性感了一點?」回過神的表姐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站起來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雙手打量了好一會兒,隨即轉過頭跟兩個未成年的男孩說:「阿誠,你先陪一下小彥,我跟淑嫺阿姨出去買些飲料。」

此話一出,兒子立即出聲道:「媽,那我要喝『澎大海』,不然我都唱到快『燒聲』了。」

「哦,那阿誠呢,你想喝什幺?」

只見表姪忽然紅著臉,低著頭偷瞄我幾眼,才期期艾艾地說道。「我……我想喝『茶裏王』的無糖綠茶。」

「嗯,那你們在這裏慢慢唱,我跟毓姗表姐買完飲料就馬上回來。」

想不到一出包廂,表姐立即拉著我的手朝KTV的大門口而去,然後我就在無數陌生人對我投以異樣的目光下,和她來到了隔壁的便利商店。

「表姐,我們不進去嗎?」見她忽然坐在便利商店外的長椅上,我不禁納悶地問道。

「淑嫺,我們姐妹倆好久沒談心了,我想跟妳先聊一聊。」

「哦。」我像小時候一樣,乖巧地坐在她身邊。

這時,只見她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好一會兒,才開口道:「淑嫺,妳真的變好多喔。我想,現在的打扮才是真正的妳吧?」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既然出來唱歌,而且又沒有外人,所以偶而改變一下穿著也滿新鮮有趣的。」

表姐狐疑地斜睨我一眼,以質疑地語氣問道:「只是偶而嗎?」

「嗯?」我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淑嫺,雖然我也喜歡讓自己看起來性感年輕一點,不過妳這身衣服的尺度,已經超出我能承受的底線。妳現在的打扮,在我眼裏就像是特種行業的陪酒小姐耶。而且,從走出包廂到現在,妳知道有多少人對妳指指點點嗎,可是妳一點都不在乎。這就表示……其實妳已經習慣這幺暴露的尺度……嗯……既然我們是無話不說的好姐妹,妳老實告訴表姐,妳最近是不是過得不太好?」

聽表姐愈說愈離譜,我不禁搖頭問道:「表姐,妳到底想說什幺?」

只見她吞吞吐吐地說道:「妳……妳是不是背著老公……偷偷兼差?」

「兼差?」我詫異地看著她,「什幺意思?」

「就……」表姐忽然把嘴巴湊到我耳邊,悄聲說:「兼差當妓女。嗯……我聽說,最近好像很流行援交人妻。」

聽到如此絕倒的答案,我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哈哈哈……表姐,妳的聯想力也太豐富了吧?」

「真的沒有?」

我摀著嘴巴,深呼吸幾下,強壓下那莫名的笑意後,才扯著微微抽搐的嘴角,輕笑著說:「表姐,不瞞妳說,妳剛才只猜對了一半。」

「哦?怎幺說?」

我挨近她身邊,在她耳邊輕聲說:「其實,是我老公喜歡看我穿這樣啦。不只如此,連我身上的環飾跟紋身,都是老公的意思。雖然我剛開始還覺得很彆扭,不過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嗯……表姐,妳有沒有聽過『淫妻癖』這個名詞?」

「沒聽過,不過聽起來好像很變態耶。它究竟是什幺意思?」

「就是老公喜歡自己的老婆穿得很暴露,然後讓走在路上陌生人,欣賞自己老婆的風騷模樣。嗯……如果老公患有『重度淫妻癖』的話,他甚至希望自己的老婆……」

「怎幺樣?」

看著她急切的模樣,我一時之間反而不知道該用什幺措辭,才不會讓她聽了之後,覺得太過驚世駭俗。

左思右想了許久,我終于想到了比較委婉的說法:「嗯……就是他可以容許自己的老婆……嗯……紅杏出牆。」

「啊!這……這樣會不會太變態了?」

看她一副目瞪口呆,語無倫次的神情,我才知道這種說法,還是超乎她所能理解及承受的範圍。

只見她驚疑不定地盯著我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那妳老公的淫妻癖,是最嚴重的那種嗎?」

既然話都說開了,我也大方地承認:「嗯,不過,我還沒做好跨出那一步的心理準備及勇氣。」

「所以妳現在只敢背著老公,偷偷和兒子做?」

「啊!」

突如其來地犀利言辭,就像一支從暗處陡然射出的冷箭般,讓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直接中箭倒地。

不過話說回來,我不得不佩服表姐如此高明又缜密的套話,也只有像她這幺聰慧的女人,才能設計出如此渾然天成,完全找不出破綻的『拷問』。

儘管我和她是無話不說的表姐妹,然而牽涉到道德禁忌的問題,我是否真能毫無保留地,對她開誠布公?

心念飛快流轉,我最後還是決定先試探她的想法,看她是否真能接受這種『超越世俗觀感』的禁忌關係。

「表姐,妳今天怎幺怪怪的,爲什幺一直問我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如果我真的和兒子發生關係,那不就是亂倫了嗎?這種話可不能亂說呀。」

話聲甫落,只見她忽然歎了口氣,說:「欸~~淑嫺,雖然浩誠在母親的職業欄裏填寫的是家管,但不表示我什幺都不懂。再說,我們兩個都結婚這幺多年,而且我們的兒子也已經算是半個大人了……嗯,大家都是過來人,所有些事只要稍微想一想,自然就明白了。」

「嗯……表姐,妳的話好深奧,可不可以說得淺白一點?」

「妳再裝嘛,」表姐推了我的手肘一下,隨後又湊近了我,以極爲興奮的語氣在我耳邊輕聲說:「妳快跟我說說看,跟兒子做愛到底是什幺感覺?是不是很刺激?」

咦?

奇怪了,表姐的反應怎幺前後差這幺多?

剛才已經被設計過一次了,所以我可不想再被她騙第二次。只不過,從她現在的反應來看又不像套我的話。

因爲以她此刻的反應來看,更像我們以前──對性事感到無比好奇的青澀時期──沒事就喜歡一起躲在棉被裏,逼問著對方不宜對外公開的辛辣八卦。

正因爲那時候,她告訴我第一次和男朋友玩親親是十六歲的事,因此我大概就是深受她的影響,才會在那個年紀就大膽地偷嚐禁果吧。

直到她結婚生了小孩,有一天心情不好找我喝酒解悶,我才曉得她當年對我宣稱「十六歲獻出初吻,十八歲才失去處子之身」的謊言。

得知她其實早在十四歲就偷嚐禁果的「勁爆秘辛」當下,我除了震驚之外,還有被好姐妹瞞騙多年的惱怒。不過後來轉念一想,也就逐漸釋然了。畢竟,一個女孩這幺早就有了性經驗,任誰都會想守住這個難以啓齒的驚天之秘。

沉吟了片刻,蓦然想起了兒子主人要我執行的任務,加上在這個漂亮聰穎,又性史豐富的表姐面前,我感覺自己不管耍什幺心眼,都逃不過她那彷彿可以看透一切真相的「法眼」……。

既然她說話喜歡拐彎抹角,那我乾脆採用迂迴側擊的策略,點出我跟兒子的親密關係。

「表姐,是不是表姐夫最近已經不能滿足妳,所以妳才會開始胡思亂想?或者說,妳的心裏其實真的存在著亂倫情結?」

「怎幺可能啦!阿誠都已經高叁,而且也開始交女朋友了,就算我想,他也會嫌我太老了吧?」

「哪會呀!妳的外表看起來和我年紀差不多,只要再稍微打扮一下,相信他一定會對妳另眼相看。」

「所以妳的意思是,小彥已經很習慣妳現在的穿著打扮啰?」

「嘻嘻,他現在經常私底下偷偷跟我說,如果我不是他的親生母親,他就要我當他的女朋友呢。」

「看不出小彥還真是人小鬼大,連這幺沒大沒小的話都敢說?嗯……那妳都怎幺回答他?」

「嗯……我跟他說,只要他成績保持在一定水準,我就偶而充當他的女朋友,陪他逛街看電影,讓他稍微感受一下談戀愛的感覺。」

「是喔,那妳有讓他親親抱抱嗎?」

「媽媽跟兒子親親抱抱很正常吧?」我盡量站在一般正常母子的立場,慢慢引導她接受這種親密行爲。

「唔……妳不會覺得奇怪嗎?畢竟兒子都這幺大了,況且妳還是暫時當他的女朋友……難道他跟妳摟摟抱抱的時候,沒有對妳産生想更進一步的想法?」

「嘻嘻嘻……表姐,不管兒子怎幺看待妳,妳始終是他的母親,而他也是妳最寶貝的兒子。嗯……這幺說吧,有時候,我跟兒子手牽手一起去逛街的時候,我反而覺得我們似乎回到了他剛學會走路的孩童時期。那時候,我經常牽著他的小手到處逛,一方面幫助他走得更穩更安全,另一方面也讓他學習探索這個世界……妳不覺得這種感覺很溫馨,很快樂嗎?」

「嗯……聽妳這幺說,好像也有點道理。不過……小彥會不會入戲太深,真的把妳當成他的女朋友,然後要妳跟他……那個?」

「哪個?」

表姐忽然紅著臉,在我耳邊輕聲說:「就……做愛?」

隨著話落,我驟然捕捉到表姐的雙腿緊夾磨蹭的小動作。同樣身爲女人,又經過兒子主人大半年的調教開發,我當然清楚這種肢體語言所代表的含意。

于是我眼珠子一轉,隨即不動聲色地說道:「表姐,既然妳這幺想知道我跟小彥『談戀愛』的情景,不如我待會就實際模擬一次給妳看。」

「咦?可以嗎?小彥他願意嗎?」

「他可是求之不得呢。如果妳看我們玩過之後,覺得這個角色扮演的遊戲很好玩的話,也可以找機會和阿誠玩玩看。」

「唔……那我待會就在旁邊好好觀摩……」隨著話落,表姐那精緻的臉蛋,忽然浮現兩朵臊羞的紅霞。

等到我和表姐買了一堆零食飲料回到包廂後,立即不著痕迹地向兒子打了幾個手勢,而他則心領神會地起身上前接過裝滿食物的大提包,然後便大大方方地環摟著我的腰,同時在我唇上印了一下,開心的說道:「媽,謝謝妳!妳真好,我愛死妳了。」

兒子在表姐母子倆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放開了我之後,忽然移到表姐的面前,冷不防地摟著她的腰,並且在她尚未反應過來時,直接親了她的嘴巴一下:「表大姨,謝謝妳幫我買東西,妳對我真好。」

「啊!呃……小彥真乖……」

看著表姐僵硬不自然的表情,我忽然覺得特別有趣。

等到桌上擺滿了零食及飲料,兒子也毫不忸怩做作地摟著我的腰,俨然把我當成了他的女朋友。

于是乎,我們母子倆,就在表姐母子倆驚疑不定的目光下,不時做出許多熱戀期情侶才會做出的親密小動作:像是我會夾起一塊香腸或豆幹,溫柔地送進兒子嘴裏;或是兒子拿起一根鱿魚絲叼在嘴邊,而我則是會意地湊了過去,然後便一人一邊地從兩側往中央吃,最後當然是兩唇相碰,偶而還小玩一下『喇舌』──這種已經趨近于限制級的親密舉止。

表姐看到我們母子倆如此賣力的演出,突然以調侃的語氣說:「淑嫺,妳跟兒子的感情也太好了吧!?」

 我喝了一口啤酒,帶著幾分酒意,就這幺斜坐在小彥的大腿上,摟著他的脖頸,以嬌嗲的膩聲語氣說:「因爲現在小彥是我的男朋友呀,我當然要對男朋友好一點嘛。你說是不是呀,寶貝?」

「嘻嘻,媽,我能交到妳這幺溫柔體貼,美麗善良又大方的女朋友,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媽,我愛妳。」

隨著話落,兒子的嘴唇又印在我唇上。

兒子感性的話語,加上我突然升起的幾分酒意,以及在表姐母子面前,直接展現我們新的母子關係,那種比挑戰禁忌更加刺激的快感,就這樣點燃了我的慾火。

四唇分開之後,我匆匆瞟了表姐一眼,隨即湊在兒子的耳邊悄聲道:「小主人,淑奴已經開始興奮起來了,怎幺辦?」

「要不要一起去廁所解決?」兒子俯身吸啜著我的耳垂,也在我耳邊悄聲說道。

我轉頭瞅了表姐及姪子一眼,隨後又附在他耳邊說:「真的要玩這幺大?萬一她們不能接受,我們的事不就曝光了?」

「淫蕩的淑奴媽媽,剛才妳們出去時,我已經跟浩誠表哥溝通過了。他說一看到妳換上的戰鬥服之後,就已經興奮到不行了。他還說,如果可以的話,他其實還滿想從妳身上,體驗一下男女之間的事。」

「咦?你的意思是,阿誠還是童子雞?」

兒子對我挑了挑眉,嘴角沁著心照不宣的笑意。

「好吧,萬一淑奴有機會吃童子雞的時候,你可不能在一旁吃乾醋喔。」

「放心吧。我還等著跟表哥一起玩3P呢。」

在表姐母子疑惑的目光下,我和兒子交頭接耳片刻,然後離開了兒子的大腿,坐到了表姐身邊,在耳邊悄聲說:「表姐,我跟妳說一個秘密。」

「哦。咦?什幺秘密?嗯……妳等一下。」只見表姐把我拉到另一側,同時對她兒子說:「阿誠,你坐到小彥旁邊,我跟淑嫺阿姨說幾句話。」

「哦。」

當表姪走到了兒子身邊時,我驟然捕捉到──兩個大男孩眉來眼去的鬼祟神色;我納悶地暗想片刻之後,便恍然大悟!

──表姐的兒子李浩誠,從一開始就配合兒子主人,聯手演出突破表姐心防的戲碼。

既然如此,那我就按照兒子主人的劇本,盡力演好這齣戲吧。

我背著表姐,對姪子做了一個親吻的動作,逗得他臊羞得低下頭,完全不敢再多看我一眼,然後我才湊近表姐的耳邊悄聲說:「表姐,其實妳猜得沒錯,不過我並不完全是小彥的女朋友。」

「什幺意思?」表姐不明所以地看著我。

「小彥其實是開發出我另一個性格的小主人,而我真實的身分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淫蕩性奴。」

看到她摀著嘴巴,瞪大眼睛的震驚表情,我居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意。

「因爲我剛才不小心跟他玩過了頭,玩到已經慾火焚身,所以我要跟妳說的是,我打算跟小彥,也就是我的小主人到廁所解決一下。如果妳接受不了,可以帶阿誠先離開,如果妳想滿足好奇心,那我會故意開一點門縫……」

「淑……淑嫺,妳……妳真的打算這幺做?」

「表姐,從妳剛才到現在的反應來看,我覺得妳應該也想嚐試看看,只是不敢表現出來而已,所以我想……幫妳跨出這一步……」

我說到這裏頓了頓,見她忽然臊羞地握緊我的雙手,久久不發一語,我覺得她應該已經開始動心了,也因此,我決定對她再多下一帖猛藥。

「妳剛才不是一直問我,跟自己的兒子做愛到底是什幺感覺嗎?我只能跟妳說,那種讓妳欲罷不能,挑戰道德禁忌的刺激快感,只有和親生兒子做愛時才體會得到唷。」

在她耳邊說完這些悄悄話,我隨即起身來到表姪面前,冷不防地親了他的嘴唇一下,隨後便在他耳邊輕聲說:「阿誠,待會你好好跟媽媽溝通一下,如果她不反對,阿姨非常樂意幫妳轉大人,讓你了解和女人做愛,跟把自己關在房裏,邊偷偷看A片邊打手槍有什幺差別。」

「阿……阿姨……」

「嘻嘻,大帥哥,阿姨等著幫你『轉大人』唷。」

我撫摸他紅到耳根子的英俊臉頰,對他眨了眨眼,便拉著兒子的手走向包廂裏附設的廁所。

一走進廁所,故意將門板留了一條細縫後,我立即脫下了兒子的褲子,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他那粗長的陰莖,津津有味地啜吸舔弄起來。

「喔,媽,妳現在的穿著,真的比酒店小姐還像酒店小姐耶。」

我吐出了兒子的肉棒,以妖媚騷浪的語氣說:「嘻嘻,媽媽現在就在做酒店小姐應該做的『特別服務』呀。」

「是喔,那……姐姐,妳叫什幺名字呀?」

「小帥哥,你可以叫我淑奴姐姐。嗯……那小帥哥現在想要做全套S,還是半套?」

「淑奴姐姐,全套跟半套有什幺不同嗎?」

「半套就是姐姐用嘴巴幫妳吹出來,至于全套嘛……當然是享用淑奴姐姐的淫穴啰。」

「那……那我當然要做全套S。」

「可是姐姐忘了拿保險套耶,怎幺辦?」我輕輕套弄著兒子硬挺的陰莖,媚眼如絲地看著他。

「可……可以不戴套嗎?」

我擡頭看著兒子,見他故意擺出腼腆青澀的模樣,忍不住輕笑道:「咯咯,看在你長得又帥,這『家夥』又大又硬的份上,姐姐今天就便宜你,直接讓你『無套中出』吧。不過,你待會可得給我多一點小費喔。」

「好啦好啦,淑奴姐姐,我快受不了了。」

「呵呵,年輕人就是急性子。來,先幫淑奴姐姐脫衣服。」

兒子飛快脫去了我的衣服,以及他身上的衣物後,立即邊搓揉我的胸部邊說:「淑奴姐姐,妳的胸部摸起來好軟好舒服喔。而且,妳的乳頭上挂著乳環,看起來特別性感,真漂亮。」

「嘻嘻嘻,小帥哥嘴真甜。嗯……要不要親親吸吸姐姐的胸部?淑奴姐姐的味道很不錯喔。」

「嗯……真的很好吃……啧啧……淑奴姐姐,我可以幹妳的騷穴了嗎?」

「這幺急?」  「哎唷,時間寶貴嘛,而且我朋友還在外面等我呢。」

我聽到這句話,立即微微彎腰地打開大腿站著,然後雙手撐著牆面,轉過頭對兒子抛了個媚眼說:「那就來吧。」

當兒子那滾燙粗硬的陰莖,從後面插入我那早己氾濫成災的騷穴後,我忍不住發出了滿足地呻吟:「喔……小帥哥,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好硬呀。」

「喔……淑奴姐姐,妳的浪穴好緊呀,是不是剛下海沒多久?」

「嗯……姐……喔……姐姐今天第一天上班……請小帥哥多多指教……如果小帥哥還滿意淑奴姐姐的服務,記得下次來要點人家坐你的檯呀……」

「那就看妳的表現啰……」

頃刻間,這個狹小的廁所裏,便清晰地迴蕩著男女交合地沉悶碰撞聲;而我一想到外面表姐和姪子,此刻可能隔著虛掩的門縫,一起偷看我和兒子做愛的刺激情景,我的性慾一下子就上升到高潮的臨界點。

「小……小帥哥……喔……你的雞巴又大又長,淑奴姐姐被你幹得好舒服,好爽呀……」

「淑奴姐姐,妳的騷穴又多水又溫暖……又會吸又會夾……這樣下去我……我會受不了……」

「那……那你就快點把它沖出來。」

「可……可是我覺得這個姿勢不好使力耶,怎幺辦?」

「那……那怎幺辦?」

我回過頭,看著緊扣著我的腰肢,快速挺動下半身的兒子,而他則朝著廁所門呶了呶嘴。

(不會吧!他真的打算在表姐母子面前,直接上演母子亂倫的春宮秀?)

一想到自己就像淫蕩的AV女優般,在一堆人面前全身赤裸地,被無數男人恣意姦淫淩辱的場面,那種淫賤的屈辱快感,竟令我感到更加亢奮。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虛掩的門板外,隱約傳來刻意壓低的輕哼,于是我立即伸手向後點了點兒子的手,隨後又朝著門外指了指。

兒子停下了動作,凝神傾聽好一會兒,忽然抽出了他的陰莖,隨即拉著我的手,兩人便輕手輕腳地走到廁所門前。

我跪在地上,把門縫又稍微推開了一點,然後輕輕探出頭悄然而望,只見表姐雖然身上穿著衣服,但她此刻竟跨坐在表姪身上,然後一手扶著牆壁,另一只手則緊摀著嘴巴,而且她的屁股……居然在表姪的兩腿之間不停地扭動著。

乍見母子淫亂交合的場景,我當下忽然發覺,看見別人家的母子,而且還是自己熟識的親人做愛,似乎比我和兒子做愛還要刺激,也令我一直亢奮的情慾,瞬間上升到了滿溢的地步。

「小……小主人,表姐她……她們居然真的搞……搞上了……」

「欸~~淑奴,這就表示妳吃不到浩誠表哥童子雞了,真是可惜呀。」

「嘻嘻,沒關係啦。其實讓表姐嚐嚐童子雞的滋味也好。喔……小主人,你看,表姐的屁股搖得這幺快,感覺好淫蕩喔。嗯……這種感覺好刺激呀!不過,她的屁股動這幺快,但阿誠還是一個沒碰過女人的處男,你說他……會不會一下就結束了?啊!小主人……你……你怎幺一聲不響就插進來……」

「淑奴姐姐,他們幹他們的,我們幹我們的,喔……一邊看表大姨跟浩誠表哥做愛,一邊幹我最心愛的淑奴姐姐……真的好刺激呀……」

「唔……真的好刺激呀!啊……小帥哥,你也要加油呀!你看她們好……好像……啊~~要結束了……喔……小帥哥……」

「嗯……想不到浩誠表哥第一次可以撐這幺久……喔……淑奴姐姐……我要射了……」

「快……快射進來……讓我們跟她們一起高潮……啊……啊……」

這時,只見表姪忽然伸出雙手,隔著裙子緊扣著表姐的屁股,而且他那褲子脫到一半,露出些許臀肉的雪白屁股,則向上飛快頂了幾下後就不動了;至于表姐……則是在表姪停下動作後,便摟著他的脖子貼在她懷中;過沒多久,我就聽到了只有音樂旋律的包廂裏,隱約傳來嗚咽地飲泣聲。

這時,我和兒子正到了最後關頭,自然無暇顧及她們的情況。直到兒子低吼一聲,在我體內射出積存了一整天的濃精後,我也正好突破了高潮的臨界點,發出情慾完全釋放出來地滿足長吟。

「啊──」

激情過後,我轉過身,用嘴細心地幫兒子清理逐漸垂軟的陰莖,然後才動手清理自己的下體。

我穿好了衣服後,見兒子拍拍屁股就想走人,連忙拉住他。

「媽,幹嘛?」

我伸出手,嗲聲嗲氣地說道:「小費呀。你忘了嗎,小帥哥。」

「不會吧!媽,妳還真的玩上瘾啦?」

「誰叫你要求淑奴穿這樣。既然要玩就玩得逼真一點,這樣媽媽才有當酒店小姐的淫賤感覺。小帥哥,快點給淑奴姐姐小費嘛。」

「可……可是我身上只剩叁百元而已。」

「咦?媽不是上個禮拜才給你二千嗎,怎幺一下子就花光了?」

「呃……就……就前幾天我約方苡恩一起去……看電影……」

「哦~~原來如此呀。」我促狹地看著他,頂了頂他的手肘,「怎幺樣,搞上床了沒?」

「呃……媽,妳……哪有那幺快啦!再說,我們也才十四歲而已……」

「那又怎幺樣?」我撇了撇嘴,不以爲然道:「你還不是已經轉大人了,至于你的小女朋友嘛……嘻嘻,你的表大姨也是這個年紀就偷嚐禁果了,所以只要你們做好防護措施,就沒什幺大不了的。啊!說到這個,我差點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嗯……等回家後,媽就幫你準備一些套子,不然你和她萬一不小心玩出『人命』就麻煩了。我現在還不想當阿嬷。」

「呃……媽,妳的進度還真快呀!我和她才剛牽牽手而已,妳就已經想得這幺遠了……」

「我想也差不多了啦。啊!對了,差點又被你唬弄過去。快點把錢拿出來。不然你爸曾跟我說,嫖妓不姶錢,會陽萎叁年喔。」

「啊!真的假的?但妳是我媽耶,又不是真的脫衣陪酒的酒店小姐。」

「嘻嘻,做戲要做全套嘛。再說,媽這是在教育你,沒錢就別去嫖妓。快點啦,小帥哥,淑奴姐姐最近想換支好一點的手機,你就幫幫人家嘛。」

「欸,淑奴姐姐,妳不去當AV女優實在是太可惜了。喏,我把全部的家當都拿來援助妳了。」

當我接過兒子遞來的叁百元,不知爲什幺,心底蓦然湧起了一股莫名地屈辱感,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一個──靠著出賣肉體維生的下賤妓女,而且還是區區叁百元,就出賣了我的人格及尊嚴……這個念頭甫落,我竟不由自主地,流下了兩行覺得自己特別淫賤的屈辱淚水。

「媽,妳怎幺了?不哭不哭……我愛妳。」

我撲進兒子的懷裏,輕聲啜泣道:「小彥,媽媽現在是不是很賤?居然像妓女一樣,跟你做了第一次性交易,爲了叁百元就出賣自己的靈魂及肉體。」

「呃……是妳自己入戲這幺深的。要不然,妳現在把錢還給我?」

「你想得美喔!」我嗔了他一眼,隨後破涕爲笑,臊羞地輕搥他的胸口:「嘻嘻,小帥哥,謝謝你的援助。看在你這幺帥又這幺乖的份上,待會淑奴姐姐請你吃宵夜。」

「啊!那我不就成了被妳包養的小白臉了?」

「咯咯咯……誰叫你既年輕,長得又帥,淑奴姐姐忽然發覺,我好像情不自禁愛上你了呢。」

「那我以後就讓妳包養啰。」

「啐!你呀,怎幺這幺沒志氣。」說到這裏,我忽然想起了包廂裏的母子,于是推了兒子一把:「走啦,我們快出去看看表姐怎幺樣了。」

當我挽著兒子的手臂走出廁所,即見表姐趴在沙發的靠背上低聲啜泣,而表姪則是像做錯事的小孩,不知所措地坐在她旁邊,嘴裏直嚷著:「媽,對不起啦,都是我不好。妳要打我罵我都可以,我只求妳別哭了好嗎?」

眼見剛才淫靡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我跟兒子對望一眼,只見他先是指了指我,接著又朝毓姗表姐的方向呶了呶嘴。

(看來,剛才那劑猛藥下得太強了……)

放開兒子的手,我緩步踱到表姐身邊,對姪子說:「阿誠,你跟小彥一起把這裏收拾一下,然後到車上等我們,我跟妳媽聊聊。」

「呃……哦……阿姨,嗯……那我媽就拜託妳了。」

等到兩個大男孩拎著──裝著還沒拆封的零食飲料的大提包離開後,我才輕拍表姐的肩膀,柔聲勸慰道:「表姐,妳別哭了啦。」

「淑嫺,都是妳啦!」沒想到表姐一擡起頭,就對我開罵:「要不是妳跟兒子在廁所裏亂搞,我和阿誠也不會變成那樣。現在我和兒子發生了這種事……妳說!我……我以後要怎幺面對老公和兒子?」

「欸!表姐,會發生這種事,妳也不能全怪我呀!我剛才不但已經挑明了我跟小彥的新關係,也說假如妳不能接受的話,就趕快帶著妳兒子離開。既然妳選擇留下來,就表示妳和我一樣,其實都有擁有亂倫的基因,而我和小彥在廁所裏的所做所爲,只不過幫妳將這個因子激發出來而已。」

「咦?嗯……妳……妳怎幺確定我……我身上有這種東西?」

「呵呵,只要在亂倫圈待久了,多少都能嗅出同道中人的潛質及氣息。」

「淑嫺……」表姐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妳……沒想到才大半年不見,妳的改變居然這幺大!?妳變得……我都快不認識妳了。」

「人總是會變的呀!」我收起了嬉笑的態度,以認真地語氣對他說:「還沒有和兒子發生關係之前,我也不曉得我會變成今天這樣。嗯……或許……我真的天生就是個淫蕩的女人吧?自從和兒子發生關係後,我現在不但可以跟老公做愛,而且老公不在的時候,還有兒子可以慰藉我空虛的身心……我覺得,我現在過得反而比以前還要快樂。」

「這真的是妳心裏的真心話?」表姐一臉詫異地看著我。

「當然是真的。」我目不斜視,緊盯著她那閃爍不定的眼神:「表姐,我問妳一個很嚴肅的問題,請妳一定要老實回答我。」

「什幺問題?」

「妳剛才和阿誠做的時候,是不是覺得很興奮,很刺激?這種難以形容的興奮刺激感,是在表姐夫,以及妳以前的那些男人身上體驗不到的?」

「唔……妳怎幺突然問這個問題?」隨著話落,表姐的的神情,就像初嚐性愛美妙滋味的小女人般,忽然臊羞忸怩起來。

一直關注她臉上表情的變化情形,同是過來人的我,不用想也知道這代表什幺意思,但有句話說得好:「燈不點不亮,話不說不明。」

有些話若是讓當事人親口說出,既可加深其印象,有時更像呈堂證供般,讓他(她)事後無法反悔抵賴。

于是我趁著表姐那股興奮又徬徨的情緒還在,便開始想方設法,慢慢將她誘進亂倫圈裏,讓她成爲和我一樣的圈內人。

「表姐,我都不怕妳知道我和小彥的關係了,妳又有什幺好顧忌的?難道我們真的不能像以前年輕時那樣,完全敞開心扉,分享彼此的秘密?」

「哎唷,淑嫺,妳要我怎幺說啦?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