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上门女婿1-5 作者:kang19902

精彩内容:

楔子
  六年前的曠飛就像所有剛從大學畢業年輕人一樣,初來社會,對一切都懵懵
懂懂,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時候,因爲老板的一句嘉獎,激動不已,爲了老板告訴
你的那個美麗前景和大好前途,廢寢忘食。甚至,覺得知遇之恩,此生難報。
  曠飛出生于一個農村的單親家庭,從記事起就沒有父親的概念,只有母親含
辛茹苦供自己上學,當然,曠飛也沒有辜負自己的母親,他如願考上了市裏不錯
的大學,按照村裏人的理解,考上大學就意味著國家會分配工作,就能當官了。
  畢業後和其他剛踏入社會的人一樣,曠飛很容易相信別人對他的承諾,也很
容易的相信自己的感覺。覺得自己所做的不是工作,而是一份前程,現在的艱苦
是在爲今後的理想花園添磚加瓦。
  曾幾何時,曠飛的腦子裏有一個想法,認爲這個世界遲早都是自己的,即便
得不到全部,最起碼也能贏的一席之地,雖然現在兩手空空,仍舊不免有心懷天
下的意氣風發。
  但是,當連續叁年的工資加起來還沒別人半年多的時候,他才明白,明白了
這個社會中無比現實的規則。
  如今這個現實的社會靠的是關系,金錢,只知道拼命幹活的人最終只得到老
板虛僞的誇獎,而這些誇獎並不能當飯吃。
  心灰意冷的曠飛辭去了工作,他躺在租住的小房子裏,心灰意冷,自己在外
辛苦了這幺長時間,掙到手的錢卻屈指可數,甚至拿不出一分錢寄回家裏。
  改革開放叁十年,人們的物質生活變得異常豐富,隨之而來的是房價飛彪,
柴米油鹽的價格一漲再漲。
  媒體總是報道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社會和諧穩定,百姓安居樂業,工人的
工資大幅上漲。
  媽的,工資大幅度上漲?這些媒體真是說瞎話都不臉紅,老子當初勤工儉學
的時候一個月也有八百塊錢的收入,現在工作叁年,除去那些亂七八糟自己都搞
不清楚的扣費,每個月倒手的工資甚至都不到八百!
  辭職後的曠飛心情低落到了極點,難過和失落的情緒壓得他透不過氣來,如
今的社會像他這種大學本科畢業的人滿世界都是,想要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簡直
比登天還難。
  一個人傷心欲絕的時候,往往會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情,傍晚,經過一家叫做
『黑色心情』的酒吧的時候停了下來,他靜靜的站在門外,仿佛思索著什幺。
  幾分鍾後,曠飛歎了一口氣同時搖了搖頭,接著他大步走向酒吧的玻璃門,
然後推門走了進去。
  酒吧不大,因爲還沒到夜生活的高峰期,所以裏邊只有零星的幾個位置坐著
客人,吧台裏調酒師懶散的擦著酒杯,曠飛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了下來,在這之
前他從來沒進過這種地方,所以看上去有點呆頭呆腦的。
  「先生,您要點什幺?洋酒?還是……」一個甜膩膩的聲音在曠飛耳邊響起。
  「嗯……」曠飛扭過頭,看著身邊這個年輕的女人。
  這女人穿著一條低胸的黑色裹身短裙,白花花的乳肉在胸前擠出一道深深的
溝壑,裙子下擺的位置很高,幾乎都要看見裏邊的內褲了,黑色的絲襪包裹著兩
條長腿,腳上也是一雙黑色的高跟皮鞋,至于這女人的長相……裏邊的燈光實在
是太昏暗了,而且她還化了很濃的妝,就憑感覺來說,還算是挺漂亮的吧!
  許久未近女色的曠飛哪裏受得了這等架勢,眼睛立馬就直了,看見曠飛直勾
勾的眼神,女人將酒單遞給他的時候,故意將腰又彎下了一些,兩條胳膊微微向
前靠攏,讓自己胸前更多的白肉暴露在曠飛眼前。
  「先生,我們這裏的洋酒都是原裝進口的,您要不要先點一杯?」女人一邊
說一邊伸手在單子上指著,身體也逐漸靠了過來。
  曠飛把視線從女人的乳溝裏移動到了那張單子上,瞬間就傻眼了,女人的手
指在幾個洋文上比劃著,雖然看不懂寫的是什幺,但那幾樣酒水的價格都貴的驚
人,最便宜的也要150多塊錢一杯。
  實際上從曠飛剛進門的那一刻開始,這個閱曆豐富女人就從他的穿衣打扮和
行爲動作上看出了這小子不是什幺有錢的主,現在看到曠飛的反映之後,徹底肯
定了自己的判斷,知道這個人根本消費不起這些酒品,于是又拿出一張酒單遞到
了曠飛的面前,但這一次她的態度明顯不如剛才,不過初次到酒吧的曠飛並不沒
有注意到這一點,最後他點了一瓶白蘭地。
  女人扭著屁股走遠了,嘴裏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切,又是個窮鬼!」
  夜深了,酒吧大廳裏的人逐漸多了起來,之前溫柔的音樂也換成了激情澎湃
的節奏,曠飛一個人坐在喧嘩的酒吧角落裏,默默的喝著悶酒,舞池裏閃爍的燈
光,男女搖擺的身姿,這些東西對曠飛來講都是無比的新鮮和刺激,那些年輕姑
娘凹凸有致的軀體和充滿活力的扭動無時無刻不刺激著他的大腦神經。
  時不時有男人邀約那些單獨的女性,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曠飛周圍就有五六
個女孩被男人領走了。
  看看別人過著怎樣的生活,自己又過著怎樣的生活。
  曠飛談過一次戀愛,那還是大學時期的事情,學校裏的男女都很純真,很單
純,不會追求太多物質上的東西,兩個人只要互相吸引,就能在一起恩恩愛愛,
不知道有多幸福。而這一切在他畢業後都已不複存在,前女友不但人長得漂亮,
而且聰明伶俐,家裏條件又好,就像一只金鳳凰,而曠飛是農村出來的,充其量
也就是只麻雀罷了。踏入社會後,曠飛的女友很快就另攀高枝,飛入了別人的懷
抱。
  分手的時候,曠飛強忍住心裏的痛苦,假裝很大度的對女友說:「只要你能
幸福,我就會很開心!」
  女孩離開的那個下午,曠飛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他窩在角落裏眼淚止不住
的流淌,他恨自己,恨自己窩囊,恨自己自欺欺人,真要有本事的男人,誰會願
意看著心愛的女人跟別的男人在一起?!
  曠飛越想越難過,越想越恨這個世界不公平,心裏的落寞,委屈,不滿在這
一刻全都湧上了心頭。
  平時幾乎不喝酒的曠飛端起倒滿的酒杯,仰頭一口喝下,刺激性的液體滑入
喉嚨,在他身體中慢慢的擴散開來。
  連著幾杯酒下肚,曠飛的視線變得有些模糊,酒吧裏嘈雜的音樂讓他心煩意
亂,胃裏開始翻江倒海的難受,他努力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穿過喧嘩的舞池,
跌跌撞撞的朝著洗手間走去。
  進到衛生間裏邊,曠飛對著馬桶「哇」的一聲吐了出來,等把胃裏的東西都
吐幹淨他才艱難的扶著牆壁站了起來,但感覺自己的雙腿一陣發軟,于是便坐在
了馬桶蓋上想要休息片刻。
  這時外邊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還有一個女人嗚嗚咽咽的呢喃。
  「呃,你……你放開……放開我……呃……我……我要……嗯……回家……」
  接著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說道:「靠,老子花那幺多錢請你喝酒,來這種地方
裝什幺裝!?肏一下怎幺了?又不是沒被搞過!」
  外邊又是一陣嘈雜的動靜。
  「不要……嗯……我……我不……我要回家……」聽起來女孩還是不願意。
  「行行行,我送你回家,送你回家好吧!那你先過來醒醒酒,聽話,乖!來,
來,這邊。」男人的猥瑣的聲音聽上去就沒什幺好意。
  很快隨著開門關門的動靜,那兩人進到了曠飛旁邊的隔間裏。
  迷迷糊糊的曠飛原本並沒有太在意外邊的動靜,直到他聽見了某種聲音,很
壓抑的低吟,這聲音就在耳邊,他屏住呼吸將耳朵靠近隔板,接吻的啾啾聲異常
的清晰。
  「肏,老子就說你裝吧!啊?看看都濕成啥樣了?就這兒吧!!趴下!撅起
來!趕緊的!」
  「哦……嗯……哼嗯……」
  很快,女人有節奏的呻吟聲清晰的傳入了曠飛的耳朵,他甚至都能聽見陰莖
在陰道中快速抽動時發出的那種咕叽聲,曠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的心立
馬彭彭狂跳。
  隔壁正上演這一場激情的碰撞。曠飛按耐不住自己躁動的心,借著酒勁兒,
他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用腳踩著馬桶蓋的邊緣慢慢沿著隔板爬了上去,偷偷向
那邊一瞄,只見一個女孩雙手扶著馬桶的沖水器,米色的短裙卷在腰上,雪白的
屁股後邊,一個發型很誇張的男人雙手扶著她的腰,下身正一下下的向前挺動,
黝黑的男根和女孩白嫩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抽插中的男人顯然察覺到了旁邊的動靜,他皺著眉頭看向曠飛,「我靠,沒
見過肏屄呀?看什幺看!滾!」
  曠飛不敢再看,趕緊溜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旁邊的一對男女正摟在
一起激烈的接吻,男人的手還用力的在女人豐滿的屁股上捏著。曠飛有些尴尬的
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那兩人依舊旁若無人的吻著。
  靠著椅背坐了幾分鍾,曠飛感覺自己清醒了不少,看來自己真的不適合這種
地方,他不想繼續待在這裏,于是便准備起身離開。
  這時,一個年輕的女孩突然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到了曠飛的身邊,
她手裏拿著一個半滿的酒杯,頭發遮住了半邊臉,一副頹廢而又傷感的樣子。
  曠飛還是第一次見女人喝成這個樣子,不知爲什幺,他覺得這個女孩似乎和
他有點同命相連的感覺,很想和她喝上一杯,確定沒有別人來找女孩以後,他便
拿起酒杯輕輕拍了女孩的肩膀一下,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女孩卻狠狠的給了他一
個耳光!雖然一點都不疼,但曠飛還是被嚇了一跳,原來女人喝多了是會打人的!
  「操!」曠飛罵了一句,真是倒了黴了,他站起身要走,可那女孩又莫名其
妙的拉住他的胳膊,使出很大的勁兒把他拉了回來。
  曠飛沒想到女孩會做出這樣的舉動,腳下重心不穩,險些摔倒。重新坐回到
座位上,女孩緊緊的貼了過來,嘴裏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嗯……喝酒……嗯呵
呵……來!」
  這女孩的聲音嘟嘟囔囔的,聽不清她說的全部內容,只是覺得她的聲音很好
聽。
  酒這東西說來也神奇,要說幾分鍾前曠飛還覺著這玩意難喝的要命,可現在
幾杯酒下肚,他突然發現這酒越喝越好喝,越喝越來勁。
  不過很快曠飛就又開始犯迷糊了。
  「你……酒量這幺差,才喝了……喝了……這幺點就不行了?呵呵……呵呵
呵呵……」女孩一手搭在曠飛的肩上,迷迷蒙蒙的把臉湊了過來,她的俏臉上泛
著紅霞,就像熟透了的蘋果一樣,特別的迷人。
  曠飛的意識開始迷糊,自己這回估計是真的醉了。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
搖搖晃晃的從酒吧走了出去,然後上了一輛等在門口的出租車,再往後好像被一
個女孩拽進了房間。
  一縷晨光透過窗戶灑在了床上,曠飛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
環境中,這才回憶起昨晚的事情,一些零碎的片段出現在腦中,自己先是去了一
個酒吧,然後喝多了,再往後好像和一個女人喝了起來?之後……好像是做了個
春夢?不對!那種感覺……太真實了……
  他慌忙朝身邊看去。
  一個女孩美麗的臉龐出現在了眼前,曠飛猛的清醒過來,思緒也在同一時間
屢清楚了,昨晚激情纏綿的場面如同連環畫一般在他腦中飛速閃過,天啊,我…
…我到底幹了什幺?!
  曠飛驚慌的坐起身看著還在睡夢中的女孩,她側著身子面對著曠飛,被子只
蓋住了腰部以下,上半身赤裸裸的,粉紅的嘴唇兒微微的張著,隱約可以看見裏
邊濕潤的舌尖,雪白的乳房由于姿勢的緣故顯得異常的飽滿,隨著女孩的呼吸不
停的起伏,粉嘟嘟的小奶頭在乳肉的映襯下十分誘人,給人一種想要去吮吸的沖
動。
  曠飛不敢多看,此時,他腦中亂哄哄的不知道該怎幺辦,就在他一籌莫展的
過程中,女孩也醒了過來。
  但她並沒有睜開眼睛,只是翻身平躺在床上然後懶洋洋的伸了伸胳膊,胸前
的兩只大白兔被帶的像是果凍似的顫悠了幾下,不光這樣,原本就只蓋在腰上的
被子因爲她的活動退了下去,一小簇烏黑的陰毛從被子的邊上露了出來。
  眼前的景象另曠飛的大腦完全短路,更要命的是他感覺自己誇下的那玩意殺
氣騰騰的脹了起來。
  當一個人被另一個人窺視的時候是會有感覺的,尤其是第六感極強的女人,
睡意朦胧的女孩很快就發覺身邊的異常,她睜開美麗的杏眼呆呆的注視著坐在傍
邊的男人。
  一秒,兩秒,叁秒,當她意識到自己赤身裸體和和一個同樣赤裸的陌生男人
躺在一張床上的時候,一聲比殺豬還高的尖叫聲傳遍了整間屋子,然後以極快的
速度坐起來,蜷起雙腿,揪過被單蓋在了自己的身上,可她殊不知從昨晚開始兩
人就睡在一張被子裏,現在她這幺一拽,把原本遮住曠飛下身的那個被角一起揪
走了,男人胯間面目猙獰的巨物直挺挺的暴露出來。
  女孩又是一陣尖叫,同時伸出白嫩的胳膊啪的一聲狠狠扇了男人一個大嘴巴,
接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短短不到十秒的功夫發生了太多事情,女孩又是尖叫又是哭嚎弄得曠飛完全
蒙了,不知道該做些什幺!
  要說曠飛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這女人哭他可是真怕,慌亂中曠飛看到了自
己仍在地上的襯衫和褲子,不管怎幺著,先把醜遮一遮再說,要不然這女人的尖
叫絕對會要了人的命!
  穿好內褲和褲子之後,女孩總算是不在嚎啕大哭了,但她依舊縮在被子裏楚
楚可憐的抽泣著。
  這會兒曠飛也已經平靜了下來,實際上剛開始的時候他打算穿好衣服就開溜
的,但女孩時不時抽泣的聲音和淚汪汪的眼神都讓他下不去狠心,不管怎幺說,
昨晚確實要了人家的身子,自己又不是畜生,幹不出那種『拔吊無情』的事來!
總覺得得給人家一個交代,至少也得解釋清楚,不然萬一變成強奸犯就全完了。
  「嗯……那啥……對……對不起,我……我,我在外邊等你!你先把衣服穿
好……」
  聽曠飛這幺一說,那女孩的臉一下紅到了耳根,原本梨花帶雨的臉上瞬間又
多了一種羞澀的神情,煞是好看,看的曠飛都有點不想出去了!
  「你……你轉過去!」見地上的男人色眯眯的盯著自己看,女孩忍不住了!
  「哦……哦……」曠飛把頭扭到一邊頭應了一聲。
  「你禽獸!」
  「哦!」
  「你流氓!」
  「哦!」
  「你不是人!你把我……把我強……強奸了……呃……嗚嗚……嗚嗚嗚……」
女孩又忍不住哭了出來。
  女孩一哭,曠飛瞬間就怕了,趕忙灰溜溜的去了外面。
  「肏!昨晚發春,現在發瘋!我強奸你?我看,是你強奸我吧!?」曠飛努
力回想著昨晚的一切,順便打量起女孩的住所,這裏的布置非常豪華,而且從窗
戶看出去外邊並不是城市小區風格,而是鄉野的綠色,他走到窗戶邊向外張望,
四周並沒有其它的建築物,可以說這裏就是一棟建立在郊外的別墅,就是那種有
錢人專門建起來放松心情的地方。
  如此說來,莫非……昨晚自己把某家的千金大小姐給睡了?不過話說回來,
這妞真不錯,長得好看,皮膚白皙,身材也好,尤其是胸前那對白肉,只可惜昨
晚喝酒喝多了,床上的感覺什幺的基本上都忘了……要是能在和她做一次……
  「餵!」女孩不滿的聲音在曠飛身後響起,轉過身,那女孩已經穿好了衣服,
上身是一件短袖淺色襯衫,下身一條牛仔褲,雖然樸樸素素的,但還是看得出她
的身姿相當婀娜。
  看見曠飛貪婪掃視的樣子,女孩又回想起了昨晚……自己赤身裸體的被他給
按在床上……狠狠地撞擊……想到這些她心裏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滿幾乎在同一
時間發泄了出來,幾乎是尖叫著吼了出來:「你!你給我滾出去!滾!滾啊!」
  本來曠飛就沒什幺理,被女孩這幺一喊,腦中頓時一片混亂,他還想開口說
點什幺,可女孩不等她開口就又尖銳的叫他滾出去,說完就又哭了出來!
  曠飛灰溜溜的逃到了外邊,發現周圍的環境完全是陌生的,四下走動了一圈,
發現附近除了這棟別墅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其它建築物。
  「媽的,這是在什幺地方!?但願那姑娘不會報警!」曠飛一邊罵著一邊順
著一條卵石鋪成的小道往前走著。
  一點時間之後,曠飛終于聽見了車輛發出的馬達聲,總算有有救了!他加快
步伐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
  穿過灌木叢,曠飛的視野一下開闊了許多,不遠處是一片綠油油的農田,旁
邊還有一條蜿蜒的小河,這景色實在是太美了,但眼下他對這些景色並沒什幺興
趣,因爲肚子一直在咕咕亂叫,從昨天下午開始就一點東西都沒吃過,晚上又消
耗了太多的體力,現在真是餓得慌。
  幸運的是不遠處就是一條公路,車輛的馬達聲就是從那裏發出的。
  曠飛深一腳淺一腳的穿過田野,來到路邊發現這只是市郊的一條小公路,別
說公交車了,就是來往的其它車輛也少的可憐,苦苦等待了大半個點,終于來了
一輛小轎車,但司機根本沒有理會站在路邊招手的曠飛,徑直開了過去,接下來
的兩個小時裏,曠飛不停地向過往的車輛招手,只有一輛車停了下來,但車主開
口就要五十塊錢,要知道曠飛身上現在只剩下一百多塊錢,這些錢還有別的用,
他不可能拿出一半來給司機。
  太陽逐漸爬上了頭頂,炙熱的溫度加上饑餓使曠飛頭暈眼花,他強打起精神
沿著公路晃晃悠悠的走著,這時一輛紅色的BMW從曠飛的身後開了過來,不快
不慢的停在了他的身邊。
  車窗降下,裏邊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她用命令的口氣說道:「上車!」
  還在恍惚中的曠飛聽見女孩的聲音扭頭看去,下一秒他立馬瞪圓了眼睛,這
不就是昨晚那個女孩嗎?!!
  「上車!」女孩不耐煩的又喊了一句。
  「哦!哦!」曠飛灰溜溜的繞過去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紅色的BMW轉眼就飛速的跑了起來。
  「嗯……我……我叫曠飛,昨晚……對不起……我不知道……我……」曠飛
想要解釋昨晚的事情,可他真不知道該怎幺說,因爲所有的一切確實都是女孩主
動的,從酒吧喝酒到自己被帶到這裏,這可怎幺辦!?
  女孩沒有回應,依舊是面無表情的開著車。
  「那個……我……」
  「閉嘴!」
  「哦……」曠飛不再說話了。
  不一會兒,車子就回到了市區,停在一個加油站的附近。
  「下去!」
  「啊?」
  「我讓你下去!」
  曠飛被女孩轟下了車。
  看著遠去的車子,他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不過,好歹回到了市區裏,曠飛原本計劃著去汽車站買一張返鄉的車票,打
算就此結束這裏的生活,在他經過路邊一個招聘欄的時候停了下來,上邊的一則
招聘信息吸引了曠飛的眼睛。
  『龍騰電子技術誠聘技術支撐人員』電子技術支撐?這不正好就是自己拿手
的項目嗎?看了一下薪水,2000起步,外加績效提成。
  不管怎幺樣,對于曠飛來講,這可是相當有吸引力的工作,撥通上邊的號碼,
約定下午叁點面試,看了看時間,剛十一點,現在准備個人簡曆應該還來得及。
  下午兩點多鍾,曠飛來到了『龍騰電子』,這家公司建立在市區的邊緣,雖
然不是什幺有名的大公司,但裏邊場地卻非常寬敞,曠飛花了點時間從簡介上了
解了公司的主要經營項目,以及目前的運營情況,這些東西在接下來的面試中會
有一定的幫助。
  來到面試地點,只有兩個人等在那裏,看來競爭不算激烈,畢竟只是個名不
見經傳的小企業。
  叁點,面試准時開始,輪到曠飛的時候,他很有信心的走了進去,面試官只
有一個人,一開始曠飛並沒有留意那人的長相,只知道是一個女人,他將簡曆給
那人的時候,擡眼一瞧,頓時傻在了那裏,對方也用同樣驚訝的眼神看著他。
  曠飛倒吸了一口冷氣,爲什幺會是她?
  「怎幺……是,是你!?」
  坐在辦公桌後邊的面試官不是別人,正是昨晚被自己睡了的那大美女……
  曠飛的心情在幾秒鍾之內變了又變,這怎幺可能?這也太巧合了吧?這他媽
真的不是在逗我?
  女孩咬了咬嘴唇兒,略帶尴尬的說道:「你……是來面試的?」
  我靠,這不是廢話嗎!難不成還是來相親的?!曠飛在心理暗暗嘀咕了一句。
  「哦,那你坐吧!」女孩示意曠飛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然後隨手翻著簡曆,
從她的表情來看,昨晚的那件事似乎從未發生過一樣。
  曠飛緊張的要死,但他還是忍不住偷偷瞄著對面的女孩,整套的OL套裙看
上去簡直誘惑極了!
  面試只持續了不到五分鍾的時間,但對于曠飛來講就好似過了幾個小時一樣,
期間他只要擡頭看一眼女孩,立馬就會想起那具雪白的筒體以及她胸前的那對柔
軟的白肉。
  從辦公室裏出來的時候,曠飛的臉燙的厲害,對于能不能成功面試,他早已
不在乎,因爲用腳後跟都能想到自己100%不會被錄用。
  不過,剛才面試的時候,通過桌子上放著的名片,曠飛得知了那女孩兒名字,
她叫:徐穎!
  次日,打算返鄉的曠飛在前往車站的途中接到了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
  「餵,你好?」
  「你好,你是曠飛嗎?」聽說話對方應該是個中年男人。
  「對,我是曠飛,你是?」
  「哦,是這樣的,我是龍騰的董事長,昨天看了你的簡曆,要是有意的話,
上午十點來人力資源部報到吧!」
  就這樣,曠飛找了第二份工作,被分到了研發部,這個部門的負責人便是徐
穎,也許是上天憐憫他吧,曠飛帥氣的外表和工作中認真的態度慢慢吸引著徐穎
的心,加上兩人之前有過關系的緣故,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們就發展成了戀人,第
二年結婚成家,就這樣曠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成了人家的上門女婿。
  婚後的他又得到老丈人的賞識,提拔爲項目總經理,負責公司的投資項目。

[ 此貼被洛陽在2018-02-24 15:0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