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主人,骚奴获得了一个可以穿越古今的肉畜係统

精彩内容:

第一章、角鬥場上的美

  外邊已是喊殺聲震天,我卻還在糾結自己的穿著。這真的不怪我,作爲一個
新世紀的從來都很在意穿著的女性,穿著這一件中世紀的粗麻衣和我嬌嫩的肌膚
摩挲在一起實在是不舒適。

  而且與其說是衣服不如說就是一塊麻布片中間掏個洞。往身上一搭再用麻繩
在腰上一係就成了。古人要不要那麽簡單!稍微的加工一下會死嗎?會死嗎?雖
然說我是奴隸,雖然說一會我是真的會死。

  但畢竟是個美女好不好?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難怪古代人皮膚都那麽糟糕。
我腹誹著。而且該擋的地方,它都沒擋上,我下體可是真空的!所有的防走光任
務都艱巨的落在上面這個粗麻布片上。當然,結果是根本沒什麽卵用。

  現在衹要一彎腰撅屁股,我那濕漉漉的小桃源就盡情沐浴陽光了,後入起來
倒是方便至極。再看上邊這兩衹奶子倒是擋著了,但如果我稍稍的向前彎腰,然
後從側面看過來的話,呵呵哒。唉,說多了兩眼都是淚。

  這時,門開了,一個赤裸著上身的壯漢扛著一堆刀劍盾牌進來,咣當的把這
些武器扔到地上,濺起一層塵土。

  「該上場了姑娘們」他淫邪的看著我們舔著嘴唇說到。

  「那該把我的鐐子解開了吧?」說話的是我旁邊的塞拉菲娜。她很漂亮,也
很強壯。她有著一頭火紅色的頭發,尖尖的下巴,挺翹的鼻子。身材高挑,甚至
有些肌肉輪廓。

  就在昨天一群士兵想上她,結果被她一腳踢爆了一個人的蛋蛋。如果不是她
今天要進決鬥場的話,估計早已經身首異處了。當然後來還是被幾個士兵輪了。
是被各種鐵鏈子捆的嚴實的情況下。

  至于我和另一個女人阿加莎就完全沒那麽麻煩了。

  阿加莎是鄰國一個公主的貼身侍女。(中世紀公主多如狗,大家不要在意)。
後來那個公主的老爸被這邊的軍隊一鍋端了,那個公主下落不明(估計下場不會
太好)。阿加莎經過幾次轉手,就跑到這個角鬥場裏來了。她跟隨公主那麽多年,
是典型的淑女。跟角鬥場根本不沾邊,如果不是因爲我,估計她早被這裏好似沒
見過娘們的士兵們輪死了。所以整日以淚洗面也是正常的。

  「那妳要老實點,別打什麽沒用的主意。」那個守衛說。

  「切,少廢話,快解開!」

  那個守衛對塞拉菲娜沒什麽脾氣,對我可大不一樣。或者說,這裏所有的男
性幾乎都幹過我了。甚至我還教了他們如何虐待我的方法。

  就在剛剛,他還把我按到桌子上幹了一炮。他那強壯的身體按著我就像按衹
雞。他下面的那東西又粗又長,每次深入都直插進我的子宮。那力道真是慾死慾
仙。他那蒲扇一樣的大手打起我的屁股來每一下都火辣辣的疼。打的我臀瓣上下
翻飛。前邊兩個嬌嫩的奶子也被他抓的快撕下來一樣,現在還各有五個紅紅的手
印。他的精量很大。又不許我擦,搞的大腿上到處都是精斑。

  他走過來看著我們,好像一個國王。「寶貝該出發了。」說著又從我衣服側
面伸進去捏了我奶頭一下。

  「要不要再來一次,畢竟是最後一次了。」我迷離的看著他。我不是裝的。
雖然這人長的一般,但是下面那東西太好用了。比我主人的還厲害。我默默的比
較一下,高下立辨。希望主人不會知道嘿嘿。

  他解開塞拉菲娜的枷鎖說。「我的小甜心我也很捨不得妳。但是這是規矩,
時間來不及了。」

  「我知道,沒關係的。一會我死了,妳就在我身上割一塊肉回家炖著吃吧。
好嗎?」

  「這個……」

  「沒關係的,妳知道嗎?這裏的肉最好吃了。」我指著自己的奶子說到,
「當然下面也不錯。雖然不能被妳幹了。但能被妳吃掉也是一種幸福呢。」說著
我輕輕的用手摩挲著他的下體,那東西又不安分起來。

  「妳真是個尤物。」那守衛說到。

  我褪下他的褲子,那大家夥又重振雄風了。

  我把它含進嘴裏。好大!衹能吃進一個龜頭。我拼命的向裏吞咽。那棵又騷
又臭的大陰莖直直的插進我的食道裏。話說他們都不太喜歡洗澡。味道不是一般
的沖。不過作爲受虐傾向極其嚴重的我來說,還挺好吃的。

  那個人掐住我的脖子,來回聳動。天啊,我成了飛機杯。大肉棒在我喉嚨裏
穿梭,那種窒息的感覺真棒。這個大家夥,嗆的我鼻涕眼淚橫流。下體也早已泛
濫成災。抽插了一會,就在我兩眼翻白,頭疼慾裂的時候,可能是怕我死了,他
啵的一下拔出。把我推倒在地,擡起我的腿。小穴早就寂寞難耐。再次慣入一插
到底。好深!我肆無忌憚的叫著。他咬住我的乳頭,來回撕扯,下體拼命聳動。

  「啊,我的乳頭!吃了它吧,啊,我是妳的,我是妳的,吃了我,吃了我吧」
我語無倫次的吼著。他也啊啊的吼叫,我的乳頭被他咬的出血了,火辣辣的疼。
他拼命的抓我的乳房。我的身體都快被他頂上天了。終于隨著他野獸一般的怒吼,
射在我的身體裏。這次又不少。我按住自己的陰唇防止精液流出,爬起來含住他
的大龜頭,用舌頭清理幹凈。這次那裏味道輕多了。

  「這裏我幫妳清幹凈些好嗎?」說著連它縫隙裏那些陳年老汙垢也舔舐幹凈
了。

  他愛惜的撫摸著我的頭,任憑我用舌頭清理他的陰莖。畢竟我這麽乖巧漂亮
的奴隸還是不好尋找的。

  等我們完事。塞拉菲娜已經拿好武器,一手劍一手盾。

  阿加莎也選好了。不過看樣子她拿著這麽一把笨重的大劍連能不能走路都是
問題了。

  我也好不了多少。雖說係統已經把我的身體調整到中世紀歐洲女人的樣子,
身體素質也提高不少,但那個大盾牌還是太強人所難。我幾乎是拖走它的。

  中世紀的角鬥場還是很大的。在我印象中仿佛衹有古羅馬有一個角鬥場,想
不到這東西在中世紀原來衹是個臭遍街的貨色。

  這個角鬥場是橢圓形的,兩邊看台的人拼命的吶喊。對面是叁個壯漢,他們
沒穿盔甲,甚至……沒穿衣服。衹一個拿了長矛和盾牌,一個拿斧子,一個拿劍
盾。他們胯下那東西肆無忌憚的耷拉著。其中拿矛的一個人還挑釁似的抓了抓。
把自己的那東西對著我們甩了幾圈。

  也難怪,這場比賽根本沒懸唸,大家就是來看屠殺美女找刺激的。

  塞拉菲娜往前上了一步「一人一個,這個是我的」說著舉著劍就朝那人砍了
過去。

  我的腦袋亂哄哄的。周圍也是亂哄哄的。

  畢竟,砍人這種事,我可是一點不會。被砍還差不多。在這種大場面裏,我
很靠譜的怯場了。

  而且這個坑爹係統到地靠不靠譜我也不知道。畢竟對面舉著那個大斧頭可是
真家夥,萬一死了回不去怎麽辦?總之……

  還沒想完,那個人舉著斧子就朝我砍了下來。我嚇得趕緊舉盾牌。結果連人
帶盾的被砸飛了,感覺胳膊都要掉了。

  而這時塞拉菲娜那裏正和那個舉矛的戰士叮叮當當的打在一起,看起來熱鬧
非常。數回合後,那人一矛刺出塞拉菲娜騰空而起,居然躍到了那人頭上,擡手
就是一劍。

  全場也爆發出了熱烈的呼喊聲,這動作輕盈靈敏,好看的不行。那個人舉盾
格開了塞拉菲娜的劍,接著一矛刺出,塞拉菲娜沒想到此人反應這麽快,人在空
中已經失去了回旋余地,眼見一矛直直的刺破了塞拉菲娜的肚子。時間好像定格,
我清晰的看到矛尖刺入肚皮,再從後背貫穿。

  那戰士頂著矛向前猛沖幾步,塞拉菲娜仰面倒地,被一矛貫穿到地上動彈不
得。畢竟實力還是差的太多了。周圍的歡呼聲更高了。塞拉菲娜雙手抓著穿過自
己肚子的鐵矛杆,急促的喘息。兩衹眼睛好似要噴出火。那個人擡起她的雙腿,
巨大的陰莖插入下體,不停抽插起來。

  每一次抽插肚皮上的傷口都會湧出血來。塞拉菲娜痛苦的閉上眼。最後那個
武士拔出陰莖射了塞拉菲娜一臉。抽出長矛,對準了她剛剛操完的紅腫的陰部插
了進去。塞拉菲娜瘋狂的抽動幾下。長矛貫穿了她的身體,從陰道進,又從鎖骨
處穿出,貫穿了塞拉菲娜的內髒。古人也很喜歡玩穿刺呢。我這樣想。

  這時那人抱起塞拉菲娜,把她插在角鬥場旁邊旗杆處。她這時頭歪著,就這
樣串在空中,還時不時的抽動一下。他還活著嗎?

  阿加莎的戰鬥更加的不像話。那個戰士根本衹是來回的拿劍在阿加莎的眼前
亂晃,阿加莎卻嚇得花容失色。可能也是塞拉菲娜的死法太慘烈,刺激到了這個
少女。她早已失去了反擊能力。

  戰士覺得無趣換了腰刀,上步一揚手,阿加莎的衣服連同肚皮就被阖開一個
大口子。她的那把劍甚至都沒有舉起來一次就已經被她丟到一邊。那個戰士把她
抱到獸欄旁邊,兩手伸到阿加莎的肚皮裏猛地向兩邊一撕,大家都喲的一聲驚呼。
隨著一聲慘叫,她肚皮上的傷口又被扯大一些。那人將手伸到阿加莎的肚子裏掏
出她的腸子給獅子們吃。獅子就不停的把她的腸子往外扯。

  阿加莎的慘叫聲已經不似人形。那個戰士抓住她的兩個胳膊後入了她。于是
一個溫婉的淑女就這樣一邊被抽腸分食,一邊被後入中出。看台上的人已經嗨到
頂點,興奮的看著這個女孩慢慢死去。

  最後射精結束時阿加莎的肚皮裏已經是空空蕩蕩,就連乳房都被獅子抓掉了,
臉頰和肩膀也被撕扯的血肉模糊。少女早已神誌不清。那個戰士把她整個丟進了
獸欄。少女阿加莎被撕咬著,她的叫聲越來越飄渺。隨著獅子咬斷她的喉嚨戛然
而止。一個活生生的美人就這樣被幾頭獅子撕扯成了碎肉。

  那人看了看我「該咱們了,怕了嗎?」說著舔了下嘴唇。這還真有意思。我
的下體早就濕透了。兩腿軟的幾乎站不住,陰精順著大腿不停的流下來。那人一
步步的逼到我身邊,高高的揚起斧子。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快來吧親
愛的。」我輕輕的說到。裂空的聲音響起,勁風呼嘯著從我耳邊飛過。我並沒有
被斬首,這一斧子直直的砍到我鎖骨上,把我的胳膊連同半個肩膀都砍了下來。
「啊!」我吃疼大喊一聲,再也站不住,癱倒在地上。

  「好大的力氣啊」我腹誹著「就不能先幹人家再砍嗎?」

  那個大漢也不言語,一腳踩在我肚子上,又是一斧,我的另一個胳膊也應聲
而斷。

  啊,我的胳膊。痛感瘋狂侵襲著我的大腦。真的好痛,但是這樣也不錯。我
終于變成海豚人了。或者……在變成海豚人的路上?

  「這麽美的腿真是可惜」那個大漢這樣說到。

  「衹要大家開心就是我的價值。」我對他笑了笑。

  那個漢子明顯愣住了。可能像我這樣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吧。

  不過他還是沒有猶豫,掰開我的腿向兩邊打開,我的柔韌非常好,他可以輕
鬆的把我的腿打開180度,兩衹腳踩住我的兩條腿。這時我的陰部就在他的身
前展露無遺,陽光照耀著內側的精斑,我的臉紅紅的,我就以這種羞恥的姿勢展
示給上千人看,當然他們都是來看我被虐殺的。我這會幾乎已經不能自已,高超
不斷了,于是我就以這種羞人的姿勢潮吹。他卻視而不見的舉起斧頭,手起斧落,
精準無比的砍在我的大腿根上。

  「啊!」隨著我的慘叫,血水瘋狂的噴湧而出,被砍的那條腿以一個怪異的
角度歪向一邊一節碎骨清晰的從腿根部支出來。這個時代的鐵器還沒有那麽硬的
鋼,我看到那柄斧頭上有一個小小的缺口,那是砍掉我胳膊時留下的。所以斧子
變鈍了,我的腿並沒有砍斷,不過骨頭還是被砍折了,那人又補了兩斧,那動作
就好像在劈柴,而不是砍一個美女的大腿。

  隨著大腿應聲而斷,我腿根部就好像破掉的水袋,血如泉湧。我輕鬆的擡起
斷腿,碎肉中一節蒼白的腿骨指向天空。那人一腳踩在我滑膩的陰部上,斧頭再
一次遮擋住太陽,另一條腿更難。

  斧子徹底成了鈍器,他劈了五六下,疼痛充斥著大腦,直到我在死亡邊緣坐
了好幾次過山車以後,大腿才徹底斷開。我的嗓子早就嘶啞了額,畢竟真的很疼。
全身都虛脫了。血腥味充斥著大腦。這次我真的成海豚人了。在中世紀的歐洲。

  那個人抱起我,巨大的陰莖一下子插進我的下體。每一下都好似要把我貫穿。
我靜靜的靠在他胸前,任由他抓著我,我已經完全沒有能力推動或者阻止什麽了。
現在我更像一個大個的飛機杯。輕的好似一片樹葉。隨著他的顫動上下起伏。終
于他拿出佩刀割掉了我的人頭。

  我的人頭被他拿著和塞拉菲娜的屍體插在一起。而我的身體也被扔進了獸籠,
被獅子們隨意的撕咬。哦糟糕,我答應那個衛兵把乳房留給他吃的。這下八成是
進了獅子們的肚子了。不過也好。雖然是獅子們吃的,不過總算沒糟蹋。我會心
的笑笑,思緒逐漸的模糊起來。

  當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正趴在自己的狗籠子裏。籠子門鎖著。又是自己
的那個嬌小身體了,真好。主人還在床上呼呼的睡覺。不過他似乎被我的聲音驚
醒,「哦,妳回來了!」

  「嗯,主人,我回來了。」

  「剛回來就忘了規矩?」

  「汪汪!」我趕緊補了兩聲狗叫。畢竟是主人的小騷狗嘛。

  主人打開籠門,我爬出來,「主人,我走了幾天?」

  主任看看表,「8小時又21分鍾。」

  我用頭乖巧的蹭著主人的腳丫子,我喜歡舔主人的腳,甚至鞋子,鞋底,那
種賤賤的感覺棒極了。

  「這麽短?」我驚訝到「妳在那邊待了多久?」

  「嗯……」我用手指戳著嘴唇想了一下「一個多月吧。」

  主人想了想「時間流大概是100倍」

  我瞪著眼睛好像在看怪物「主人好厲害,怎麽算出來的?」

  「切,妳個笨蛋。這很難嗎?對了這次有什麽收獲?」

  「奴兒的淫力又增長了。現在學會了用淫力魅惑別人,不過奴兒用的還不太
好,還需要多加練習。」我谄媚的對主人說。

  「妳的自愈能力提高了嗎?」

  「提高了一點吧」我心虛的說「應該比以前更強一些了。」

  「試試就知道了。現在去地下室。」

  「啊!」我吐了吐舌頭。

  地下室有一個粗木桌,主人讓我把舌頭伸出來搭到桌子邊上。「釘舌sp,
懲罰妳見我沒狗叫。」

  好吧,我苦著臉,伸出舌頭。

  主人拿了一顆鋼釘,抵住我的舌頭。另一手舉起榔頭「別動哦,否則舌頭會
撕裂。」

  「铛」的一聲「唔!……」

  疼得我眼淚鼻涕哈喇子都跟不要錢似的。

  我撅著屁股,這個木桌高矮很要命,蹲著太矮,站起來又高,衹能撅屁股待
著,嘴裏哈喇子不停流。那感覺酸爽!

  然後主人拿了棵藤條進來。

  「100藤條,不要亂動哦。」

  我的媽呀……

  說著,啪!

  「啊!」我疼得牙齒撞到桌子,滿嘴是血。

  主人不管,自顧自的一五一十的打起來。

  我的屁股開花了。55555